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26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问古秋雨走华阳/安雷生

点击率:1093
发布时间:2020.12.11

大家各自拥着自天而降的缱绻情绪,再远远地

打量薄薄雾霭里,朦朦胧胧漾着的山水林木、孑遗明

清民居,便渐次明白了那自然风采、人文历史韵致搅

在一起派生出的气场所带来的呈示、启悟和攒射,着

实新异、非凡了。

我是于一个秋雨潇潇的上午,去到那个绾结着

一个个重大历史传奇的华阳镇的。

尽管在这以前我知道此地碾过了太多历史隆

隆的车辇辙印,叠拥了太多或匆忙或闲适的身影,

经历了太杂俎、峥嵘的社会演变,见证了太多王朝

的兴起和衰落,因而,内心未免忐忑、景仰,难于拿

捏。

还是在昨晚,看到组委会行程上标有“华阳镇”,

好熟悉的地名哦,我粗略百度了一下,忽地蹦出了四

个来,一个在成都,一个在安庆,另一个在镇江。而与

我有牵连的却是即将启程前往的深陷在秦岭南麓群

山大野包围里,很不够时尚的汉中市华阳古镇,就是

“粗糲”的她,不知怎的,竟风度翩翩地款款来到了我

的心间。

一座褐红色的高耸大牌坊古色古香地矗立在

眼前,额心上书“傥骆古道”四个大字,为贾平凹老

师所题,铅云缭绕的青山映衬下,显得深奥、空灵,

仿佛一位饱经岁月沧桑的长者走出那些扑朔迷离

的传说,迎迓着纷至沓来的游客。虽然没有任何语

言交集,但淅淅沥沥的雨水伴着娓娓飘来的山岚、

透彻肺腑的植物的芬芳,就像一部卷帙浩繁的古籍

引人入胜的序言,油然勾起了我们之于这个“秦岭

深闺第一镇”以及赫赫有名的傥骆古道,探赜索隐

的胃口。

我们撑着雨伞,三三两两漫步在被历史的跫音

践踏、揩拭得锃明油亮的青石板上,寻访着,思忖着。

满华阳的古朴声望芸芸淑香,沦入了一场邃渺

灵秀的烟雨里,我知道当年杨贵妃侥幸逃亡,曾经一

05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身民间女人的糙素打扮经由这里,匆匆的狼狈里洒

下了,怎么也掩捂不住的倾国倾城的丹桂荼蘼。而眼

下,一代佳丽远消,依稀余韵袅袅,要是再从有点模

糊的大街街头,迎面走过来一位结着幽怨的丁香般

的姑娘,也擎了把戴望舒笔下那样的油纸伞,依然轻

悠绸缪地踱上青石板,一路风情恓惶,垂发飘逸,娉

婷地漾着重重心絮,非但不奇怪,而且更荡起一大团

圣洁的庆典般诗意的。同时,若此我也许会从旁细瞅

一下,是不是那个出身于弘农杨氏“清白流庆,诞钟

粹美,含章秀出”蜀州司户杨玄琰家惹得大唐地动山

摇的女儿了。

九月的雨雾在青砖黛瓦拥戴的灰暗铺板门鳞次

栉比间,淅沥、弥漫着,思绪穿过重重春秋屏风,将华

阳镇清徽琳琅的影子闪幻于天地间,与一一排排仿

佛望不到头的文武官员衙门、客栈、当铺、酒楼茶馆

等稳重密实的存在,形成动与静的辉映。我无法想象

