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9824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白发科的散文诗/白发科

点击率:2081
发布时间:2020.12.10

春天情思(组章)


柳色新

漫步河堤,细数岁月的结绳,心中的小船游弋于春的广阔无垠。

暖暖的阳光,给大地披上金灿灿的长袍。爱的光芒闪烁在山川河谷,在每个角落纵情舞蹈。

阴冷一冬的躯体,被春阳的热度烘烤,血管中奔涌千军万马。

驻足细赏,探秘春风魔术师般的手。

曾在寒风中哭泣的枝条,在春风温柔抚慰下,飘飞的秋千上溢满幸福的味道。

长长枝条上冒出的嫩嫩苞芽,宛若欢快的燕子,轻盈穿行于美丽的原野。

闭目聆听,春的欢笑声在快乐地流淌。

春雨淅淅沥沥,滋润万物干裂的肌肤。铆足劲的柳芽,在“吱吱”生长。

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孩童,在寻宝的路上激情昂扬。

春的馨香沁人心脾,春的欢呼此起彼伏。


梨花雪

梨花如雪,三月的天空飞满了只只白鸽。

春风摇曳,三月的大地飘逸着洁白的裙裳。

花娘们搔首弄姿,你却独守你的端庄。默默从寒冬中爬起,静静蕴育绽放的力量。一夜,就一夜。铺天盖地地来了,哗啦啦地来了。来得震撼,来得潇潇洒洒。一如跃马驰骋的白马王子,又如纱衣轻旋的芭蕾舞娘。世界睁大了眼睛,倾听你的独白。

没有任何人任何颜料能描绘你的圣洁。白,单纯的白,坚定的白。你的立场,你的品格,你的忠贞不二。

怀着朝圣般的心灵,我走进你胸怀的无边无限。感悟你的肃穆,聆听你的心跳,接受你的洗礼。脱掉所有的衣衫,倾倒肌肤深处藏匿的污垢,把灵魂再一次精心翻洗。

将躯体摆成大大的“人”字,让片片飞雪覆盖,任团团舞动的精灵把往昔埋葬。


桃花吟

三月的大地是个硕大的酒窖,从窖里跑出来的花儿草儿都带着香味儿。

喝醉了的桃花,红彤彤的小脸,娇羞迷人。蜜蜂击拍扬歌,蝴蝶理妆轻舞,鸟儿清嗓欢鸣。一个渴望亮翅飞翔的季节。采一朵桃花含在嘴里,馨香的味道直入心脾,丝丝缕缕,春在心里恣意发酵。

穿行于桃林深处,目睹桃花的靓丽,偷听桃花的窃窃。忍不住疑虑:谁家姑娘巧手弄就?

环顾四野,桃花扑面,佳人难觅。 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竟成千年咒语,这桃林淹没了多少孤苦的寻梦人。

风起了,冷飕飕。桃花从枝头被赶下来,一片一片,一团一团。花雨阵阵,随风飘零。落在眉上,停在眼上,歇在肩上。象抚摸,似慰藉,若鼓励。

地上积花越聚越多,你挨我,我挨你,互相依偎着取暖。捧起一捧花瓣,贴在脸颊,湿湿的,花的眼泪在淌。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仿佛李贺吟歌而来。又想起荷锄葬花的黛玉,忍不住心内阴雨绵绵。春光易逝,谁将我怜?


红了樱桃


暮春三月,行于樱桃林间,寻觅早春樱花丛中晶莹的梦。

放眼远望,满目苍翠,绿浪翻涌。碧波中点点红光,灿若宝珠,熠熠生辉。

驻目细看, 每粒樱桃皆若怀春少女,面露娇羞,春波漾胸。穿行淡淡果香的园子,聆听果子们的浅浅笑声,仿佛置身于衣袂飘飘的女儿国,恍若生了双翅,轻歌曼舞起来。

摘一粒含入口中,婴儿肌肤般滑滑嫩嫩。轻轻一咬,蜜汁四溢,甜甜酸酸的清凉直沁心底,流淌全身。人生之味,大抵如斯。有甘如饴,有酸若醋。细品慢尝,其味无穷。

微风轻拂,果木摇曳,有裹紧红纱藏得更深的,也有不慎滑落的。堕地的精灵,睁大哀怨的眼睛,祈求着什么?忽然想起了本应颐养天年仍终日劳作的老父,会不会有风将他吹跌?心中的酸楚一阵紧似一阵。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仿佛宋人蒋捷在击节低吟。七百年前词人的悲愁是多么的无奈。

岁月匆匆,落樱依旧。樱桃落尽梦归去,一怀愁绪几人怜?


