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6477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涡河之畔花戏楼/肖 龙

点击率:1207
发布时间:2020.09.10

涡河之畔花戏楼


文/肖 龙


陕西汉中作家李景先生来阜阳游玩,我们计划到亳州看花戏楼。

亳州花戏楼应该是皖北最有代表性的人文景点。皖北虽大,若寻一处保存完好、能代表皖北地域历史人文风貌的历史古迹和人文景点,是很难的。历史在那里似乎出现了巨大的断层,这个断层已经出现了可怕的连锁反应,人人都被盲目的拆迁还原和无度的开发建设刺激得如同气球,除了浮躁和膨胀,鲜有人曾冷静地思考过一个城市持续向好发展的根基到底是什么?是历史,是人文,是厚重精深的文化底蕴的鲜活支撑。有了这些,城市就有了血与肉,有了灵与魂;缺了这些,城市就会贫血,就会虚脱。

之于亳州,我应该是不陌生的人,因为我祖籍即为亳州利辛,亳州是故乡。但我却是实实的陌生人。我出生在阜阳,成长在阜阳,工作在阜阳,与故乡相处的时日屈指可数。所谓的故乡,在我的字典里早已经成了异乡。虽只是一字之差,却远隔了关山万重,即便耗尽一生,也难以翻越这之间的无形。

我们驱车过了涡河,直接来到了花戏楼前。涡水汤汤,自河南商丘迤逦而来,千百年来静静地流淌着,一路利万物而不争。遥想老子当年,盘腿静坐在涡河之畔,屏心静气,双目微闭,感四季之风,察阴晴雨雪,在潺潺的流水中,参道而逍遥,一晃就是2600余年。花戏楼自建好的360余年来,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幕人间天上的悲欢离合,逍遥的老子兀自望着涡水淡泊宁静、无悲无喜地兀自东流,任人世间风云变幻,任花戏楼里刀枪剑戟、鼓噪笙急,从不曾为之变色动容。

十年前,我曾经在亳州参加一个全省的会议,期间抽时间曾到这里看了看,一副破旧不堪的样子。今昔非比,曾经的乌鸡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华美瑰丽的凤凰,难以再觅当年破败不堪的印迹,不禁让我感慨。但多年来记忆依旧深刻的是,花戏楼前两只高达16米的铁旗杆,依旧在春风中巍巍矗立着,旗杆上八卦幡龙摇头摆尾,似乎在穿云破雾一般。24只铁铸风铃迎风叮咚作响,清脆悦耳,似乎穿越了重重历史的帷幕,传递着历史的呼唤。抬头上望,旗杆高耸入云,顶端各有一只丹凤,轻展双翼,腾空飞舞,似一对情侣比翼双飞,观之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令人叹服。而龙与凤的集中雕铸,正体现了中华文化中向善向好的朴素愿望,至今依旧沿袭不竭。

花戏楼的精美绝伦在山门。山门并无山,是一座仿木结构的三层砖雕牌坊式建筑,门额砖刻“大关帝庙”四个大字,可见此处乃是为了供奉关羽而建。关羽乃山西人,几百年前山西、陕西的药商辞亲别旧,离开故乡,跋山涉水来到药都亳州。他们崇拜关羽,以他为神,故在曹操的家乡亳州建立了关羽的宗祠。历史曾经让两位亦敌亦友的英雄,跨越了千山万水相遇,虽惺惺相惜,却各为其主而不得不分庭对垒。经年之后,后人再度让两位英雄穿越了历史的烟云,在皖北大地再次相聚。这次相聚,没有了剑拔弩张,没有了战火硝烟,而是在穿越了浩瀚的历史长河之后,后人对他们伟大英雄气概的一种崇拜,也是一份祈祷,更是一种期盼。

