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068443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我,爷爷,以及时间/周哲雨

点击率:1570
发布时间:2020.12.06

他是这样一位老人,遗传的糟糕听力随着年岁的

增长逐年陡降,像是幼稚的小孩子,妄图用声贝填补

听力的缺陷,他讲话声音总是很大,配以更加大声的

“啊—— — ?”这一单调疑问,最后颓然小声道“我不懂你

的意思”,反应总是慢了半拍。这种姿态举动很像阿兹

海默症的老人,所幸他没有罹患这种疾病,却在不自

觉中模仿了其形貌。因此,在我有限的清晰印象里,他

总是很沉默,迟钝,柔和,缓慢,某种程度上,在他没有

大声说话的时候,会导向一种是非分明,通情达理,大

智若愚的智慧,沉默代表谨慎言辞,迟钝意味着想得

更多更深,柔和与缓慢催生出了温柔。他与妻子两个

人四双手脚,从上世纪 50 、 60 年的饥荒年代起,再到

动乱的文革,拉扯大了五个接连呱呱落地的子女,他

有温柔稳重的品质,让人觉得安心,做重要决定时从

不出错,一大家子人都能托付给他,他是家里的顶梁

柱。这位老人,是我的爷爷。我对他的了解少之又少,

或者说,我对家里人的了解都少之又少, “在我有限的

清晰印象里”,在我有限的破碎、主观臆想里,其余无

限的不清晰印象,或许都被“不重要”、 “厌恶”等理由

扫荡。我不知道人是怎样挑选记忆的,这好像是潜意

识里的自主行为,只在挑选的那一刻有过痕迹,剩下

的这些我不确定真实也不肯定意义,但它们就是留下

来了,不确定性让我惶惑,无意义性让我焦虑记忆功

能的荒废,我意识到我经历的全部人生,在脑海里其

实缺失很多。可它们就是走掉了。在这样的焦虑与惶

惑中,关于爷爷的部分竟然都是温和的,它们像轻盈

的羽翼飘落在我的心上,我愿意伸出手去,一一采撷,

勾勒出迟来已久的那些我眼中的他。

小时候,一定程度上,我是个男孩儿似的疯女孩

儿,玩得灰头土脸,大有一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

鳖的架势。那时爷爷还年轻,至少比现在八十好几的

年纪年轻十几岁,经得起疯丫头层出不穷的折腾。小

小的女孩心里还未受到社会公约的侵扰,还未建立

起一套尊卑秩序, “爷爷”只存在于父母的尊敬和我

的口头称呼里,我没有把他当作一位长辈,在我眼

中,他是一位懂得我乐趣的童年玩伴,所有借住在爷

爷家赖着不肯走的时日,我们有许多疯闹玩乐的快

乐。快乐很简单,还很轻的我被盛在床单里荡秋千就

很快乐,从床到地上蹿下跳就很快乐,打地铺假装露

营就很快乐,有一个需要爬铁楼梯通往的阳台兼屋

顶,藤蔓环绕,在厚积枯叶和新发绿草的夹缝间,俯

瞰下去能看到人来人往,自行车,公车,零零稀稀的

轿车穿行,早餐铺叫卖悠长回转的狭窄街道,就很快

乐。我偏执地怀念那个屋顶阳台,偏执到它快成了一

周哲雨

我 ,爷 爷 ,以 及 时 间

117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个我不断质疑真实性的精神花园,阳光倾泻伴随无

数有关飞翔的梦,阳光他懂得我,一定不忍心我坠

落,我曾真切地与自然对过话,她告诉我要珍惜太

阳,告诉我那些枯叶陷入了安息的睡眠,新发的绿草

憧憬着将来的世界,告诉我春去秋来的道理。我的快

乐很简单,爷爷的感动也很简单,不过是一次看电视

偶然睡着,我悄悄给他盖上了毯子。这样一件小小的

往事,他记到了现在,经常提起,夸我懂事孝顺,十几

年如一日的欣慰口气面前我又缩小成了那个瘦弱但

贴心可爱的小女孩。而我已经模糊,与其说是对那件

事记忆模糊,不如说是对那个自己陌生又熟悉,现在

的我重拾起了那个小女孩一无所知的社会公约和尊

卑秩序,再也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关爱爷爷,仿佛关爱

一个亲切的朋友,我明白了责任,明白了伦理,明白

了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在迫切保持独立的同时,与