故土之恋(组章)


故乡河

到故乡河边走走,找寻遗失太久的儿歌。

小河用一种隆重的仪式欢迎我,珍珠般的花束闪着银光,银铃般的欢呼回荡河湾。

田里绿油油的绸缎,在微风中一波一波涌动,像母亲年轻时的裙装轻舞飞扬。田边的桑椹露出了红红的脸,宛若娇羞的姑娘遇着梦中情郎,春风一阵一阵拂过脸庞。

坐在河边,捧起一捧清澈的河水,轻轻放在嘴边。思绪随河水一道慢慢进入体内,浸润全身。这水啊,还是记忆中那般清凉、甘甜,而水中的人影却像老树般渐渐沧桑。

若干年后, 我不在了,女儿会把我的心跳告诉你吗?


老水车

老水车转动季节,转动着父辈们的艰辛和喜悦。

几十年了,老父亲踩着老水车“吱吱”的节奏,走过多少晨曦和月夜。把壮实的筋骨走成了弯弓,把满头黑发走成了皑皑白雪……

如今老水车已在记忆的仓库里落满尘灰,老父亲也将所有家什和一颗衰老的心锁进老木屋进了城。但他却时时念起老水车的“吱吱”声,像垂暮之人念叨暗恋一世的情人。

他说,百年之后要将他葬在能看见小河的地方,那里才能听到老水车的呼吸。


老井

记忆中的那井在山脚边,日日夜夜流淌着小村庄的欢乐。

踩着晶莹的露点,伴着迷人的晚霞。担着水桶的荡悠悠的身影,成了小村庄最绚丽的记忆。

无论是家族显赫的,或是家境一般的。老水井总是始终洋溢着笑容,对谁都一样。甜甜的乳汁一滴滴滴满山山水水,流淌在父老乡亲的血脉。

不知何时,小村庄喧闹了起来,汽车的喇叭声和机器轰鸣声吓退了老井。

再也没有喝上甘冽的故土老泉的味道了。


雅女湖


远眺。黛色远山若仙女裙袂,雾中飘渺。宛有萧声悠扬,仙乐飘飘。

近赏。水清现游鱼,幽香起湖端。渔者以网,以智,以汗水,获硕果,获赞誉。时有鸥鹭翔飞湖面,悦目而赏心;时有鱼虾腾跃激细浪,无虑方无忧。

环湖而行,心欲浴水。以洁净涤污,以清幽静神。水草茂繁,翠色染湖。青树作围,野花献芳,其景优也。

湖名雅女,以女儿的名字名之。其情雅性真,其色清质洁,流芳百世。


河堤柳


草长莺飞又一季。

季节捧出掌心温暖,抚摸肌肤每寸感动。大地遍布窖池,任春膨胀、生根、发芽,脆生生的春娃娃欢呼着跑了过来。

河堤柳,长长的披肩,掀开世俗的眼。由细芽青涩到长发飘飘,静悄悄,默默自心底发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活脱脱的美少女悄无声息来到面前。她的馨香,她的容颜,醉了春风。

最喜雨天,清露滴滴敲着石板的岁月,晶莹的花盛开季节的多情。宛如少女出浴,楚楚动人。若干条柳,一群婉约的姑娘。

风起了,精灵舞动。闭目聆听,春的序曲缓缓奏响,干万个佳丽舞姿翩翩。

柳呀,你给了我无穷瑰丽遐想。像生活,总给我绵绵不尽的惊喜!


