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8719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白鹅潭悲歌/罗捷媚

点击率:1145
发布时间:2021.03.17


1449年的十月,岭南大地正是菊黄蟹肥时,难耐的暑气如一支打了败仗的军队,灰溜溜的。纷繁的花草依然恣意蓬勃,就连路边不惹人注目的野菊花也散发出悠悠的淡香。最让人喜欢的是那黄黄的、星星似的缀于绿叶之间的桂花,在微风中弥漫着穿透骨髓的淡淡的清香,让人欢欣鼓舞……对于这一支才成立了几个月却连连打胜仗的广东农民义军来说,今天实在是令人激奋的好日子,连太艮(今顺德大良)上空的祥云,也因“大东国”的建立而紫气腾腾。

此刻大东国的太艮义军总部外面,写有“黄”字的旌旗飘飘,锣鼓喧天。“砰、砰、砰”三声震天的冲天炮响过后,大殿里顿时安静、肃穆起来,只见气宇轩昂、眉宇间充满英气的农民义军领袖黄潇养,坐在那张“乐从制造”的大红酸枝红木龙椅上,宣读着此次按战功而册封为公、侯、伯,太傅、都督、尚书、都御史的名单,被册封的100多文武官员,鱼贯而上,对黄潇养三叩首,跪拜圣恩,“承蒙大王圣恩,愿我大东国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些农民出身的大大小小官,前几个月还在地里背朝黄土面朝天的修理着地球,做梦也没想如今竟然当上了官。他们虔诚的跪拜,令连日打仗有点疲劳的黄潇养心情大好。他从龙椅站起来,用太艮话(顺德口音粤语)高声宣布:

大东国今天顺应民意开国,我“顺天民王”为民请命,从此改元“东阳”,为庆祝我大东国的成立,今天开始休战三天,劏(杀)猪劏鸡劏鱼犒劳三军。”

众人举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拍响,传令兵闯进了大殿,传令兵来不及下马就心急如焚地大声报告:“报,前线报……”

虽是秋高气爽,可传令兵的衣服已湿透,额头还在不断地冒汗。军情告急,他以“飞人”刘翔速度从广州河南珠岗附近的南汉离宫指挥所快马加鞭赶到。

黄潇养一个挥手,让受封的100多人退出大殿。看到传令兵手上有红色标志的加急密报,黄潇养的心咯噔地沉了下去,一种不好的兆头涌上心头。他极力保持着镇定,从传令兵手上取下密件,快速浏览。突然,他拿起案上的青花瓷古董往地上一摔,碎片四溅。守在门外的侍卫不知大殿发生什么事,“刷”地亮出兵器飞进大殿。大殿里新晋的““顺天民王””怒发冲冠,用粤语骂着:“刁你个大头明,唔比我地好过,我都唔比你低好过!(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让你们好过)”。

黄潇养摒退侍卫,唤来军师(那个江西盐商)进了内殿共商策略,两人密谈了半个小时。从内殿出来的时候,神情凝重的黄潇养对侍卫说:“备船,即刻返广州城南五羊驿(今清水濠街)行宫。”

金秋傍晚的太艮德胜河,斜阳洒在河面上,河面像贴上一层金子。一艘插有“黄”字旌旗的战船,正驶离码头往广州方向飞速疾驰,站在船头的黄潇养,心绪不宁地望着滚滚东流的江水,他裹紧身上的长披风,喟然长叹。十月的江风温润如玉,黄潇养却感到有如芒刺。船头冲击的江水卷起了一层层的浪花,有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路途凶险,前途未卜,自从他带头抗租,痛殴占沙抢割的土霸始,他就知道自己面前早已没有退路。他右手一甩,把长披风解下递给随从,一个马步,双拳冲出,夕阳下他的身影如一匹腾飞的骏马。


明永乐1410年出生于广东南海冲鹤堡番村(今广东顺德勒流镇)一个姓黄的贫苦佃农家庭的黄萧养,原名懋松,小时被一游方和尚萧大悟收养成人,故改名叫黄萧养。黄萧养自幼便聪明过人,得以潇和尚学医习武之真传,武功高强,医术精湛。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像师傅潇和尚一样,治病救人,传递善念。

明朝末年,兵役繁兴,民生困苦,地方官吏贪污横暴。正德十一年(1446年),珠江三角洲雨涝成灾,农田失收,民不聊生,哀鸿遍地。土豪劣绅们不但没体恤民情减赋税,反而变本加厉地“占沙抢割”。一身武艺的黄潇养,四处行医时,常爱为不平事打抱不平。

