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900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中国西部散文网

>

散文选刊

>

燕子情/秦 勇

>

正文

燕子情/秦 勇

点击率:982
发布时间:2021.03.17

每当见到燕子在蔚蓝的天空中划过,思绪的键盘就不由自主的打开了,一件件往事像流水一样冲开了记忆的闸门。“燕子是益鸟,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千万不能偷它的蛋毁它的巢啊!”这是小时候父亲经常提醒和告诫我的一句话。

小时候我是最淘气的,七八岁就开始玩弹弓子打鸟,爬树登高掏鸟蛋。干这些事,是从来不让父亲知道的,如果父亲知道了,不是挨一顿打就是挨一顿骂。

记得有一年春天,我和小伙伴们在村子南一片杨树林里打鸟,玩了半天,一只鸟也没打着,就爬到一棵树上,掏喜鹊蛋,结果是个空巢,一点收获也没有,闷闷不乐地回家了。

到家看到房檐下有四个燕巢,便产生了掏燕蛋的主意。燕巢像一个个半拉葫芦扣在房檐下。因为高够不到,便想出来用木棍把巢捅坏的办法。围着房前房后找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木棍,看到父亲铲地用的锄头在房前靠墙立着,便拿起锄头对准一个燕巢开始捅,怕蛋掉到地上摔坏了,让伙伴们用帽子接着。费了很大劲捅坏一个,里边有四个蛋,接到三个,有一个掉到地上摔个稀巴烂。两只燕子在我的头上飞来飞去,还不停地尖叫着,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看出来着急的样子。我手里捧着和玻璃球差不多大的三个燕子蛋,高高兴兴地进了屋。

不一会儿,父亲回来了,没想到他走到房前,就发现燕巢被破坏了,便大声地喊了起来:“谁把燕子窝给弄坏了。”我知道这是惹祸了,偷偷地把手中的三个蛋扔到了灶坑里,免得父亲发现。父亲进屋眼睛盯着我,气势汹汹的说:“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干的?”连着问我两次,我也不吭声。父亲看我胆战心惊的样子,二话没说,从炕上拿起笤帚,就要打我。幸亏母亲在跟前,把父亲给拦住了。父亲手指着外边的燕巢对我说:“我和你说过,燕子是益鸟,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它天天吃害虫,你怎么能祸害它哪?”母亲还吓唬我说:“可不能吃燕子蛋啊,吃燕子蛋会得红眼病的。”父亲的训斥,母亲的提醒,让我后悔莫及,以后再也不毁燕巢掏燕子蛋了。

第二年开春,那两只燕子又回来了,把我捅漏了的巢又一口泥一口泥给补上了。

有一次我们家养的大黑猫,不知从哪抓到一只燕子,叼回家放到了炕上,已被它咬死,正准备要吃,父亲气的脸都发紫了,从炕上拿起笤帚,劈头盖脸地把猫打了一顿,用手指着猫说:“以后你再吃燕子,我就要你的命。”从此以后猫也不敢吃燕子了。

父亲爱燕子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父亲每次干活回来都是先检查一下房檐下的燕巢,看看有没有被破坏的。父亲爱燕子,燕子也爱父亲,燕子见到父亲很亲切,离着很近也不飞,还张开嘴喃喃地叫着,好像在跟父亲唠嗑。

没几年,房檐下的燕子巢一个挨着一个,已经有十几个了,几乎把南侧房檐下的地方都占满了。让父亲惊喜的是外屋地的檩木上也筑一个燕巢,这个燕巢和外边的不一样,巢像一个半拉碗,口从上扣在檩木上。父亲告诉我:“外边的燕子叫金腰燕,屋子里的是家燕,家燕一般都在屋子里筑巢。”母亲还告诉我:“燕子不是随便筑巢的,它要挑选好的人家,燕子筑巢那是吉祥的象征啊!”我猜测父亲爱燕子有可能是这个缘故吧!