亲情的祈愿(组章)


老爸,放下吧

岁月的皮鞭抽打血性的肌肤,枯木裂痕成了刺骨的记忆。

时光枷锁将挺直的脊背一点一点锤打成锈迹斑驳的弯弓。

风雨任性,浑浊了那双能看透灵魂的眼晴。

老天无情啊,枯萎了多少情窦盛开的年龄。

秋风萧瑟的下午,永远走散了您最小的骨肉。

寒风肆虐的日子,您送走为您做饭洗衣生了两个儿子的妻。

天塌下来的时候您的脊梁最坚强。

您的笑声驱赶天空的阴霾,扫尽了房前屋后的冰屑。目光和太阳的交融,演绎了一曲跌宕起伏的《命运交响曲》。


残阳如血的黄昏路口。

孤寂等待的影子被夜风拉得很长很长,拉出一地泪眼朦胧的思念。

老爸呀,过了这个春天,再过一个秋天,

离巢的燕子会飞回您用心暖热的窝。

季节是个变态的女人,一会儿和风细雨,一会儿雷电交加,您要学会读她的脸色。

生老病死,谁也不能超越,但在魔鬼来临前您该提防呀。

放下烦恼,放下担忧,放下喋喋不休的劝诫吧。

哪儿的花最香,哪儿的天最蓝,哪儿的水最清,就在哪儿松开紧绷了一辈子的弦。

敞开胸膛,从心底长出又一个多姿多彩的春天。


老婆,任性一次吧

星星逃离的夜晚,萤火虫的灯盏挂着寂寞和忧伤。

孤窗前的烟圈,一串一串,串满浓郁的思念。

离巢的夜鹰,驮了满满一筐思乡的文字,寻觅梦的方向……

大红喜字贴上窗的那天,阳光的笑靥灿若桃花。

喜鹊在门前树上大声报道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天大的幸福。

红红的灯笼染红了门前的花花草草,点燃了小溪的欢歌。

多情的眸子,贮满一世也淌不完的诺言。

家成了唯一,成了您一辈子走不出的魔宫。

瘦弱的肩膀一头担着骄阳,一头担着冷月。担满了酸甜苦辣,盛满了喜怒乐伤。

胸中翻涌的大海,释放绵延不绝的热浪,稀释着一个男人的无知和轻狂。

无情的风霜在你额上犁出深深浅浅的沟渠,种满形形色色的苦痛。

你最出色的庄稼惊喜了季节的眼晴,昂扬的身姿被暴风雨锤打得鲜活淋漓。

小鸟依恋湛蓝的天空,你手中的画笔迷恋着绚烂的春天。

美丽的燕子飞翔在洁白的纸片上,快乐的喇叭在胸中放肆地歌唱。

妻呀,想穿就挑中意的,让绚丽的衣衫点亮您容颜。

想吃就选可口的,让醉人的馨香醉透您肌肤。

慢下匆匆步子,望望蓝天的宁静,听听溪流的乐音。

拘谨了一辈子,就痛痛快快任性一次。


女儿 ,歌唱吧

蓝蓝的天,绿绿的地,自由的风,快乐的小鸟,

季节的色彩宛若流动的缤纷的诗。

萌儿,我的心肝宝贝女儿。

阳光的少年蹦蹦跳跳走了十三年。

春日的暖阳锦被一样覆盖着大地,田野中翻涌着五颜六色的浪花,百灵鸟在枝头纵情歌唱。

在这饮口山泉就能醉人的季节,快脱掉衣衫,游弋于欢乐的海洋。

想说就对着天空大声说,想唱就对着高山纵情唱,不管美丽的原野是否站满了鼓掌的小鸟。

独自蓝天练飞的幼鹰,风雨中历炼坚强。

跌倒了就爬起,抖抖翅膀上的尘灰,向着天宇更高处挥动羽翼。

如果汗水漂白了衣衫,日光涂黑了肌肤,依然没有收获满仓金灿灿的谷粮。

千万别抱怨命运的不公,因为老天也是个任性的孩子。

喜欢星星,我会让她在你心里快乐地舞蹈。

喜欢月亮,我会让柔柔的月光睡在您温馨的枕旁。

女儿呀,有一天我先走了,请别伤心,

风中、雨中都有我脉脉温情的眼睛。


静夜(组章)


