(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35589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变心记/嵇 明

>

正文

变心记/嵇 明

点击率:1256
发布时间:2020.09.10

变心记


文/嵇 明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小朋友,别怕,它们不咬人的。”

“别哭别哭,我们马上就走。”

犹记得幼年的自己眼汪汪地慌叫着,一边忍不住跺脚,一边又想起妈妈的嘱咐遇到猫狗不要大声喊,喊得越厉害它们就叫得越厉害。可是,那时的我哪里能控制住自己。

牵绳的邻里乡亲们见了,总是笑着安慰道,然后熟练地撂起它们的宝贝赶忙走过,有些婶婶伯伯,爷爷奶奶下次遇见了还会再叨叨:“我家那小畜生不咬人的,小孩你莫慌莫慌。”



打小就害怕猫猫狗狗,一是因为过敏,碰到毛全身就痒,还会“啊欠”、“啊欠”地打喷嚏。二是大概源于天性?

很多人都跟我说它们有多可爱。猫咪圆圆的脑袋,像个小球球,一按便凹,陷陷又弹回去,百摸不厌。还有那狗儿,它高昂着头颈,潇洒欢脱,好像一匹驰骋天地的骏马,快活地溜着主人往前跑,仿佛整片草地都是它的游乐场。可,我一看到它们“蹬蹬”小腿向前的模样,全身就像被定住似的,两只脚根本移不开,现在胆子是略微大了些,还能抿抿嘴巴,站得直直的,目不转睛盯着一只只小动物神气十足从我面前踏过。没有条件反射地大喊大叫,没有紧闭双眼,心若打鼓般七上八下,孩提时的我啊,真是怕惨了这些小家伙。

记忆深处,彼时的我,总会羞赧地躲在爸爸妈妈身后。你们说它不咬人,可它不是有牙齿吗?我看着那牙,脑海里马上快速生成一幅幅可怕的画面——

锋利的齿尖戳进我的脚踝,在我肉乎乎的短腿上留下几个洞,血“咕噜咕噜”往外流;我往前跑,它们在后追。不管我费了多大的力气,就是摆脱不了。快了,快了,它们就要追上了。

漆黑的夜,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星辰是我的朋友,数星星是我最喜欢玩的游戏。正开心时,忽然一声“喵”或一声“汪”划破四周的安谧,终结我的悠闲自得。心一紧,背一弓,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扫射着,生怕什么时候有猛兽奔出来扑向我。

……

事实上,这些令人可怖的情景从来没有真实发生过。可就是因为没有发生,才会让想象有可趁之机。猜测会让人发狂,胆战心惊的场面挥不去,挥不去!



“师傅,我搬家了,一个人住。”

“挺好的呀,就是你会不会觉得孤单呀?”

“我养了一只猫咪。”

“呃……那我以后不能来你家了。”

超超是我的徒弟,孤身一人来到苏州工作生活。她温柔恬静,说话总是轻轻的,看上去仿佛江南水岸边的一株春柳,如果没有朝夕相处,你一定想象不出她是多么的果断与倔强。只不过再坚强的人也有受挫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哪哪儿都不顺,头上像顶着层层乌云,一片阴沉沉。只有在谈到猫时,她会“咯咯”笑出声,眼睛立刻变得亮亮的:“师傅,你看它们多可爱,啾啾,嘻嘻,哈哈!”我一愣,由于从小的阴影,我并不能十分理解她的这种欢悦,只是很欣慰看到她因为手机里那些小生灵的照片、视频而捧腹开怀,忧愁的眉头不见了,弯成一道好看的柳梢。

再过些时候,她决定养一只猫,取名叫朵朵。

我都现在都不知道,她是因为要养猫所以选择一个人单住;还是因为一个住了所以想养一只猫作伴。不过一人一猫的日子,对她而言真的超自在。慢慢的,她的烦闷少了,快乐多了,一张俏丽的鹅蛋脸光彩照人,喜气洋洋。

这着实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怎么?我的千言万语还不如朵朵?

“喏,师傅,我打电脑,朵朵就趴在我身边。我想问题的时候,随手摸摸它的头、身子软软的,好舒服。它‘喵喵’叫几声,看来很享受啊。不知不觉,事情就做完了。”

“师傅,昨天气死了,躺在床上睡不着,后来,你知道吗?朵朵从沙发上跑到我窝里,陪我一夜……”

“瞧瞧,朵朵又开始玩球了!”

“我今天晚回去了,朵朵不开心,好久都没跟我说话。”

……

是因为有了惦念了吗?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生活。而美好与美好总是环环相扣。

朵朵,这就是朵朵,很普通的品种,两枚圆溜溜的眼睛明明上一刻还像两个小灯泡,下一刻便眯成一条线,不知是生气了,还是在想啥歪主意。全身灰白相交,像一盒糯糯的巧克力慕斯。超超喜欢抱着朵朵,把头埋进它香甜香甜的身子;喜欢握住它的前爪搞怪;她知道我对猫狗过敏,便拍照片或者视频发给我——

“师傅,朵朵也在给你加油哦!”

“师傅,不要灰心,朵朵说你是最棒的!”

……

哈,朵朵,我好像也想摸摸你的牛奶白、芝麻灰了。



离开家乡多年,定居苏州。楼上的爷爷养了只小棕狗。第一次见面,是在楼道上,狭路相逢,吓得我“啊啊”大叫。

“没事,没事。”老爷爷连忙拉着小狗往下走。那狗儿“汪汪”叫不停,看上去脾气并不好,但老爷爷却笑眯眯地说:“别怕,它不咬人的。好好,我们先走,我们先走。”

后来,我听说老人寡居,唯有这只小狗陪伴左右。天气好的时候,他们常常坐在外面的石凳上晒太阳,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坐着。每当我路过,那只狗都要朝我吼,然后老人会拍拍它的背,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它不咬人,你不要怕。”

渐渐的,渐渐的,面对小棕狗,我镇定了许多:“汪汪,汪汪”它大声的喊叫,是一种另类的问好吧?反正有老爷爷在,它不会欺负我的。

有时候加班到深夜,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不免心慌。我以前从没有生过这样的念头:要是有声狗叫猫叫就好了。因为听到它们的声音我会想到朵朵,想到它古灵精怪的样子,想到它身边的超超……

想着想着,有时真的会看到一只从草坪中窜出来。本能地立定,但没有惊慌,我微笑地目送着他们跑远:哇,穹庐之下,楼宇之间,我不孤单。



如今,我依然对猫啊狗啊长毛的动物过敏,我依然不会主动触摸,感受超超说的那身子的软绵绵,但我的确变心了吧。原来的那颗无比恐惧的心,像冰山一样坚硬的心因为年年岁岁,朝朝暮暮的“别怕,他不会咬人。”“师傅,你看猫咪多可爱呀!”……日渐柔软温和,我知道,有那么多爱我的人在,没什么好害怕。

生活的美好能打败天生的怯弱,让内心变得越来越强大。

生活的美好也一定能在万物的缝隙中帮你我找到光明的模样。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