这座古镇当年马帮穿梭,商贾云集的盛景。但从尚存

的别具一格的宋元古塔,清道光年间雕梁画栋的古

戏楼和明清主题建筑群中,犹让人依稀穿越时光隧

道的卓殊,身临其境地感受到青山碧水环绕中市井

繁荣的浓酽烟火气,进而领略到大山腹腔官民乐业

安居的热闹世相。

灰色的鱼鳞状屋瓦被一总的冷雨打湿,汪亮汪

亮的,那些古旧的房子便有了待游弋起来的灵动的

感觉,似乎稍不留神,就蹦到两侧的河里跑掉似的。

这还不要紧,那周围的大山一律浓得化不来的浩渺

无垠的青黛,汹涌着大海无可抵御的神秘诱惑,更是

天性地宠爱、撺掇着干涸里露了脊梁、鳍翅,摇头摆

尾,急躁着即将逃奔而去的一排排、一队队生命力蓬

勃恣肆的“鱼群”。柔秀又喷薄欲出,如此崭新的秋雨

与古典的民舍相互合卺着、激发着、升华着,构成了

一幅妙不可言的壮美交响诗剧。

狭窄的街道自然地略有弯曲,两侧多是木结构

的旧房屋,镂花窗格,木板门墙;每个人家门两侧和

屋檐下大多吊着些红辣椒、玉米、干菜,下面台石上

有的整齐码放了一堆劈柴木柈,路上间或有人力板

车囔囔经过。有戴了老花镜的婆婆正在屋里纳着鞋

底,一锥一针一线穿透目前将旧时光刺绱出斑驳陆

离的心事。有的村民生活使用手压机提取地下水,那

一下接一下不紧不慢的按压节奏,契合着古镇十几

个世纪怦然有序的心跳。

一位老大娘正在门槛外低头往箩筐里择绿豆

角,我一看感到很是亲切,遂勾起了小时候在老家里

干农活的经历,情感上认同中手就痒痒开了,便凑上

前去搭讪,又顺手拿了个小脚床子坐下,一边攀谈,

一边帮着揪扯起来。同行的作家们也好奇地护过来,

五六个人站着一块摆弄着。相传华夏始祖炎帝神农

氏就诞生于这里,华阳的神农阁是为纪念他指导农

耕而建,所以,今天的我们围着神农氏的传人赶热乎

闹地掺和、扶乩着万民仰赖的稼穑梦,此地此情此景

很有数分混杂于展开殿堂法事之中的神圣感。当然,

我们的即兴劳动不过是“点卯”而已,很有些贴标签

式的造作和谐谑成分,更逃不掉拍照的目的,委实无

法比拟老人家一辈子在这个古镇上含辛茹苦的原初

生存经。因此,折腾之余颇觉内疚,不过,鬓发苍白的

她却很是仁厚、达观,跑进里屋拿来新摘的西红柿、

黄瓜,洗了洗塞给大家品尝。

我们腼腆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怎么不吃?”,

那份自然地馈赠着真挚得实打实,一副我们邂逅之

下发自内心的热情好客,伴着善意满衍山涧泉涌般

的笑声,不经意间酣畅地卓立、演绎了华阳镇的古典

味道,彪炳了冲夷和蔼的溶溶闾阎风情。

我努力想象着阳光映衬下这幅美丽的山水人物

画的明亮、生动,倒推上几十年,她或许又在忙着纺

纱织布、烧火做饭,而她的娃娃们正自由自在在旁边

戏耍呢,那该是多美的人伦景观哦,尽管日子平凡、

朴素,甚至还有点贫穷,但质地的纯静、素洁,却是今

人难以逃避的喧嚣外可贵的宁馨、闲适的田园世家

格调。

“再来玩哦!”一句恋恋不舍的话语猛地让挥手

的我心头一热。不知道,她老人家现在还好吗?