萤火虫

手提灯笼的仙女,婀娜着腰肢,飞向梦萦的地方。

仙乐飘飘,舞姿翩翩, 相亲的盛会把季节点燃。

一队队来了一对对走,一句句誓言一首首歌。

灯光的海洋,翻浪着温馨的波浪。


田埂上的情侣,望着漫天飞舞的精灵,悄悄说:

萤火虫的寿命很短暂,却用短暂的生命把对方照亮!


流星

蓝蓝的夜空多么美,天幕上点亮了无数盏灯。

银河水啊浪涛涛,隔河的牛郎织女望断肠。


“牛哥哥,秋霜已经爬上脸庞,是否添了衣裳?”

“织女好妹妹,见面的日子快临近,千万别愁坏身子。”

“哧”,一束火矩划过蓝蓝的天际。

不,那不是流星。

那是牛郎织女相思的泪。


冷月

一弯新月挂在天边,像晶莹的小冰船停在静静的湖面。

冰船的冷光,爬过树林,爬过草地,爬在我的身上。

孤独夜行的猫,走在林间小道,警惕着四野的寂寥。

前行的路啊,如这秋夜。有冷月,有树般婆娑的鬼影。

千里外的你,

是否望着天月算我的归期?


祭歌(组章)


祭祀之神啊,请给我满斟酒盅,我要虔诚地向我逝去的亲人们敬上心灵的美酒。用我沙哑的歌喉,唱一支哀伤的祭歌,献给他们!


弟 弟

远行那天,天上飘着乌云,鸦雀唱着忧伤的歌谣。

大巴犹如脱缰的野马,演绎了一场疯狂的裸奔。生命的琴声戛然而止,断线的风筝随风已逝。你的勿勿步履,夏阳也只能追赶你的背影。

山风哀号,松涛柏浪翻涌着无尽的悲伤。河水呜咽,游鱼潜虾啃噬着滴血的心房。

陪我共奉双亲的誓言犹在耳畔,与我侃侃而谈的画面尚在眼前,你却不辞而别。你的背信弃义你的出尔反尔,象闪电一样绝情。疯狂的枭獍,抓扯父母鲜血淋淋的肌肤。冒冒失失的退却,揉碎渐渐衰败的爸妈的神经。

这世间,已无喊我“哥”的亲弟弟。这世间,已无我喊“弟”的亲弟弟。

叩问大地,大地悲音久久不息。仰望穹苍,星光垂泪惨惨戚戚。

弟弟,你为什走得这么急?


爷爷

你像稚嫩的孩童问起孙子乘坐的大巴,胆怯中多了几分急迫。“弟弟受了点小伤”,我藏起了说谎的眼睛还有闪烁的泪光。

“他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回来?”焦急的等待犹如带刺的麦芒刺痛着心房。不宁的心绪终于铸成了大错,你的跌倒造成你的身体我们心灵的重创。医院放弃了你的住院治疗,你的生命犹如一片最后的叶子在秋的枝头缱绻地颤抖。

锥心的疼痛日夜折磨你的躯体,见到孙子的渴望却像炉火一样燃烧。“我要站起,我要站起”,你岩石般坚强的意志催生着僵死的肌肤。春姑娘来了又走了,荷花开了又谢了。在一个秋风洋溢笑脸的季节,你砸碎了病魔的铁链,拄着双拐下地了。你的身体创造了奇迹吗?不,亲情的渴望感动了上苍!你又一次呼吸到了花果的醉人的芳香,听到了花开花落的诱人的声音。但你仍没有见到你日夜思念的小孙子。

“弟弟伤好后又去了大城市,他会来接你的”,善意的谎言像彩虹般绚烂而迷人。微笑又爬上了你苍老的脸颊,像石缝中开出的美丽小花。

夕阳如血的黄昏,你带着遗憾走了。我把你送回了日夜念叨的家,连同你的双拐。爷爷,我不再骗你,你的宝贝孙子已手捧鲜花在天堂门口接你了!


