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70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母亲的菜园/柴翠香

点击率:1054
发布时间:2021.03.17

这细雨来得正是时候,母亲的菜园又要焕发青春了。

母亲种菜很认真,惊蛰一过,母亲便把她的领域撒上土杂肥,翻新一遍,起成三垄,细细荡平。整个过程都带着浅浅的微笑,真如呵护小儿般小心翼翼。等把地疏松得如同面包一般,母亲便分别在东畦里横分成同等四个单元依次撒上掺了土的菠菜、油菜、生菜、茼蒿种子,撒上浮土,轻轻用耙子镂平;中间畦中起四小垄,两垄种辣椒,两垄种茄子;最西边的菜畦里点上一架豆角,一架黄瓜,一个正式小菜园也就算大功告成。接下来放上水管,让那些种子秧苗一次喝个够。母亲的脸上早有了细细的汗珠,但她却是高兴的,那神情似乎看到了她的收成。她就那样坐在伞状的无花果树下,眯着眼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杰作。等我回家,她就会喜滋滋说给我听。

本来母亲是有一大块菜地的,俗称园子地,足有一亩多。只是后来修铁路,地被征去了。母亲心疼了好久,就像姑娘被远嫁一般唏嘘不已。没成想,她又在眼前找到了种菜的阵地。

或是母亲干惯了侍弄花草的活计,凭着对土地的爱恋,那些散发着芬芳的泥土如同一块魔石般时时吸引着母亲。于是,这生活的院落便被摄入她的目光里。留足过道,其他便都是母亲肆意发挥种植想象的空间了。

从不知道母亲寸土难舍,竟在余下的边角种上了脆瓜,她说等孩子们回来尝个新鲜。尽管我知道孩子们不会稀罕这些,但我依旧喜欢看母亲种瓜的快乐与幸福。在这菜园里干活,母亲是不喜欢别人插手的,总觉得不合她的心,达不到她的标准;好像别人一插手就破坏了她对土地的虔诚一样。刚刚吃饱喝足的土地,平整如镜,泛着湿湿润润的泥土的清香。

看着她的杰作,母亲很是自豪。一切妥当,母亲就在菜园的四周用玉米秸围上篱笆。这篱笆母亲做得整洁而美观,连玉米秸都精心选得同胞胎一样粗细均匀。它们就那样听从着母亲的安排,整整齐齐地排列好,腰间用的也是母亲亲手割的茅草,它们在母亲的手中横跳着“8字舞”,一棵棵的玉米秸便手牵手的一起连接到四周的木桩上,紧密而结实。一把剪刀,就让它们模特一般高矮,只在篱笆北侧水龙头边上留一米宽、半米高的出进门。这些玉米秸有了新的身份,在阳光里闪着金光,透着一丝清淡的草香味。

篱笆外周围被翻动起的土地母亲是不会让它闲着的。南面种上芝麻,她说等儿子结婚的时候铺床用,取意:日子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后来真用上了);西面稀疏地点几粒眉豆(扁豆的一种)、几粒猪耳扁豆(要到五六月份点种),母亲说看它的花开,赏它如眉、如耳的或紫或绿扁豆,还能做菜吃。紫苏很是泼辣,不选地界,所以母亲就把它们栽种影壁墙边上,猪圈周边,母亲说这是庄户菜的好调料。猪圈的后墙根种几棵丝瓜、吊瓜,小小的庭院便五花八门,色彩缤纷了。

母亲怕干着菜种,用水瓢接了水,高高扬手泼出去,泼出细细密密花洒的样子,泥土渐渐变得温温润润起来。

种子或许听到母亲一声声深情、亲切地呼唤,感受到母亲对它们地照顾和盼望,几天后便露出点点新绿,小菜园一下子变得生动与鲜活起来,那些小小的绿芽芽顶着一粒粒珍珠在阳光里欣欣向荣。菜也是善解人意的,水嫩嫩得碧绿在母亲眼前,仿佛空气中也飘着绿绿的味道。母亲的脸色也变得生动光鲜起来,慈祥的目光里满是柔情,这柔情似是从儿子出生后就多了起来。

母亲如同绣花一样把我的小院织成了五彩斑斓的地毯,而且有着强烈的3D效果——高低不平,错落有致。种菜种花,是母亲晚年后的最爱,无论怎么劝说,她自是不听,只好由她随心而种。从此,母亲的灵魂似乎有了安放之处。这小小的庭院成了母亲另一个女儿,她用她的热情,她的耐心,她的汗水,来抚育这岁月里的欢喜。

在母亲的照拂下,那一棵棵小苗,舒枝展叶,抖落一身的露珠,开始一天天的生长。拔草、除虫,菜园也终于有了菜园的模样。绿叶满满一畦,拥拥挤挤;半米多高的茄子、辣椒已开花结果,花花果果一天天变大、成熟;豆角和黄瓜早已上架,顶着花的豆角悄悄拉长自己,顶花带刺的黄瓜躲在绿叶里偷偷把自己长成母亲所喜欢的样子。这错落有致的菜园似一幅精美的画卷,铺展在我的眼前,令我感慨万千,赞叹不已。