一夏收日,暑气被连日的雨涝浸泡得有气没力,把歹毒的外衣褪去,露出了于这个时节不相符的容颜。黄潇养提着随身携带的药箱,去沙头给一个重病号看病。他从沙地走过,看到一土霸带着随从在抢割佃农田里被雨水浸泡剩下还带着点青色的稻谷,佃农在一旁呼天怆地痛哭,瘦弱的身躯无法想阻止凶神恶煞的土霸,土霸一脚踹去,佃农倒地吐血。“艺高胆子大”的黄潇养走过去,三五拳“蔡李佛拳”,就把土霸打得“呼夫”的一命归西。恶气为佃农出了,黄潇养却被抓进监狱,等秋后问斩。

命不该绝的黄潇养入狱不久,适逢朝廷大赦,被赦出狱。为免牵连家人,黄潇养有家不敢回,流落为贩运私盐的行商当佣工。经历一次牢狱的黄潇养,依然有着性情中人侠骨,给行商当佣工中结交了不少江湖豪杰。爱打抱不平的性格中因子,让他再次身陷囹吾。1448年冬,他因参与海上武装走私再度被捕,判了死罪,关在广州狱中等候下一年秋斩。

“就咁等死咩(就这样等死吗)?”对着监狱的几堵高墙,性格刚强的黄萧养不甘就此坐以待毙,可又无计可施,心情郁闷极了。上苍总会眷顾好人,1449年春,奇事出现了,黄潇养狱中睡的竹床皮色转青,还长出了竹叶,这是“死里逃生”之吉兆哦。黄潇养觉得时机已成熟,就联络难友,商谋越狱之事。他托人将一把利斧藏在送饭的桶带进狱中。三月初八深夜,黄萧养用利斧破开囚械,打开牢门,170名重囚蜂涌越狱。按计划,他们先到军器局抢劫兵器,拿到兵器后再出城,在江边夺取一批船只,从水路扬帆出海,等官兵追过来,他们已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5月13日,在逃的黄萧养悄悄潜回冲鹤堡番村招义兵,在路过赤岗至海口一带,遭官兵拦截。凭着过人的胆识,黄萧养杀了阻拦的官兵,还潜入衙门杀死了统兵官张百户,然后又悄悄潜回出生地南海县番村。

明末狼烟四起,反朝廷之势日盛。得知黄潇养回到潘村,那些昔日与他结交的豪杰纷纷往潘村集结,反朝廷的声势越来越浩大。早已被各种苛捐杂税压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当地老百姓闻风归附,队伍不断扩大。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黄潇养就集结了上万人,并把一百多艘货船改造为战船,集中到西村(现顺德勒流镇富裕乡)。

六月的帘幕被悄悄拉开,岭南的艳阳炽热得如怀春的少年。黄萧养手捧着放有生鸡血的大海碗白酒,带着他的上万兄弟祭旗。焚烧的香炉、激昂的人群汇流成南海县冲鹤堡横岗二龙山前(今顺德勒流镇龙眼村内)一首挺进的进行曲。“愿意和我一起打官兵的就喝下这杯鸡血酒!”黄潇养说完,仰起头,咕咚一下就把一大碗酒喝下肚子。“我们誓死追随天威将军!”,众人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黄潇养身先士卒,率领义军先向他的出生地冲鹤堡进军,冲进长期欺霸农民佃户的潘姓大户家中,夺家奴兵器,开粮仓分给贫苦人家。看到这形势,越来越多长期受欺凌的农民应声而随,拿起锄头、背着铁锹加入义军阵营,村里的其他土豪劣绅闻风而逃,他们顺利占领了冲鹤堡。

战事如滔滔珠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农民义军的旗帜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就插遍桂洲、逢简、马齐、龙江、新涌口、太艮堡(今顺德大良)大地。义军以太艮堡为根据地,开仓济民,修筑工事,封锁河道,储备粮草,还乘势发展水师。义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当地朝廷闻风丧胆,无力抵抗。

八月,十里荷香飘千里,岭南荔枝恋红颜。月中,黄萧养开始了规模空前的“拜佛(山)劏羊(城)”军事行动。8月27日,黄萧养亲率三百艘战船,从苇涌出发,剑指广州。一路所向披靡,义军声威大振,队伍不断扩大。水军进军南门,陆军进军西关,形成水陆夹击之势,将广州城围得水泄不通。

