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962873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母 亲/苏丽荣

点击率:1826
发布时间:2020.12.10

麻雀三三两两地在低矮的树丛里觅食,滚圆的身体不时跳跃着,并不时呼朋引伴叽叽喳喳叫着。

几只喜鹊不断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上,压得柔软的枝条颤颤的,打闹了一会儿以后,他们倏地不见了,太阳已在西端,三月初的鄂尔多斯高原还是寒冷的,它们可能要回家了吧。

斜阳的光依旧把挂在卧室的阳台照得暖暖的,母亲又坐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看书了。一个书柜,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都是纯木、纯手工制作的,三十多年了,这几件家具明显旧了,有些地方漆皮也掉了。写字台玻璃板底下,压着父亲一张照片,一张骑着马的照片,好像是五十岁左右去成陵时照的。照片中的父亲坚毅却又带文人气质,好多年以前,进到这个小屋看到这张照片总要对父亲说:爸爸,你真是帅呆了。每当这时候,父亲总是张着掉了几颗牙的嘴巴哈哈大笑。

后来,进到这个小屋,目光再扫到这张照片时,心里总是一痛,再也不忍定定的看这张照片。

父亲不在的这几年里,取代之的便经常是母亲的身影,像父亲一样,母亲也总爱伏在桌上写写画画,母亲一手字写得非常漂亮,遒劲有力。母亲说,还在她几岁时,她的爷爷把不知从哪弄来的纸片,剪成一个个小方块用绳子穿起来挂在她身上,每个纸片上用毛笔写一个字,这样,她很小的时候就识得了很多字。那时候,纸和墨绝对是没有多少的,母亲的爷爷给她做了个沙盘,她就在那个沙盘上写啊,练啊。

虽生活在乡村,但在思想开明,懂“四书五经”,经常唱两声“三国”的爷爷的启蒙下,母亲俨然个大家闺秀。

绣花、剪窗花,这些是母亲年轻时的最爱,捏面人,也是母亲的一绝。

小时候,每到七月十五,蹦蹦跳跳、进进出出的我们便绕在母亲身边。果然,一会儿:小龙、肥猪、大肚罗汉、蛇盘兔、财神……栩栩如生的面人便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那个乐啊,好几天,我们小心翼翼拿着它们跟大院里的小伙伴们比着、说着,好长时间一直舍不得吃。

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物资匮乏,生活在小镇上的我们生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一年难得吃几顿大米、白面,肉更是少之又少,常常是上顿玉米窝头,下顿钢丝面、红薯干,白菜汤里难得有多少油。时间长了,我们实在难以下咽,眼睛都发绿了,母亲便变着法子把玉米面涮成糊,弄成凉粉,或捏成饼放油锅里略炸炸,或提个小筐子排半天队买半副羊下水……

那时候母亲白天上班,晚上安顿好我们几个孩子入睡以后,就着煤油灯开始了裁裁剪剪、缝缝补补。有一年,眼瞅着已是大年三十了,哥哥还没有新衣服,于是,整整一个晚上,当初一的哥哥穿上新衣服的时候,母亲的眼睛、鼻孔却被煤油灯熏得黑黑的。

就这样,我们长大了。

父亲说,年轻时候的母亲,圆脸,中等个,两条大长辫总是规规矩矩垂在后腰,走路板直,不疾不徐,说话不多,总是在一旁静静听别人说,总是报以一笑,然后眼睛明明地看着对方。

父亲说,一双十指玉纤纤,那时候的母亲手指真好看呀,又细又长。

我也一直羡慕母亲的手指,并嗔怪她没有遗传给我。我常常逗母亲:这双手本来是钢琴家的手,却用来做饭、洗衣、缝补,真是可惜了呀……母亲总是笑着看着我。

改革开放之后的我们,都过上了好日子,至此,我们再没缺少穿,更没缺少吃,我们几个孩子都成家立业了,我们纷纷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

许是过上了好日子,许是不用再操那么多的心了,我们觉得日子过得好快呀。转眼间父母亲已经退休好多年了。坐在阳台书屋的椅子上,父亲时而看书,时而抬起头透过窗户看外面的蓝天,看外面一年四季变化着的树,看树上的喜鹊、麻雀打闹,听它们唱歌,母亲则更多时候静静地坐在旁边……

蓝蓝的天空,几朵云彩悠悠地闲荡着,田野里,柠条花恣意开放了,黄的令人炫目,康巴什公园的牡丹花也开了,这注定是个好日子。

谁知就在这样一个好日子里,2015年五月下旬,那个夸母亲“纤纤玉手”的人却突然走了。

一夜之间,母亲苍老了许多,眼睛里满是悲伤。好长时间:饭桌前,她会固执地坐在父亲曾经坐着的椅子;卧室的双人床上,她会睡在父亲睡过的地方;父亲的照片被她放在一个相册里,这个相册放在阳台的这个书柜里,随手被她拿来一看。

……

母亲说:你爸是后山人,那时候带你爸见家里人时,母亲的爷爷死活不同意,说是外路侉子,底细不清,不放心,不能找。

母亲说:那时候的你父亲已经工作上了,还穿着大裆棉裤,看也家景不好,但年轻、英俊、热情,一手好字,一手好文章,真诚,有担当。

母亲说:你父亲看似刚直,脾气有时候不好,但一辈子没骂过她一句,更没有点过她一指头。

母亲想父亲,疼父亲。他是母亲携手走了半个多世纪的人啊!

斗转星移,这两年母亲渐渐从失去父亲的悲伤中振作起来,内心里明显欢乐了许多,和年轻时候相比,身材矮小了许多,略带佝偻,但腿脚灵便,气色不错。老了的母亲依旧不爱穿红着绿,但依旧干净,得体,大方。鄂尔多斯是个美丽的地方,母亲经常随我们出去看景,惊叹这个地区的发展,变化,看到好的景致,触景生情,母亲马上来两句诗文。近两年我才知道,母亲竟然是猜谜语高手,面对谜面,我们常常无措,而她“一语中的”,然后神采飞扬,有些“得意忘形”。

真是个“才女”呀,我们又逗母亲。

现在,斜阳的照射下,坐在阳台书屋八十多岁的母亲略带苍白但依旧浓密的头发闪着银光,额头、脸颊、下巴布满了皱纹,一条皱纹是一个岁月的痕迹吧。

她依旧在那看书,依旧美丽、端庄、娴静。忽然间,她抬起头来,目光看向远方:她是否又想父亲了。

窗外麻雀依旧叽叽喳喳地叫着……


——选自《鄂尔多斯发布》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