妈妈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你羸弱的声音像迷途的羔羊挣扎黑夜的捆绑。

心灵的寒冬将脚步冻伤,带刺的野蜂在心中狂跳。我把你背出了医院大门,背进了另外一扇黑咕隆咚的门。

你带着我们的心伤和眼泪走了,带着我们与你的欢乐走了,带着轻轻的童谣走了……

老天悄悄偷走我脸颊的泪水,化成片片相思,在清明这天敲开你的门。

野花已开满你的家,蟋蟀是你寂寞时的玩伴。妈妈,你是否还在窗下为儿做那软软的鞋袜?

我带来了你贤惠的儿媳和可爱的孙女,和你做一次促膝长谈。

柔柔清风似你的双手,轻拂我们的身体。滴滴细雨述说着别后刻骨铭心的痛。

黄莺般清脆优美的你孙女的声音,有你幼时的韵音吗?鲜嫩欲滴花艳如诗的小精灵正快乐长大,你带有体温的血液似养份丰厚的底肥日夜滋补着她。你还满意吗?

妈妈,别怕孤单。若干年后,我会顺着大地的脉管钻进你的身体,再续母子缘。


花湖的水鸟


漫步花湖,绿草填满眼晴的缝隙。水草就这样世代相亲,生根、发芽、疯长。以贪婪瓜分花湖的姿容。

水很清,游鱼戏其中。一群野鸭,水草边游弋,时儿颈首相依,时儿接嘴喂食,相亲一家人,爱至地老天荒。

湖边。碧蓝画布上画满恋人的影子、花朵的绚烂、飞鸟的倩影,一幅美仑美奂仙景山水画。黑天鹅、燕鸥、藏鸳鸯等,时儿潜水,时儿高飞,以湖为家,羡煞人也。

湖边栈道行人的吵闹,醒了沉醉的思绪。水鸟哇,您的家正被栅栏一步步围住。凄厉的叫声,抗议的愤怒。

人的一生,大多烦恼苦闷中奔忙。来世,做只自由的水鸟可好?


山水抒怀(组章)


马尾瀑

一袭马尾,舞动万斛银珠,山谷里响起脆生生的笑声。

一汪清潭,映出了婀娜流年。一颗明澈的心,洗涤着尘世的浊污。

山,已从沉睡中醒来。鸟儿用露水梳洗颜羽的靓丽;山泉弹响琴弦的美妙;太阳的金手,给大地每一寸肌肤感动;阿哥阿妹的情歌,飞翔在山包山窝……

水用最清纯的仪容,颔首低眉,泽润四野;山用最雄浑的肌体,敞开胸怀,喜迎八方。

马尾飞扬,策马的汉子去往何方?

饮一杯家乡的土酒,吆喝着家乡的号子,携带家乡泥土的芬芳,把梦种在山里山外。


翡翠峡

银质龙冠的灵蛇,亲吻水之翠。跃动的珍珠,明镜中尽情舞蹈,深情亮嗓。

梦想萦怀。自上而下,蜿蜒于茂树密林。深锁大山披上纱衣的神秘,留下一串串叹号的惊呼。

心于荊棘遍布的路上,跳得小心。一步步爬高,一点点领略它的韵。时而身子栖于乱石峭壁,若冲浪的汉子,飞溅激情。时而身子浸入水中,若隐若现,似美人潜游。微风吹过,身姿摇曳,宛若裸浴的山姑,美得无瑕。