阴天的缘故,街道上行人稀少,不见光影错落和

叫卖,只有几家销售着当地的土特产的店铺有三三

两两的行人和老板谈论着什么,讨价还价。朴实的乡

亲们还在继续着他们宁静的生活,那一张张憨厚的

06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面容绽放着灿烂的微笑,乡音浓重地与游客交流,和

这古镇的气氛很相适宜。顺着一个个门口、门廊走进

去,几乎每一档庭户,都在诉说着华阳人的包容、善

和与豁达。

华阳镇—— — 镶嵌在傥骆古道上的一颗璀璨明

珠,千百年来颇具声望的驿站、军事要冲和经济政

治重镇。我行走在这座古镇上琢磨着这里的南北

商贸交易、文化交流曾经如何的繁荣,大街上那南

腔北调的叫卖声和吆喝声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

景。在那个以骡马驮运为主的交通工具年代,在这

条硬性从秦岭之中讨要出来的千年漫长古道上,

商人们又是怎样赶着他们的骡马队艰难跋涉。那

时候的战乱匪患,又给老百姓带来多大的灾难和

不幸。

房舍澍濡,翩翔着巨大的清寂。玉兰树霡霂之

下,被淋得精神亢爽,喜气洋洋的,时光恍惚又闪烁

着耀艳深弘的丰采,神闲意称中,毅然吐纳着千年古

镇郁拔昂藏、云蒸霞蔚的气蕴,一个个踽踽徘徊的背

影里透出华阳前世的蕃芜景致,徜徉在街巷上,匆匆

弥望间就收获了挥之不去的历史的厚重、耿光与丰

稔。

这里曾经是车水马龙的交通枢纽的缩影,好比

现代高速路的综合服务区。华阳古镇典雅隽永又荦

荦大端,始建于秦晋,因声誉流播的傥骆古道而兴

起,在这里品味秦风蜀韵风云际会的峥嵘气象,领略

傥骆古道那远去的唐宋繁华,着实令让人百感交集,

慨叹不已。一道秦岭分界线耸立,使华阳镇兼蓄并存

着北方的壮丽和南方的柔畅,宏伟而不失灵秀,质朴

中又充满了缠绵,一种自然美与古意美的有机交融

让华阳镇充满了丰沛的神秘。

古镇地处山区,北、东、西皆高而南低,位于南

端小盆地中,周边群山溪流汇聚于此,使得华阳气

候宜人,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有着“山高不

险而秀丽、水多无冲而清澈、林莽绵延而多彩,坝盆

多丘利排水”的大好地理格局,三山对峙,两河并

流,青山为屏,盆地为基,负阴抱阳,背山面水,古街

区象一叶小舟,系泊于青山秀水之间。古代诗人曾

用“城在山头市在舟,万家烟火一船收。上有宝塔系

古渡,下有魁楼锁咽喉。山环两岸排衙走,水插三道

绕曲流。莫到华阳无名地,石有将军岭卧牛。”的诗

句来描绘华阳八大景观。唐至明朝中叶,是古镇的

鼎盛时期,人口达万余,曾在此设“华阳县”和“真符

县”,在傥骆道上的地位十分显要。这里当地民风淳

朴、民俗文化活动众多。每逢重大节日,社火、采莲

船、舞龙、耍狮、皮影戏等传统文化项目的表演热闹

非凡。篝火晚会、庙会及朝圣祭祀活动更是独具特

色。

有几个游客在忙着摆 pose 、照相,欢闹着,说笑

着,他们或许以为穿越到了古代,看到这么传统民族

风格的地方,这么原朴、憨实的所在。也正是这种寂

寥和淡雅,构成了稀罕的可贵世象。

午餐的“古道鱼府”西侧的溪流上有个水车在不

停的转动着,巨大的木轮以日月为盘,风雨为针,思

怀为刻度,在镇口小河上昼夜不停地“泼剌泼剌”旋

转着,翻阅着华阳的家谱,多少时光,多少人事,多少

朝代,就这样过去,有的留下了累累痕迹,绝大部分

杳无音信。

旌旗猎猎,车轮碾过,人吼马啸,云卷云舒弥漫

了心事重重,南腔北调的方言豢养了乡情溶溶,匆匆

或闲散的脚印叠加着俚俗深处愁痂。历史的体温依

旧娓娓浮动,骨子里的乡情跳跃在指间,与韶华磨

擦,荡起血脉微澜,点亮层层细碎的时光,碰撞过去

无法抹去的精彩。这么多,这么深的印记,令人惊心。

华阳山水古镇,不知接纳了多少漫漫古道的旅人,消