广州城内的官军为农民义军的强悍震慑,紧闭城门,像缩头乌龟似的窝在城里,不敢出来应战。朝廷接到告急,命都指挥使王清从高州统帅200余艘战船和5000名官兵驰援广州。当援军船行至沙角尾时被搁浅,预先设伏在此的义军驾着装载柴、米、油、盐的小艇,扮成“贼船”驶向王清部队,乘其不备,埋伏在柴堆中的义军冲上大船,活捉王清,全歼其军。

另一支朝廷援军广西总兵张安奉命带兵解围,张安轻敌,喝醉酒后率十余艘战船进入今白鹅潭江面,立即被义军战船重重包围,惊惶失措的张安坠水溺毙。两次战役大捷,缴获大批军械,义军队伍迅速发展到10万人,战船曾至一千余艘。黄萧养也为此一举成名,声名大震。义军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派往新会、香山一带的义军英勇作战,迅速占领了石岐、新会、东莞等地,大振军威。此时,适逢明英宗御驾亲征蒙古失利,在土木堡被俘,京师大乱。趁天朝大乱,义军在太艮建立大东国,黄潇养自封为“顺民天王”。趁着围城之机会义军抓紧时间赶造吕公车、云梯等器械抓紧做好攻城准备。就在此形势一片大好的节骨眼上,黄潇养却因经验不足轻敌,错失战机,酿成千古恨。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义军围困广州城,连营不断,兵刃耀日。珠江江面战船云列,桅杆如林,令守城的官兵闻风丧胆,紧闭城门。“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声势浩大的义军连夜赶造大量的吕公车、云梯等器械。义军一次又一次攻打广州城,可广州城就像一堵铜墙铁壁,黄潇养的义军一次次进攻,一次次被逼退,久攻不下,形成了僵局。

已经三个月没有战功了,黄潇养心里开始慌了,士兵的士气也如走了一天的日头,开始倦怠了。此时义军,确实需要一场胜仗来提振士气。黄潇养决定调转枪头攻打佛山,义军分兵两路,一部留守围困广州,一路跟随他转攻佛山。

初春的佛山,年的气息还没完全消退。四野姹紫嫣红,桃花朵朵开。黄潇养带领一路义军,从珠江口转回佛山西江水道和北江水道。佛山守城的官兵并不多,算上地方豪绅武装,兵力和气势远不及义军,要“拜佛”那是易如反掌。佛山的官军和地方豪绅武装,看到农民义军大军压境,慌了手脚,正不知如何是好。敌营中的一个军师想出了一条毒计,说诈降诱敌入城,来个瓮中捉鳖,擒拿贼首。

黄潇养过分自信轻敌,看到敌人不战而降,心里窃喜,以为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佛山。他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率领部分义军进入佛山城,准备接受官兵的投降。入得城内,发觉整个佛山城静悄悄的,静得有些恐怖,练武出身的黄潇养顿感不对路。“唔掂当(不好),有埋伏!”,黄潇养话音刚落,敌人的暗器如雨点似的密集射来,他们边打边退,幸亏黄潇养给私盐的行商当佣工时在佛山的大街小巷走掉几斤脚毛。

黄潇养带着义军迅速撤退至佛山西边的一个山岗。黄潇养曾经走上过岗顶,在岗顶上俯瞰过整个佛山。(据《南海县志》记载,此山地位险要,高三十余丈,当浈(北江)、郁(西江)二水之衡,孤峙河岸,近佛山镇,与紫洞相望,为土炉、大江、张搓、佛山一带保障)。黄潇养借着岗顶的有利地形死守,此岗就是如今的王借岗。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鸣金收兵。黄潇养部虽借着山岗保存了实力,却延误最佳攻打佛山的战机。在黄潇养喘息的时候,明军从其他地方调配的援军抵达佛山,最终战局成相持之势。

就在此时,朝廷调集广西、江西各路军会猎于粤,命左佥都御史杨信民巡抚广东。杨信民就任此职前,曾到民间访疾问苦,又敢于弹劾贪脏枉法者,有“清操绝俗”之名。杨信民一到广东,即派人到义军营中诱降,又将官府疑为“贼”的关押者释放出狱。打开城门,让居民得以进出广州,还刻制散发数万份“押印公据”,声言即使做了强盗拿着公据也可免罪,还可以进城就食。

