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30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爹爹的心事/徐连梅

点击率:1183
发布时间:2021.03.17

清晨的阳光,透过路边树丛之间的缝隙,温文尔雅地挥洒下来。地上就相继出现了斑斑驳驳的光圈,点缀着春天那诱人、嬉人的无穷魅力!

此刻,牵牛镇的三个粗大的金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地摄人魂魄。牵引着过客们纷纷驻足瞩目,走过去老远还频频回首仰望。嘴里还不忘啧啧称赞着:这个牵牛镇,不管是风景还是经济。确确实实为华阳县“扬眉吐气”!

姐姐,那边有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小野菊花。你跑快一点!

随后,两个身穿橘黄色、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嬉笑着从大路尽头飞奔而来。她们睁大了眼睛,找寻着她们喜欢的小野菊花!

橘黄衣女孩是姐姐王金花,粉红衣女孩是妹妹王银凤。十八年前,和蔼可亲的娘亲在分娩第二个女儿的时候,不幸遭遇了难产的折磨。最终孩子好不容易出来了,她却落得个“盆腔大出血”驾鹤西去。爹爹常年在外奔波忙碌着自己的生意,姐妹俩在家里觉得冷清了,就会走出家门看看周围清馨怡人的景色!

姐姐王金花,今年整整二十岁。长得犹如出水芙蓉般鲜嫩、娇艳。个性温柔善良、勤劳贤惠,且心灵手巧惹人疼爱哦。十岁那年,她就学会了针织、缝纫;尤其檊得一手好面条、做得美味可口的好馄饨。周围十里八乡的人们,都知道王员外家出了个温柔、美丽的大孝女,都夸王员外有福!

妹妹王银凤,今年已过了十八春。长得面若桃花白里透红,彷佛伸手一拧就能破。个性刁钻懒惰,而且任性。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她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地折腾人。不搅合得你认输绝不罢休!每次去亲朋好友家里,她总是“顺手牵羊”地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捎带”回家。因此,附近十里八乡的人们只要看见了她。总是唯恐避之不及!

十多年来,周围十里八乡不妨有好心人为王员外搜罗合适人选。可是,他常从书上看到“后母之心,犹如蛇蝎“!为了两个女儿能自由长大,他就一直未再续弦!

两个女儿,他是捧在手上怕碰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地呵护着长大!(二女儿小时候特别调皮捣蛋,他连嗓音都没提高过一次。更别说是棍棒“伺候”她!)如今,两个女儿都已出落得貌美如花、肤白如雪。身材高挑且亭亭玉立,走起路来阿娜多姿丶楚楚动人!说媒的人,都已经快把门槛踩坏了。可是,王员外的心里总是隐隐约约地感到不安:万一两个女儿嫁出去了,夫家老老小小待她们不好的话。那我的日子还有啥过头?

因此,王员外回绝了所有说媒的人。他对这媒人们说:我的两个女儿,我舍不得哪一个挨饿挨冻、吃苦吃亏。我必须自己为她俩留意合适的人选,入赘到我的府中!

但是,王员外平时忙碌生意压根就没有什么空闲时间。给两个女儿搜寻如意郎君的愿望,可谓是“一拖再拖“。她的两个女儿直到现在还待嫁闺中!

这眼下就要进腊月,又到了年关出外讨债的日子。这几天,王员外的心里恰似被谁扔进一块大石头。泛起了“一浪胜过浪“的涟漪;我不在家的日子里,懒惰、贪玩的二女儿王银凤私自上街遛弯时。万一被哪个坏小子盯上,那可就糟糕透顶!

所以,王员外的心情也就随之郁闷、烦躁。在外忙碌生意的时候,他的心神必须专心致志。还能暂时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可是,回到家中面对着一对女儿。王员外脑海中就会闪现那件折磨他已久的事情。因此,他总是茶饭不香、心神不宁。常常望着她俩发愣!

爹爹最近状态不佳,全被大女儿王金花看在眼里了。晚上回到房间里,她都会说给妹妹听!

谁知,王银凤却摇着头儿满不在乎地说:姐姐,爹爹肯定是为了生意的事情。而烦恼不快!

王金花却摇着头,脱口而出:妹妹,爹爹回家吃饭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地盯着咱俩看。那眼神里全是忧郁和茫然,我觉得事情绝对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

王银凤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禁不住抓耳挠腮地说:姐姐,也许因为咱俩都是女孩。爹爹觉得帮不上他的忙!

闻听此言,王金花摇着头说:妹妹,爹爹为人豁达开朗。从小呵护我俩如同珍宝,没有一丝封建意识。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她的话意一落地,王银凤不耐烦地叫嚷:姐姐,爹爹不把他的心事说出来。咱俩也不是他“肚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猜得到他的心事?我说的话,你爱信不信。夜已深沉,我必须睡觉!

说完了,她就躺倒床上眯着眼睛开始脱衣服。王金花却踱步来到窗户边,望着窗外被风儿吹得直摇曳的树叶。她的心里急速地翻腾,不觉喃喃自语:爹爹到底有啥心事?为什么总是不开心?明天,咱一定要向爹爹问清楚原因!

想到这里,她才揉着太阳穴来到床边坐下。双脚蹬掉鞋子躺倒床上,拉过被子就盖在身上。此时此刻的困意肆意侵犯着她的神志,她已经没有精力再脱衣服!