这丰硕的成果我们哪能一下子吃得完!母亲便一份份分好,一把蔬菜,几个辣椒、茄子,几根豆角、黄瓜,一家家送出去,乐此不疲。我都被感动到了,使劲眨眨眼,把泪水咽回去。每每闻到左邻右舍的菜香,母亲都会骄傲地说一句,这是她的菜香的味道。我就会笑她,问她何以知道?母亲总是一本正经地说,她的菜里有纯天然的味道,还带着快乐的味道。不用化肥,也不打药。菜上的虫子都是她戴着眼镜一条一条拿掉的。说这些的时候,母亲把最大的一包递给我,带着母亲的温度、气息和她一脸的得意。看着母亲生动的笑意,我感到了时光的美好。

七八月份,等到那些绿叶蔬菜换上萝卜白菜,篱笆上的扁豆早已花枝招展,引得蝶飞蜂舞,空气里弥漫着甜中带涩的味道。那些结出小小的扁豆,犹如一弯浅浅的新月挂在蓝蓝的天空中。一束束芝麻结满一串串“合页”,有的已微张开嘴,似一个个杯盏,它快要成熟了。我所喜欢的紫苏,长得繁茂浓密,单那紫红的叶子,远望去,就如一片红色的花朵。浅紫色的小花褪去,“苏子”就盛在铃铛状的小碗里。正如母亲说的,它是平常蔬菜中最好的调料。不管是炖鱼,还是炒鸡,抑或是红烧茄子,只要加了紫苏叶的味道,香气就格外的浓郁。把采下的叶子放入咸菜缸里,那咸菜的味道也便多了一份紫苏的浓香,别有一番滋味,紫苏真是一味人间烟火。“苏子”炒熟与盐一起打碎,就成了冬天蔬菜青黄不接的最美味的“芝麻盐”。若掐一把紫苏叶做个香囊放在仲夏的枕边,就会有带着独特菜味的香气袭来,浸润内心的安宁。

废弃猪圈后墙上,爬满了丝瓜和吊瓜的藤蔓,浅绿的丝瓜一条条潜伏在藤叶底下;墨绿的吊瓜悬挂在猪圈与厕所之间搭起的挂架上,大得足有一米长,母亲怕它坠下去,就用麦月搭个十字从底部吊在架上。圈里养着鸡鸭鹅,多余的蔬菜叶子、没长成的瓜果也便派上了用场。家禽的有机肥又滋养了瓜果蔬菜,它们各自繁茂、各自芬芳与母亲一起演绎四季不同的果蔬风景。

当所有的蔬菜都完成了它的使命,种蒜的时节就到了,这是母亲唯一让我插手活儿。母亲把蒜头分解开来,那些瘦小的和藏在夹缝里的小豆蒜自是摒弃。认真地一颗颗摁入土中,间隔五公分的样子。它们就像列队的士兵一般同一姿势、同一扭着嘴地向右看齐,栽完后母亲总要站到垄头仔细地瞅,如果哪一棵我放的方向不对,母亲就重新再栽一遍,嘴里还碎碎念“要统一行动,不能搞特殊的哈!”然后拍拍手上的泥土,满意地笑笑。大概母亲蹲的时间有些久的缘故,她说腿酸无力,只好让我做善后的工作,还不放心的一再叮嘱。在她的指挥下,我轻轻地给蒜的小嫩芽盖上浮土,等浇透了水,在上面撒上细碎树叶子,以给它保湿保温。这样等到来年春天就可以吃到鲜嫩的蒜苗,尔后提蒜薹。等到大蒜成熟,母亲又会左邻右舍地分享她的收成,而我可以整整一年不用买蒜了。

菜园,是母亲的快乐、幸福以及自豪所在。她在菜间劳作,花白的头发在微风里摇曳成倔强的旗帜,对土地不舍的旗帜。母亲对土地的眷恋,应该是她那代人一个很难释怀的情结,他们以土而生,以地为命,这也是他们看到土地不断流失而心疼不已的缘由吧。

对于母亲,总有写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故事。但每到春天总让我想起母亲的菜园,想起小院里那些生机勃勃的生命,想起小院里值得怀想的那些生活琐事,那沾着烟火味道的小院的温暖和清新。也许多年以后再想起,依旧会闻得见菜香,看得见花艳。

其实老宅小院就是母亲的乐园,是她在侍弄蔬果中充满的成就感,她的内心一定是欢愉的,在分享中体味前邻后舍夸赞、致谢的满足与骄傲。母亲常说,园子空闲着心里就空落落的。种菜,种的是一份情怀,看到我和邻居们满心的欢喜,母亲就觉得很快乐。我忽然间明白,即使八十岁的母亲,在土地面前依旧深藏着柔情。原来,母亲的菜园里,不仅生长出新鲜的蔬菜和瓜果,还生长了许多母亲的牵挂、爱和邻里间的友情。这给予我无尽的温暖与幸福。只要母亲喜欢,那个小小的庭院,便是母亲永远的菜园,或许不久的将来,会变成我和母亲共同的劳作和喜悦,我很期待!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