穿峡者有年逾六旬的老者,还有小小少年。净化灵魂的路上,人们走得多么虔诚。

山很高,终识不清庐山面目。此地,需终身登攀,一生仰望。

灵蛇已梦幻起航。乡里乡亲昂首寻宝路上,歌声高扬。


清风峡

漫步峡间,壁立千仞。忍着斧劈刀削的痛,灵魂才会高洁。

多少年了,像耄耋老者,退了多少冰霜。像哨兵,用鹰的身子坚守。岩缝中的松柏,炼雪后的姿容愈发青翠。


嘉陵江日夜相守。

春日,碧水若翠,游鱼相逐,其乐融融。

夏日,洪吼若狮,浪发如箭,其势恢弘。

秋日,斑斓满峡,果香氤氲,其景醉人。

冬日,雪洁无尘,水青峡静,其情怡人。


站在峡口,清风拂面,像渴饮凉茶,爽口爽心。

清风若梦,梦想萦怀。朝天的画卷,会更美。


月亮峡

上苍赐于山赐于水,赐于这湾浅浅的圆月,峡因月而名。

仰望。山与山环抱,若久别的情人,难以释手。一拥千年,拥出了月亮峡的传说。

春日。峡的绿衣上绣满五色花,微风过处,满谷蝶飞。

夏夜。透过月形的峡,天宫的月若小船碧波摇曳。握小妹手,听萤虫呢喃,许下千年一愿。

秋日。硕果成了飞鸟的佳肴。盏盏灯笼,迎着远来的贵客。

冬雪。银妆素裹。气度非凡的白衣男子,可亲又可敬。

绿绸似的水中,游鱼翩翩。粒粒石子若莹玉,熠熠生辉。溪水层层叠叠,飞瀑四溅,珠花满峡。

一丝清音,自天宫来,氤氲峡里峡外。盼有情人。


樱花谷

上帝褪去面纱的冷酷,送来了花枝乱颤的春。

去樱花谷走走。

谷底有河,水清如镜,映樱花羞容。鱼戏花影间,约会美丽。

沿石阶而上,花枝伸万千只手,招惹心情的忐忑。找寻,去年那缕白丝巾的诺言?还有整个春天的浪漫?

隐于花间,若置身窖池,或浓或淡的酒香,毫不犹豫地扑面而来。一红衣妙龄倚于树杆,花间彩蝶般扇动翅羽。“咔嚓,咔嚓……”定格青春的不羁,定格“嘭嘭”乱跳的春天。

行至山巅,帝王般放眼四望。蓝天,白云,黛山,洁花,绿水,优雅地生长。深吸一口气,吸尽季节所有的精华,倍长着精气神。

骨子里的贪婪,想把整个春天吞下。


秦巴大草甸,开满晶莹的花


恍若仙花落凡间,万树晶莹惹人怜。

秦巴大草甸这个大家闺秀,以她的灵气,她的智慧,织出满山花儿开。一枝枝璀璨,一线线缝就。

阳光若纱,冰凌生梦。山坡,树下,小径,流淌着歌谣的欢快。心中的小鸟,扑楞着羽翅。

高洁的冰凌花,有绽放热烈的,有消融于无形的。绽放和消融,都无可挑剔。

赏景之余,慨由心生。来世间为何?到世间何为?扪心自问,心比冬寒。

天会老,我会走。不求轰轰烈烈,愿求冰花般剔透,开满诗心,默默消融。


红土之恋


漫步红土,觅您神秘的芳踪。

迷人的红,微醉的脸 。宛若老画家,血溶进画里,生命抒写忠魂。燕麦披黄灿灿外衣,微风过去,金河微澜。翠色土豆苗,以朵朵小花的卑微,笑迎远客。

律动的线条,流淌的诗。红土地以独特的笔触,绘就画卷的璀璨,美仑美奂的桃花园。

恍然之间,土地燃了起来,点亮长空。举目远望,东川人正驾云巡游,日夜呵护这片热土。

别了,红土地,梦中的魂。不久,我会盛装着身,牵着挚爱的女郎,徜徉您火热的怀抱。


贡嘎山


贡嘎山,青春气息若万马奔涌,希望满溢。早起的晨光为你理妆,柔美金色的丝线织成活力万道的男儿模样。

贡嘎山,钢铁铸就的躯干,万年不腐。夏阳冬雪的残忍,动不了一丝毫毛。光茫万丈,弹指一挥间。生了一身铮铮铁骨,就该顶天立地。

贡嘎山,霞落披异彩。晚雾婀娜,迷你一时,不能迷你一世。世人多浊你独醒。夕阳辉映,万般神彩!