隔天早晨,王员外醒过来望见窗外已现鱼肚白。就赶忙穿衣下床、洗涑完毕后,走过女儿们房间时。积压心中已久的心事,禁不住又悄然爬上心头:银凤,你何时才能真正长大?不再让我呕心沥血地替你担忧?

想到这里,他无奈地给女儿们留了一张纸条。拉开大门就尤如一支箭“嗖“地射出院门外,张臂狂奔发泄心中越来越强烈的压迫感!

每天早晨,王银凤都会睁着眼睛捂在被子里。听着厨房里传来的锅碗瓢勺交响曲,和饭菜的清香味儿。她的脑海里,总是想着同一个问题:今天的早餐,是哪些饭菜?合不合口味?

总是要等到爹爹来喊,或者姐姐来催:银凤,饭菜已盛放在桌上。你别再贪睡了,赶紧起床吃饭吧!

她才伸伸懒腰穿衣下床,直接就冲到饭桌边端起饭碗、拿起筷子就夹菜。爹爹气得摇头叹气,却从不忍埋怨她;姐姐总是指向水池,心疼地提醒她:银凤,不洗手吃饭。对你的身体可不利!

她这才放下饭碗,嘴巴翘起老高。非常不情愿地奔进厨房去洗手!

不言而喻,今天又是王金花先起床的。她洗漱了就走进厨房,忙碌完早饭菜就喊:爹爹、妹妹,快来吃早饭。

与此同时,心里不觉暗想:以前,爹爹总是早起帮着忙碌早饭的。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起床?

接下来,只有妹妹一人来到厨房。一种不祥之感,立刻在王金花的心里悠然而生:不好,爹爹可能生了病……

她不敢再想下去,就心急如焚地奔进爹爹的房间里。这才看见里面没人,床前书桌上有一张写了毛笔字的白纸条!她赶紧冲过去拿起来,只见上面写着:金花,爹爹去作坊里了。你醒来不必找我,带着妹妹吃早饭!

爹爹“破天荒“地写下留言,王金花更坚定了心中的念头:他最近心事重重,肯定与作坊无关!回到厨房的她,一眼就望见妹妹正在大快朵颐地吃着早饭菜。突然,另一种念头闪现脑海中:妹妹还不懂事,爹爹难道是担心她?

吃过早饭,王金花就带着妹妹奔向自家的作坊。走进爹爹的会客室,就看见爹爹正在啃着馒头喝着茶!这时,身后就传来王银凤霸道的话语:爹爹,你怎么可以躲在这里吃馒头?害得咱和姐姐为你担忧!

王金花回过头,摆着手低语:妹妹,爹爹心里烦闷才来清静一下。你别再胡言乱语!

说着话,她就走到爹爹的书桌前说:爹爹,我和银凤已经长大。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给我和妹妹听听。看我们能不能替你分担?

身边的王银凤,却摇着头说:姐姐,爹爹作坊里的棘手问题。我们女孩子能有啥办法解决?

望着两个个性截然不同的女儿,王员外禁不住直摇头叹气。大女儿乖巧懂事、善良聪明,让他心里略感一丝欣慰!他喊住准备离开的二女儿,端起茶碗喝了几口说:银凤,再过几天。爹爹又要去外地讨要欠帐!爹爹就是担心你,在家不听姐姐——

王员外还没有说完,王银凤就欣喜若狂地说:爹爹,听说杭州有种叫“碧丽女神”的胭脂盒。里面有胭脂和口红等等配套组合化妆品!爹爹,上几次叫您捎带东西。您有两次就忘记了,这次可不能再忘!

说完了,她还蹦跳着用手直捶王员外的后背。王金花连忙走到妹妹身边,拖住她的手劝道:妹妹,爹爹一年几次出去是为了联系业务、采购原料。年前出去忙着收帐,你就别再烦他!

王员外咽下最后一口馒头,瞪向二女儿说:银凤,就是因为你还不懂事。我最近心里才一直很烦闷!你姐整天在作坊里带着工人们搞针织和缝纫,可你却每天吃了饭就是打扮上街闲逛。你也该学点手艺!

王金花拉住妹妹的手,谦和地说:妹妹,你也长大了。确实该收敛贪玩的坏习气!

王员外瞪视着二女儿,严肃地说:银凤,我不在府中的日子里。你一定要听你姐的话,别再独自上街转悠。外面坏人多!

王银凤摇晃着爹爹的胳膊,依然撒着娇:爹爹,我肯定听姐姐的话跟她学手艺。不过,你回来时可千万要记着给我买“碧丽女神”胭脂盒!

听到这里,王员外终于大吼起来:银凤,你从小到大蛮不讲理。我舍不得管教你,现在肠子都悔尽!

他的话刚落地,王银凤立时就嘟起嘴巴委屈地呜咽:我是女孩子,呜呜……当然要打扮。呜呜……漂亮点有啥不好?

王员外无奈地点头答应,王银凤这才破涕为笑。拉着姐姐走出去!

望着两个女儿的背影,王员外心里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往后出外要债,家里一切金花可以帮忙照应。忧的是银凤这丫头,是否真的会听姐姐的话?安安分分地待在作坊里?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