解着疲惫,增益着跋涉的能量。大大小小的车轱辘流

淌在不宽不窄的小路,辙痕弥补了日落孤烟的长度,

错过的陌生,参与的熟悉,精心与不经意间,一切或

轻快或凝重地走向了风中。

整个华阳古镇布局与建构风格典雅隽永又荦荦

大端,始建于秦晋,因声誉流播的傥骆古道而兴起,

在这里品味秦风蜀韵风云际会的峥嵘气象,领略傥

骆古道那远去的唐宋繁华,着实令让人百感交集,慨

叹不已。一道秦岭分界线耸立,使华阳镇兼蓄并存着

北方的壮丽和南方的柔畅,宏伟而不失灵秀,质朴中

又充满了缠绵。一种自然美与古静美的有机交融让

华阳镇充满了丰沛的神秘。

我知道由此向东北,翻山越岭,历经巉岩嶙峋,

绝峙壁立,荆树葳蕤,沟壑纵横,将到达关中地区,从

07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蜀立到宋末的苍莽一千多年里,这条马鞍型的古道

连接着秦岭南北大平原上的长安与成都。李太白的

“噫吁,危乎高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主要就是对

着这条古道发出的嗟叹。

自然成就了历史,历史也融入了自然。这里出挑

着亿万斯年地质变迁的卓杰之作,这里堪当中华历

史造山运动的子宫,注定是人类社会密集交锋,回避

不了的社稷大校场。傥骆古道、华阳古镇,多少金戈

铁马由此天造的艰险重地进出,点赞、编辑社稷梦,

塑造着各自心目中理想与现实的耦合形象,有的成

功了,有的失落了。而一个个瞻思竭虑的谋划,再轰

轰烈烈不过的征战,最后也都被时光锈蚀,销声匿

迹,唯有这山高林茂,尘世烟火绵瓞,万籁唱和共荣,

恒远不变。

华阳镇坐落的傥骆道是穿越秦岭的几条古道

中最近捷,但也是最峻峭的,也是最靠近秦岭主峰

太白山的,途中须翻越七座海拔超过 1500 米的山

梁。古代行旅牵骡马驮行李,日行 60 里, 8 天可以走

完全程,所过之处,人迹罕至,又有毒虫猛兽,像屈

曲 84 里的 84 盘,不仅“绝栏萦回,危栈绵亘”,而且

还有被称为玄乎“黄泉”路,异常崎岖,山高坡陡,毒

蛇野兽常常出没,密林荆潭间瘴气,加之气候变化

无常,危机丛生。当年杜甫走过傥骆道,听闻一家二

十一口入蜀避难,只剩一人勉强活命,其余或跌崖

暴死,或不堪疲惫染疾而亡,心生怜悯,于是,做《过

骆谷》诗以抒胸中无奈伤痛—— — “二十一家同入蜀,

唯余一人出骆谷。自说二女啮臂时,回头却向秦云

哭。”

这里是关中地区通往汉中、四川、云南、贵州一

带最便捷最宽畅的一条古栈道,从秦朝到清朝初年

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尤其是三国蜀巍拉锯战使傥

骆古道名声大躁,也是南北重要的商业贸易通道和

交通要冲,见证了无数民间祸福和皇权辉煌、衰败。

傥骆古道这条工匠、军士、黎民挥汗如雨,克服无法

想象的困难,最终开辟于穷山恶水间的非凡通道,自

由挥洒,跌宕磅礴,演绎着人间气象,不仅是生计通

道、生意通道、生活通道,更是王朝生态通道、生机通

道、生命通道,多次掩护、挽救了唐王朝的江山动荡。

在公元 784 年,唐德宗李适为了躲避朱泚兵变,经傥

骆道逃难来到汉中。德宗长女唐安公主因经受不了

一路的艰难困苦,到洋县华阳后不久暴病身亡,德宗

悲伤之极,虽在逃亡途中,但仍厚葬公主于洋县城

西。

车辚辚,马啸啸,铁血冷透华阳镇下傥骆道……

这个风概闳约深美的古镇,这条山水山重水复的跌

宕古道凝聚了太多的历史情结,更隐藏了太多的历

史掌故,底蕴厚重,神秘莫测,更化淳万类,悠扬缥

缈,远离世俗的喧闹浮华,……它们商量好了似的,

诚心把自己藏于深远之中,不让世人所见,大概也是

一种睿智生存策略,君不见,什么是金牛,子午,多少

古道古镇不是像虚脱的历史符号一样,空空如也,早

就找不到血肉踪影了吗?