贡嘎山,我的男神!


多彩的甘堡藏寨


色彩流淌,若梦若幻。

色彩流淌衣衫,宛若五彩蝶翩然,飞越千年梦幻。

色彩流淌石壁,一幅幅燦灿画卷,记臷着传承和信仰。

色彩流淌家家户户,流淌火热的生活。

仰望雪山,熠熠生辉。

恍若洁白哈达,祝福平安。

又若圣洁的庙宇,神圣而寄托希翼。

门前小河,日夜不息。

流淌着藏家人的沧桑与荣光。

把藏胞的欢乐,用高吭的歌声,捎往远方。


神秘的月亮湾


红原草原,绿毯风中轻扬。

白河宛若玉色的绸带,舞姿优雅的亮着。

晚霞起了。天边燃了,河面燃了。

团团火苗,燃烧着生活的幸福,燃烧着藏民红彤彤的未来。


春(组章)


春水

叮叮咚咚的泉音,大地春起后的琴声,悦耳清脆。一冬的酝酿,谱成了一曲脆脆的春之歌序曲。

小溪醒了,衔着浪花,千娇百媚。小鱼醒了,灵巧的尾巴,在河妈妈的怀里晃来晃去。绿绿的小草极有情趣,一枝枝,一簇簇,你拥我,我拥你,宛如梦幻的世界。

长江黄河也醒了,以庞大的气势,雄浑的嗓音,把祖国的捷报传遍四海。

山坡上,山谷里,顺着大地脉管移动的精灵。默默地,默默地,汇聚成泉、成溪、成河、成海。

祖国大地春潮涌动。


春风

远古走来的魔术师,神奇而激情。

手似酵母,摸哪哪疯长;眼若画笔,瞄哪哪绿油油;嘴比香囊,亲哪哪喷喷香。她的脚步啊,像飞驰的火车,把春的消息,隆重发布。

晨起的她,清爽拂面。一天的好心情,从温馨体贴中起航。

午时的她,暖烘烘。草地上的人们,仰望天空的碧蓝,迷醉四野的欢呼。

晚来的她,柔柔软软,疲惫的身子枕着入眠。

春天的使者,以她的多情,催开了大地靓丽的笑靥。


高原杜鹃赞

一束束花,惊艳了川西高原。

一场场梦,絪氲多情的春天。

沿山路而上。汽车像爬行山间的蛇,痛苦地扭动。难受的心情随山势而升。

忽然,一丛丛一簇簇美丽的杜鹃映入眼帘,白的如玉,红的似火,粉的诱人,紫的醉人,恍若娇媚女子迎接远归的郎。

环海子而行。这些妩媚的精灵,或俯或仰,或坐或立。倩丽身影与碧水相拥,美的透彻,纤尘不染。岸上,游人赞叹;水中,群鱼戏影。

婉若一幅幅绝美的山水画。

顺溪流而下。杜鹃听溪水欢歌,溪水慕杜鹃姿容。彼此相惜,一生难舍。丛丛杜鹃,涓涓流水,洁白绸带上系满了五色的花。

突然,想起宋代袁甫的诗“山花无数笑春风,临水精视迥不同。唤作映山风味短,看来恰惟映溪红。”。看来,把杜鹃叫“映溪红”还妙一点。

“何须名宛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杜鹃爱我!

我的心中也珍藏了一颗杜鹃的种子,期侍花开!