山门之绝在于平地垒起的砖,在于青砖之上起起伏伏、凸凹有致的浮雕,在于方寸之间演绎的一幕幕人间悲欢离合。一生光明磊落、叱咤疆场的唐朝大将郭子仪夫妻七十双寿辰,七子八婿跪拜齐为双老庆寿,虽有公主撒娇取闹,仍不失为子孝父荣的历史佳话。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春秋战国,群雄逐鹿,吴越竞相争霸,上演了一部金戈铁马、可歌可泣的诸侯兴亡史。刘备求贤若渴,胸怀若谷,虽受冷遇,仍“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终成一代霸主。还有“白蛇传”、“老君炼丹”等等神话传说。历史和传说在这里被精微浓缩到了方寸之间,所有的微雕作品都带有明显的晋派微雕艺术的显著特色,古朴中透着雅致精巧,粗犷中又不失细腻传神。小小的一块青砖,最小者不过火柴盒一般大小,却在匠人的刀下,一番切、钩、削、凿、剔,给我们勾勒出了一幅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呈现出无数精美的故事与传说,让后世观者无不仰首长叹,追古怀思,竟似穿越了今古,在历史的长卷中信步前行,自在观游。乡愁在这里已经幻化成了一件件美轮美奂的浮雕和一个个有着浓郁地方特色的戏曲传说和故事,几百年之后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在皖北大地上的这个舞台上,一定会有一代又一代的来自遥远的北方黄土高原上的雅士伶女,在莲步轻移、长袖满屋中,用一腔地道的陕韵晋腔,抒发着历经商海沉浮之后的欣慰与失落,得意与悲伤,以及离乡背井之后内心无尽的哀思和乡愁。

而宗祠也因此成了山陕两地商人聚会喝茶谈生意聊家乡家人家事的会馆,花戏楼就成了盛放浓郁乡愁的一个硕大的海盆。自山门而入,即是会馆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花戏楼。楼亦非楼,而是一个舞台。台下行走的是市井凡夫,台上演绎的是将相风云。花戏楼最为惊世骇人的是通体的木雕。我无力从专业木雕工艺的角度去品评花戏楼的木雕技艺是如何之精湛绝伦,单从导游口中大致介绍就得知,一个小小的舞台上,竟然雕刻出了18幕以三国为题材的历史传说,“三英战吕布”“吕布貂蝉私会凤仪亭”“曹操败走华容道”“赵子龙力战长坂坡”“诸葛亮舌战群儒”“上方谷火烧司马懿”以及“空城计”“诸葛亮七擒孟获”等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故事无不俱在其上。数百个历史人物,高矮胖瘦,嬉笑怒骂,跳跃腾挪,马上地下,挥枪使棒,你来我往,个个形态逼真,神态各异,活灵活现,呼之欲出,即便你之于木雕技艺完全是个门外汉,倘你真的细细品味起来,又焉能不为古人的聪明才智和精湛的工匠技艺所折服!凝神之际,耳畔响起了杨洪基洪亮宽厚的歌声:“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我不禁陶醉了,但见常山赵子龙单枪匹马,携阿斗入千军万马如无人之境,愣是杀出一条血路,为刘备的汉室江山保留了血脉。又仿佛看到,漫天重雾弥漫江面,诸葛亮轻摇纸扇,悠闲悠哉驾一叶草船,在笑谈轻吟中迎接着如蝗的箭簇,以过人的胆识和智慧不费吹灰之力从曹阿瞒手中借得十万支箭。一幕幕,一帧帧,风云际会,轮番上演,我似已经无我了,直到导游喊我,方才从恍惚中醒来。

戏楼坐南朝北,木质结构,“演古风今”四个大字高悬在舞台正中央的屏风上。台上左右各立一根擎檐柱,柱悬楹联一幅:一曲阳春唤醒今古梦,两般面貌做尽忠奸情。同时额书“想当然”“莫须有”,个中寓意,不言自明。就在其隔壁岳王庙的主殿外,奸臣秦桧及其老婆长跪于此,这一跪,并非秦桧之主观意愿,而是世人由于恶其恶而在心中给他们的人设。历史往往会在历经了岁月沉淀之后给忠奸一个公正的评判,忠有忠论,奸有奸评,后世之人也一定会给忠良千秋褒扬,给奸佞万世唾弃。

然而无论再纷繁浩渺的历史长河,也只能随着滚滚的涡河向东流去,舞台上曾经的英雄和美女,如今早已成为口口相传的故事和传说,它们化作涡河里一片片鱼鳞,一叶叶水草,给后人留下无数茶余饭后的谈资。

缺乏记载的历史给后人留下来的只能是众多的猜测,任谁也无从考证,数百年来,有多少代来自山陕地区的药商,经历了多少与亲人、故乡的生死离别之后,跨越千山万水,历经世事风云,终于在异乡的土地上高高竖起了一面不倒的旗帜,在轻缓不疾的时光里,遥遥相望着遥远的北方。而他们一定会想到,若干年后,涡河依旧会在睿智空灵的目光中自在无求地向东流,依旧会有他们的后代不断地跨越着时空的阻隔,在这座雅致精绝的会馆和美轮美奂的戏楼前,慨叹着历史,追思着过往,憧憬着未来!

——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