雕栏玉砌应犹在,朱颜未曾改。

华阳这位历史长老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其颐

养天年和与时俱进的风姿,让每一个来过的人,不

由地气爽志朗,叹为观止。联想到老家解放初仍健

在的明清建筑,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早已几乎人为的

损毁殆尽,感慨之下心疼得说不出话来。而这里即

使很多屋檐破裂,门漆脱落,墙壁斑驳陆离,都得到

了修葺,一些楼栏桥榭露虽然陈色难掩可一点也没

露出破败的痕迹,得到了暄妍的人文和艺术关照,

并且呈现出旧时光、老风格茁壮“道”化的迥殊人文

成长丰韵,这里的名胜古迹、文化成果不仅得到了

很好的保护,更令人兴慰的是以其发展升级、蒸蒸

日上带来个源源不断的旅游回报,再次如同从前呵

护、养育市井生计黎庶温饱一样,今天尤其锦上添

花地造次着不断增长的大众福祉,这是多么鼓舞人

心、勃发事业的旺祥事情!这位千岁老人的真好哦,

同来的文友们指指点点地欣赏着、议论着,露出肃

然起敬的钦佩表情和由衷的笑意,我想这些个,华

阳都看到了,听见了,称心了,宽慰了,不由地高兴

了,因为她做的总是优秀的优雅的优良的优质的,

接人待物做事一直是带着温度纬度口碑度的。这个

从杨玉环吃着华阳镇、傥骆古道送去的荔枝,从祸

起杀身又侥幸捡了条命的逃亡中,华阳对她的态度

08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和扶危济困即是无言的明鉴。

街角一棵老柳树,让我从历史淅沥的秋雨来

到了目前葳蕤的长势,轻抚依袅的枝叶,想起杨玉

环那何其浪漫,又委地镂空,破碎惊魂的人生剧

情,华阳古茫绿野终是难觅浮华香踪,唯有一声声

反转之下无可奈何的抽泣,写意出盛唐式微的无

尽喟叹。

匆匆走过历史的沧桑嬗变,多少辉煌、聒噪都远

去了,但凡走过的,心里头不会轻易地忘掉有这样的

古镇古道。著名诗人白居易、岑参、柳宗元、韩琮、崔

觐等,都曾走过这条古道,并极力著诗记述,咏赋万

端,可见华阳、傥骆在他们心目中的突出位置。柳宗

元在贞观年间作《馆驿使壁记》,列举当时京都长安

通向四面八方的驿路,入川驿路独举骆谷。唐宪宗年

间,朝臣文士途经骆谷道者甚多,行旅益盛。著名文

士元稹曾两次往返于傥骆道上,写下了三十余首诗

作,记述沿途风光和驿站状况。到了近代,傥骆道已

被废弃,再也见不到各色风尘仆仆的行旅了。只留下

了大量的神怪志异,还有无数的英雄伟绩和传奇故

事在山民间口耳相传。那些挥洒情志的篇章化作了

山水与日月共长久,而古时凿斫的栈道因木头早已

腐烂,留下了一个个方圆孔洞似乎在佐证、诉说着当

年开拓建设难以想象的艰劬以及所承载的无法忘怀

的岁月。

匆匆涉过历史的沧桑嬗变,多少辉煌、聒噪都远

去了,而但凡来过此地的,心里头不会轻易地忘掉有

这样的古镇古道。著名诗人白居易、岑参、柳宗元、韩

琮、崔觐等,都曾走过这条古道,并极力著诗记述,咏

赋万端,可见华阳、傥骆在他们心目中的突出位置。

柳宗元在贞观年间作《馆驿使壁记》,列举当时京都

长安通向四面八方的驿路,入川驿路独举骆谷。唐宪

宗年间,朝臣文士途经骆谷道者甚多,行旅益盛。著

名文士元稹曾两次往返于傥骆道上,写下了三十余

首诗作,记述沿途风光和驿站状况。到了近代,傥骆

道已被废弃,再也见不到各色风尘仆仆的行旅了。只

留下了大量的神怪志异,还有无数的英雄伟绩和传