桑葚


六月晨。沿小径而行,乡情溢满双脚,色彩流淌眼眸。

绿色的绸缎缝成旗帜的硕大,风轻拂成波光灿烂。红的、紫的桑葚,颜若七色珠,孩童般游戏林梢。

远处林间,三两个小姑娘,踮脚伸手,幸福的日子摘满筐。恍忆年少,也如这般轻涩。如今苍桑挤上眼角,心酸长出胸腔。

故乡的桑葚,如蜜般撩拨我灵魂的敏感。乡味还在,人心已远。


核桃树下(组章)


春 华

春日三滩,蜂蝶满裹花香。嗡嗡笑语,消融大山筋骨的寒冰,澎湃嘉陵江水的脉搏。

沿山路而上,心中小鸟扑愣着春天的讯息,花香一路歌不停。

不知核桃多妖娆,枝枝尽挂绿丝绦。一株株树,一位位身披绿绸的仙女。一山树,演绎了满山飘的仙舞。微风过处,绿浪翻涌,胸中的酒瓶满溢琼浆。

行至山巅,举目望去,嘉陵水碧安乐河清,家乡的梦争先恐后奔往大海。

斜倚树杆的姑娘,心寄何方?唯有轻轻把您凝望。


秋实

父亲青春的身子,被风霜蚀成一尊雕像。

春天的梦想,和着汗水和泪水,酿成一坛坛喷香的米酒。

天蓝、水清、谷黄、果香……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秋实图。

父亲黝黑的脸上绽放着花的神采。

“土地不会薄情寡义,你给了它多少,它会加倍给你”,父亲的话朴实如初。

我如梦初醒。


电商

一束束比茧丝更纤更长的丝,把山里人的心愿牵的更远。

一列列比过境高铁更快更稳的车,把“朝天核桃滚全球”的誓言捎往海角天涯。

姑娘们灵秀的手指,日夜编织通往自豪和幸福的状锦。

小小核桃,穿上新时代的羽翼,八方高翔。


像她们一样圣洁(组章)


寒风像个醉酒的汉子,咆哮,撕咬。

大地被扯成断絮,片片飞舞。

万物的哀鸣此起彼伏。


一株菊在战斗。

干为擎天柱,枝为刀戟,直刺云天。

任尔怒吼,我自挺拔。


一丛菊在抗争。

手握手,肩并肩,心手相连。

春天的序曲,昂扬开唱。


春姑娘像个神秘的语法家,篮子里装满各式各样奇妙的动词。

她的手轻轻一撒,草绿了,花香了,大地呼吸了起来。


躲在大山深处的兰草,抖落浑身的泥土。

凝固一冬的血液渐渐消失,春天的翅膀飞了起来。


一冬的心愿发酵成酒。

绽放的花朵若酒瓶拧开,一丝一丝,一缕一缕,醉了山风,乐了心情。


一只粉蝶闻香而来,千万只蜂蝶闻风而动。

美丽的倩影翻飞,匆匆步履而来。

大山闹腾了起来。


“香本自沃土,何需蜂蝶扬”。

兰,自语喃喃。


荷撑起了整个夏天。

彩霞般红艳耀人,夏之火熊熊燃烧。

洁白如少女裙裳,仙带飘飘于碧海。

热情点亮季节,秀雅高贵一生。


周敦颐深情翻拣文字,总想写得惊天动地。

“亭亭净植,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莲而不妖……”

千古绝唱。万世警语。

于是,千百年来荷只有孤傲地站着。

一株荷,一片荷,站成了岁月的雕塑。


脊 梁


年轻的脊梁,若凛凛钢枪。子女们帽子的重量,永难盖住歌声与翱翔。月黑风高的夜,怨恨和信仰扎进布包,远行他乡。


乌云渐散,太阳朗照,离巢鸟儿渴望梦萦的故乡。亮翅故土,温柔的姑娘为他痴为他狂。贫穷的土壤,催生了醉人的花朵。两个小男孩的诞生,有了父亲的担当,脊梁更铮亮!


夏夜如诗,脸上灯盏点亮夜的颜。躬腰干活换来的转学通知,散发的芬芳香了屋里屋外。儿驾上这叶小舟,广阔海域觅到了颗颗珍珠的晶莹。


残阳如血的路口,一个老人翘首企盼。远游的鸟儿,快点回窝。老父、爱妻、次子的不辞而别,犹若利刃剔拨胸腔。摁住心口血液的悲叹,眼望远方。命运的大捶,捶不跨挺直的脊梁!岁月的风雨,浇不灭心中的烈焰熊熊!


爸的脊梁,如山般雄壮!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