这一日,黄潇养又组织一次进攻广州城,虽然使尽吃奶力气,可广州城依然岿然不动。黄潇养退回五羊行宫,端起的茶水还未入口,部下就传杨信民派人来劝降。黄潇养不顾一肖,他身为义军首领,大东国的顺民天王,投降?那不是他的性格,可前路怎么走,他心里没底。心烦意乱的他走出行宫,来到珠江边。靠岸的战船,耷拉着脑袋,像老弱病残似的,有气无力。士兵们神色疲惫、眼神迷茫,去年刚起义时的锐气早就消失殆尽。尽管三月的暖风和煦,可黄潇养却觉得暖风中有一股寒流,让他惊秫。他从腰间抽出长剑,剑指广州城,长长地叹了口气,一个转身,拖着沉重的步伐镀回行宫。

他命卫兵把杨信民的信使叫来,询问情况。信使传达杨信民之意,说只要黄潇养归降大明,朝廷对他既往必究,还给他加官进爵,对他的部下一一予以安抚。

与朝廷官兵的一片光明对比,此时义军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几个月久攻拿不下广州城,粮食短缺,人心动摇,队伍分化,“叛萧养者渐多”。义军根据地的诸大姓家族对义军又持不合作态度,义军可谓是腹背受敌。

除非战死,否则只有降明一条路了。身为热血男儿,背叛自己当初的选择,何其痛苦?向曾经生死决战的对手屈膝,情可以堪?

几经权衡,黄潇养最终还是动摇了。他约杨信民在城头隔濠相见。“信民轻车出城,隔濠与语,贼党望见欢曰:果杨公也,争罗拜,有泣下者,贼以大鱼献,信民受之不疑。”然而,眼看招降大功将成,杨信民偏在此时病故,归降一事泡汤了。



归降梦碎,大明军队援军也赶到了,形势越来越不妙。

大明援军首领董兴为前不久以镇压福建邓茂七义军起家的刽子手,他带领的军队有“广西狼兵”之称。董兴的到来,给义军带了灭顶之灾。

可开了弓的箭就没有回头路,潇养只能咬牙对敌,与董兴决一死战。

1450年4月1日,天空的朝霞如涂上了一层鸡血,红得怕人。落霞的珠江水,烟波浩渺,两岸风景秀丽、绿树婆娑。岭南的四月,“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大军压境,黄潇站在战船头前观察四野,多美的风景对他来说都是一场梦。不久就要进行一场恶战,他心里就像装上七八只吊桶。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这一仗注定是一场生死决战。

“咚咚咚”战鼓擂响,义军水军与董兴带领的狼兵在珠江洲头咀水面展开激战。义军分兵两路,一路从南海神庙沿江向西推进,黄萧养亲率一路从白蚬壳由西向东推向洲头咀。起义军虽然有人数优势,但装备、素质远远不如官军,又因围城多日,再加上分兵出击各地,锐气大不如前,初战告败。“一鼓作气,再鼓衰,三股而竭”,义军的进攻一次比一次被动,而董兴的广西狼兵却越战越勇敢,不断向义军放火炮、射弓箭、扔石头,双方激战交战。

“嗖!嗖!嗖!”,已经激战了五天五夜的敌营,攻势越来越强悍。火箭、石头、火把如大暴雨般密集的射过来,落在义军的船上,站在船边的士兵手中的弓还没拉,就被敌人的乱箭射中,“咕咚!趴!咕咚!趴!趴!”士兵有掉进水里的,有趴倒在船上的,死的死,伤的伤。更有甚至,受伤的士兵掉到水里,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滔滔珠江水吞没了。珠江水,红得如猪血,那是义军用鲜血染红的。

“咚咚咚!咚咚咚!”战鼓再次响起,黄萧养的战船冲锋在前,他站在船头,“不避矢石”,勇猛异常。“嗖”一支乱箭插入了黄潇养的胸口,“啪!……”黄潇养落入水中。这时出现了一件奇事,不知从哪里来了两只大白鹅,背着黄潇养消失在茫茫珠江水中。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历时10个月,席卷珠江三角洲的黄萧养起义,失败了!后来人们为了纪念黄潇养,就把黄潇养落水的洲头咀改名为白鹅潭,位于白鹅潭的广州沙面公园内,白鹅驮着骑着战马的黄萧养塑像屹立在珠江。

“大石沉底,白鹅浮游,三十年后,萧养回头”……此刻站在黄潇养塑像前,遥望着脚下波光粼粼的珠江水,当年那风雨萧萧,剑光闪闪,金戈铁马的前尘往事从耳际滚动而出。那个手持佩剑,器宇轩昂的义军首领,正踏歌而行,血溅鹅潭,上演着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歌。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