奇故事在山民间口耳相传。那些挥洒情志的篇章化

作了山水与日月共长久,而古时凿斫的栈道因木头

早已腐烂,留下了一个个方圆孔洞似乎在佐证、诉说

着当年开拓建设难以想象的艰劬以及所承载的无法

忘怀的岁月。

一个人在这深秋的午后,薄雾纤廉,穿了土白

风衣,还有离家时她从银座商城给买的登山鞋,徜

徉于那些仿佛木鱼声声里的寂寥,认真地去看去听

去读,缅怀历史产褥期华阳镇上发生那些大大小小

的事情,内心一派清泠、温馨而生动。自知人世的好

多不可超越,像柯依伯带被另一只手拢得结结实实

的,然而,跌倒了爬起来,还是不断地鼓起勇气去探

索、追求。有时候,抵达理想的狂热只有自己知道,

如炼真金,那一刻,真理的神目在冰冷的黑暗里炯

炯地属望着你,高不可攀的灼璨吸引着你,赠你无

尽鼓舞与胆识,虽不知道付出多少才能修得,却依

然幸福得如生如死,以最纯洁最芊蔚的姿势,无愧

地生活着、奋搏着,多少自然丰盈,淡泊持定,化成

欢喜,感激涕零。迈步在摩肩擦踵的人群里,才有了

些许的踏实感。

从古镇的尽头穿越华阳风雨桥,便可看见三棵

树龄 150 年的高大银杏树。几只朱鹮穿梭枝梢间,树

下几位绘画爱好者专注地写生,吸引了一些小朋友

在旁围观,活脱一幅优美的动人画卷,给这座古镇注

入了生机和希望。

我独自登上华阳镇旁边的观景台俯视这座历经

十几个世纪风霜雪雨,陌生而又可敬的尊容,仔细体

味着支撑华阳古镇一脉相承,发展壮大的山水精神,

揣摩这里崇天敬地的淳朴民风,感觉到了一股强大

的磁性底蕴在周围氤氲着,环绕着,运转着。蓦地,南

峰前的一块马头山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上面题了

四个字—— — “正德厚生”。这不就是华阳镇千百年长

盛不衰的动因吗?

淡漠的黄昏里,街头走出五六个人来迎接着一

辆从远处开来的出租车,走得近了,看清是一男一女

两个年轻娃子,手里拉着箱子,身上背着双袢大旅行

包,听他们的对话知道是远在成都大学毕业的男生

领着自己的女友回来开拓的,他们喜气洋洋地说向

政府部门申请了电商创业补贴,虽然大城市好,但自

己的根在这里,毕业之后放弃起了考公务员和到大

企业上班,非得下海试试看。小伙子脸上稚气未消,

却信心满满,透着干练刚毅的表情。我知道他们心

09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里早就打好了谱,于是,开始盘算着他们是搞文化

旅游呢,还是生态农业?又会弄得怎样呢?初生牛犊

不怕虎,大概会壮志得酬的吧?他们的乡情担当感

动了我,于是,默默祝福着这俩孩子。可转念一寻

思,竟笑开自己了,用得着我这个五十多岁的外地

佬咸吃萝卜淡操心吗?现在的大学生各方面光润、厉

害着呢!

太阳落山了,雾气全消,眼前一下子变得空茫开

阔起来。而右前面的山峰之上不知啥时候聚拢了一

大堆又一大堆的火烧云,把西北方都织成了花团锦

簇的耀眼锦缎,红色,黄色,金色,边沿是紫色、蓝色,

一时间美得令人几近窒息,大半个天幕都映得红彤

彤的,古镇也被感染得满脸羞赧、潮涌。我们在离去

的旅游大巴里,各自拉开窗玻璃,贪婪地抻着脖子往

外看,不断地搭讪着司机师傅且“慢行哦!”大伙心襟

全被吹荡起来了。

早看东南,晚看西北。我知道,明日的华阳镇一

准是个响亮的晴天。

—— —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