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65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我的父母大人/刘伟雄

点击率:975
发布时间:2021.03.17

父亲的脸上刻满风霜


岁月在父亲的脸上刻满了沧桑,我不得不感慨:父亲老了。

多少年来,父亲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耸立在我面前,给我们全家人依靠,也是我们的“靠山”。如果说家是一艘大船,那么父亲就是领航人,他永远给我们目标和方向。他那坚定的信念,默默的耕耘,善良的心地,憨厚的笑容,在我的记忆里永葆青春的活力。小时候我还在父亲的自行车上度过美好的童年,一眨眼我就三十出头了。当年父亲精力充沛、英俊潇洒,现在头发白了很多,皱纹也增加了。我们终究无法阻挡岁月的脚步!

前几天的凌晨四点,当母亲打电话过来,向我倾诉心中的担忧时,我很震惊:父亲流鼻血了,足足流了两碗才止!!我心急如焚,第二天就买了两斤莲藕(听大哥说,用生莲藕挤汁可以止鼻血),回家看望父亲。那天爸妈都在田里插秧,看见他们苍老的身影,我的心里一阵阵的辛酸。

这一刻,我对健康的体验很深,没有健康一切都没有了,金钱、亲情、爱情等在健康面前,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微不足道!只有家里人健健康康,我的心灵才会踏实啊!

在他们这个年龄,已经可以享清福了,然而他们还要在田里耕作,图啥?就是觉得几个孩子还不够成功,他们想做多一点,给孩子留下更多的财富。每次回家,我的心里都会愧疚不已。在家里,我很孝顺父母,他们的伤病都会令我心疼,我除了给钱他们花,也在心灵上给予他们很多的欣慰。然而,我所做的一切还远远不够。现在想起来,也是惭愧不已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教导我们要“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而我却没有成为一个榜样。我们为人子女的,每一次懒惰都是一次不孝啊,因为我们的懒惰就会导致父母的辛劳,他们不忍心下一代过着贫瘠的生活,总想给予子女更多。也许,我们还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还会觉得父母这样做会更加的充实,然而我们错了!言语上的孝顺只是表面的功夫,唯有行动上孝顺才是根本啊!谁敢保证父母可以等到我们成功后仍然健在呢?“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功,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孝顺啊!

父亲老了,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他的身影已经带着疲惫和无奈。他的时代也许将会在若干年后落下帷幕,而接过父亲手中的棒,我的肩上已经有了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属于我的时代已经不可阻挡的到来了!放心吧,爸爸妈妈,您的儿子一定会用最大的激情去创业,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财富的累积,让你们可以享受最幸福的晚年!


母亲是红土地上的散文家


孩提时,我和母亲的聊天都是面对面完成的,那时候总觉得母亲讲话很罗嗦,总是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叨,就像那种“又长又臭”文章,令人厌烦。而父亲的寡言却像诗歌一样简洁生动,既意味深长,又令我舒心。

时光过得很快,后来的读书生涯,和母亲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很少可以听到母亲当面的唠叨了,自从家里有了电话,母亲就很喜欢打电话给我,经常有讲不完的话,每一次都是我挂断,她才不说的。所以,我们几兄妹打电话回家里,首先想到的也是母亲。母亲的爱是无微不至的,她不奢求得到什么,只是希望子女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她就很满足了。每次回家,母亲都很珍惜,她经常会杀鸡给我吃,且经常留给我鸡腿,我则赶紧把鸡腿夹回到母亲的碗里,母慈子孝,在母亲面前,我永远是她那长不大的孩子啊。

长大了,我才知道母亲的唠叨是一份细腻的爱,是一份体贴入微的关怀,是一种穿越岁月的感动。母爱就是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流,它流动着,流入了我生命的长河。

出来工作后,我很少回家了。为事业拼搏,经常忘记了回老家。母亲也许还会站在家乡的小路上,伸长脖子,眺望着我回来的身影啊。她只希望我可以常回家看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母亲从不主动向我要钱,反而是我给她钱的时候,她总是多次推搪说不要,总觉得不好意思花儿子的钱。她总是说,我还能工作,还可以赚钱,你还要创业哩!也许是和母亲见面的次数少了,才弥足珍贵起来,反而开始觉得母亲的唠叨是一份浓浓的爱了。不管走得多么远,我似乎都无法走出母亲那关切的视线,无法走出她那温暖的怀抱。母爱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只需要一秒钟,在心灵的轨道上就可以见到母亲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了,所以母亲是很擅长运用“工具流”的,用上电话就很方便了。母亲经常对我说,妈只图你们几个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很开心满足了。所以每次在街上听到《母亲》这首歌时,我的眼睛都会湿润,都会忍不住掉下眼泪。

母亲打给我的电话总是比我打给她的多。她对我的爱总是感动着我,震撼着我,她的唠叨已经成为我牵挂她的记号了。我曾经在《红土地上的诗人》和《我的父亲》表达了对父亲的深厚感情,以及浓浓的亲情。父亲是红土地上最伟大的诗人,因为他曾把锄头当作笔,把红土地当作纸张,写下了无数感人的篇章。而现在我不得不感慨:母亲却是红土地上最有才华的散文家,她出口成章,借助电话完成了无数写满浓浓母爱的文章,她的唠叨就像散文一样,形散而神不散,独具散文大师的风采,于是在母亲面前,我的才华变得渺小起来,我发表的那些“豆腐块”已经不敢再摆在母亲面前了。

长的是岁月,短的是人生。母亲的电话是爱的延伸,今后的日子,无论经历多少的岁月,我都喜欢在电话的另一头,欣赏着母亲的杰作。现在我也开始主动打电话给母亲了,毕竟孝顺是不能等的,孝顺有物质上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心灵上的孝顺。一个电话,一份关怀,就可以让母亲很知足很幸福了。为什么我们为人子女的,不能让母亲更幸福呢?


——选自《西部散文选刊》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