爷爷亲昵的童年随着那座带有屋顶阳台的老房子的

坍塌,也决然离我远去了。城市建设的速度比我的长

大还要快,我会梦见那些花草和抚摸我脸庞的太阳,

从永远停滞毁坏的过去发出呼唤,责怪我没有保护

好他们。总有些事物留在过去,总有人留在过去,与

我最亲近的人们,他们的生命线在濒近终点,意识线

却在回溯,正如爷爷一直在把这个跟他日益生疏的

我当作多年前的小女孩,而一直踩在前进时间线上

的我,兀的生出一股漫长的悲凉。我多惶恐啊,惶恐

他们生命终结的一刻,当我守在寂静的床边,爷爷,

老人们示意我去拉住他们的手,陪他们走完最后一

程,我们的生命和意识,却是相距最远的时刻,我不

知道握着他们手的我该如何面对阴阳两隔的空间,

生死之差的时间,以及以我之年岁否定模糊久远时

刻的意识,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无法逾越的鸿

沟,作为生者的我,无法释怀于两双体温相异的手。

相比于有同居的大儿子归家陪伴的漫漫长夜来

说,老人们最难熬的是白天,新房朝南,通光很好,可

明晃晃的光滋生了更多倦怠,让人困扰,白天,漫长的

白天里,两个老人是孤独的。奶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又臭又长百来集的泡沫剧,爷爷坐在洒满阳光的阳台

看书,看报纸,但其实电视并不好看,书、报纸也并不

好看,时间一点一滴缓慢流淌,他们同时打起了瞌睡。

奶奶不在意这部剧在同样的电视台播的是第三次,爷

爷忘了上周的报纸在桌上这样敞开了下一整周。可是

漫长的孤独里,只有这些不起劲却消磨时间的活动,

能占用完整个难熬的白天。我曾经以为爷爷喜欢看

书,喜欢思考,关心国家大事,不服老,直到翻开一本

老式工作笔记: “清醒是幸福的,可人一生中清醒的时

候太少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赫然映入眼帘,才

发现根本不是,悲伤刹那间就击中了我。对于一个七

八十岁的老人,分明时间是最大的珍贵,最大的敌人,

他在时间中孤寂,在时间中混沌,渐渐丧失思考的能

力,他本该分秒必争,可时间只能徒然浪费。想来童年

时期他就已显示出衰老的征象,看电视会睡着,这不

是困了的浅眠,我帮忙盖上毯子,他没有醒,这就是衰

老,甚至不是一个过程,我在他的暮年,才以突然的温

情参与进他的生命。此后所有所谓的渐老,都是从前

征象的变本加厉,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慢掉的半拍

中,他将永远落后于时间,并且形成了相对而言的倒

退。幼年的我把他当玩伴,当作可以共享乐趣的好朋

友,我没有意识到他的苍老,大抵是因为我成长到当

时的年纪,正好和他意识倒退到的阶段,处在了一个

可以和谐玩耍的相融点,我以我的幼稚心智,与他日

趋幼稚的意识年纪,达到了相融。他对这倒退必然是

恐惧的吧,要不然不会在笔记本上写下那句话,当我

的心理年龄不可避免地超越他时,属于我的恐惧、悔

过也油然而生了。那满溢的耀眼阳光和一方小小阳台

好像构成了无边无际的牢笼,他成了时间的囚徒,时

代的重压和早熟的心智催促着我飞快成长,走在前进

的时间、前进的年岁、前进的心理生理当中,不敢停住

脚步,我面向的是未来,未来未知,我有无尽的时间可

以享受,而爷爷他面向的永远都是过去,是以短暂的

有限的过去,去躹牾更加短暂的有限的将来,是我把

他抛在了身后,一直抛弃到最后一刻。

人在晚年会有种度日如年的错觉,老人们过的

一定是跟我们不一样的时间。我安慰自己,也宽慰

他,或许他不是在变得愚笨,也没有被时间囚禁,我

更愿意相信,在阳台每日充盈的阳光中,柔软的靠背

椅上,爷爷穿越了世纪,也穿越了历史,他没有在苍

老,他会拥有更明智,更清澈的一双眼睛。

—— —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作者简介:周哲雨系广西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 172 班

学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