家燕筑巢不长时间,里边的小宝宝就出壳了,它们都爬在巢的边沿上,露出一个个小脑袋,见到自己的父母来了,都张着嘴叫着,等着喂它们食物,一天不知喂多少次。春天天气暖和,母亲就把外边的门开着,让它们出入。遇见天气冷或刮风下雨就得把门关上,这样燕子就不能进屋了。母亲就把门上的六块小玻璃起下一块,专门为它们留一个通道。

父亲爱燕子护燕巢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为了保住燕巢,认可不拆旧房子。

记得我结婚那年,我们家八口人,一直居住在那撮60年代盖的不到40平方米的坯房里,房子确实老了,满身都是裂痕,准备拆了盖新的。再说我结婚也需要房子,父亲到村里先给我要一个宅基地。便和母亲商量:“咱们家人口多,大儿子结婚在一起居住不方便,咱们一年盖两撮房子,把大儿子结婚后的住房也准备出来吧。”父亲去县城又跑市里,先把盖房子的木料买了回来,还差几根檩材,计划用拆旧房的木料做补充。到拆旧房子时,父亲看到房檐下燕巢里边的小燕子还没出窝就动心了,如果拆掉旧房子,就会夺去几十只小燕子的生命。等到小燕子会飞了再拆旧房子,十几个燕巢也跟着一起毁灭了。父亲用步量一量房东的空地看看有多宽,正好能盖下新房子,可盖的新房子就不在院子中间了。村里的人和父亲说:“你盖一回新房子,当不当,整不整,瞅着也不好看啊!”父亲说:“好不好看能住人就行了。”由于不拆旧房子,盖房子的木料就不够了,没办法父亲从亲戚家借了两根檩材,又请示村领导,把自家房前的一根旧电线杆子也用上了。父亲在村子里人缘好,我们家亲戚也多,盖房子那天都来帮忙,一天就把两撮土坯房都盖了起来,这在村子里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结婚时,本应该住进新房,可母亲说:“咱们家旧房子燕子多那是吉利的预兆,在旧房子住一段时间,以后会有好运的。”其实母亲是怕没有人居住燕子会搬家的。我结婚后在旧房子住了一年多,才搬进了新房子。

后来,我的二弟弟、三弟弟结婚都在旧房子里住一段时间,才分家单过的。这让我联想到,房檐下的十几个燕巢,它们也是一个家族啊!雏燕长大后也要筑巢单过的。没几年,我们家新盖的房子房檐下有一对燕子筑巢了,外屋地的檩木上也有一对新客安家。父亲高兴的不得了,逢人便讲:“燕子筑巢,家庭兴旺。”还给每对燕子起个名字,外边那对叫“明明”,屋里那对叫“乖乖”。每次出门还和它们打招呼:“乖乖!明明!明天我要出门了。”它们好像听明白父亲的话,站在房檐下的电线上,不停地叫着,好像在说“我们等你回来”。

2001年父亲检查身体,发现患了胆囊癌,已经是晚期。父亲患病期间,躺在南炕的炕头上,隔着玻璃窗天天看着燕子飞来飞去,燕子似乎知道父亲得病了,站在房檐下的电线上,歪着小脑袋瞅父亲,有时还不停地鸣叫,好像在为父亲唱歌,让父亲高兴。父亲目不转睛地瞅着它们,有时还唉声叹气地说:“我的明明和乖乖啊!用不多长时间我就要离开你们了。”病魔真是无情啊!不到半年时间,就把父亲的生命给夺走了。

父亲去逝后,母亲一直守着老屋。我曾几次接母亲到县城居住,都被母亲婉言谢绝了。母亲总是说:“我到县城住楼房不习惯,住土坯房随便,有你妹妹在跟前照顾我,在农村居住挺好的。”其实母亲不愿意离开农村,主要是不愿意离开朝夕相处的父老乡亲,更不愿意离开陪伴她多年的燕子。

2015年夏季的一天,我儿子结婚办喜事,准备在雁翔湖举行水上婚礼,婚礼仪式就选择在雁翔湖的观景台上。观景台在水中,离岸边二十几米远。600多平方米的平台都是用木头搭建的,平台上边的棚是用角铁焊接的,棚盖儿是蓝色的彩钢瓦。就在棚里边的铁架子上,有一个燕巢,里边有六个小雏燕。举行婚礼前,有人劝我把燕巢用木棍捅掉,不然举行婚礼那天怕有雏燕的粪落到嘉宾的身上。我说什么也没同意,我对他们说:“认可不举行婚礼也不能毁燕巢啊!”举行婚礼的头一天,我在燕巢的下方绑了一块硬纸壳,把雏燕的粪接住了。有燕子的陪伴,雏燕的叫声,人们的欢笑声,交融在一起,婚礼举办得别有风趣。我在想如果父亲在世要是看到这个场面,他不知该有多高兴啊!但我相信燕子飞向蓝天,一定会把这个喜事转告给父亲的。

前不久,我的孙子降生了,儿子让我给孙子起个名字。父亲爱燕子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于是就给孙子起个名字叫“秦子昊”。“子”燕子之意,“昊”会意从日从天,本义是广大无边。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自己孙子长大后,能有天空一样的胸怀,能像燕子一样勤劳善良,能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