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8723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沙漠里的意象/李育敏

点击率:983
发布时间:2021.03.17

 

在没有进入沙漠之前,我对沙漠是没有想象的。心中自是有一些对沙漠的幻影,也仅仅是连成片的沙子,悠长起伏的沙丘,没有绿洲,只有无止尽在沙堆里行走的人。他们疲惫的如同一座古老的钟,沉重而冰冷。他们心中可能有长长的驼队和金黄的夕阳。夕阳的橙黄的光,让人在光线的挤压下,挑出剪影。沙的炙热,让剪影似乎也带起了一种近似橙黄颜色的温度。

沙漠里的草,在遇到时有些突兀,更重要的是还有些有毒的花,花朵明黄,娇小可爱,它却拥有着有毒的身体,如果误食,会口吐白沫。经查后,我下意识地往后躲了几步,刚好踩在一只黑色的射炮步甲上,硬壳黝黑发光,感觉一点都不柔软。它四脚朝天,仰面蹬腿。六条腿有力无奈。我想把它翻过来,又怕它攻击我,沙漠里没有其他可以用的工具,最终,我选择用手里一把微凉的黄沙埋了它,风吹过,只一层细沙附着在它身上,随即再来一把,盖在了它依旧不柔软的肚子上。满意地看着它伸长的脚不动了,才作罢。掩埋了这坚硬的生命,再看不远处的沙丘上站满了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硬外壳,一如射炮步甲。脚下,这虫豸多了起来,眼及处也不少于十只。他们动作也快,在诺大的沙漠里显得完全没有方向感,有的朝前,有的朝后,有的向左,有的向右。

看到这沙漠,中间由一条公路劈开,两边都没有边际。虽说平行,却让我想到两极。一极在上,一极在下,只有中间属于奔跑着的人。人们或奔向更加苍茫的沙漠,或奔向自己的故里。都无法长时间停留在这两极。因为沙漠不近人。不管是峭楞楞的冷还是烫滚滚的暖。可它却也想留下人与它作伴,亦或共同端看夕阳。走在沙里,沙漠用力量打磨鞋子,用力量千方百计地控制人们的腿脚,不让人们向前去。此时,我想我是不怕摔跤的,纵使跌倒,也就是啃一嘴沙子,却不会喊疼。这是天然的麻药。

沙痕翻滚,在没有风的季节里,你会想到水。而踩踏在这无边沙海中的人,便是一条条鱼吧。每条鱼有自己不同的使命,有人强大,有人被人食。在被太阳或月亮这种大型天体审视的时候,人的善与恶就无法遁形。莽漠,在晾晒人心。有人说过,如果挚爱一个人就带他去沙漠,那里美如天堂,如果恨极了一个人就带他去沙漠,那里疼痛如炼狱。这很矛盾,却又挑不出反驳的理儿来。手握一把沙,细微如尘。如同规制下的人生,似乎已经没有了本来的形状,,而是破碎地像渣渣。其实我也不是悲观主义者,只是在这空洞的沙里,找不到自己。也或者,自己只是这沙漠中一粒微小的存在,只是一粒而已,冷暖自知。

即使是沉寂的沙,也在身体内部孕育着一场又一场的革命。肆虐的样子比它现在表现出来的温柔更让人心悸。走过长长的路,返回头来看沙漠中的足迹,他们终将被一场风洗劫一空。每一脚说是踩实了,可用力探去,脚下又松了,虚虚实实,谁说得清呢。余秋雨写沙漠,“你越发疯,它越温柔。”这个着实可恨。胡乱想着,想着时间纵截面的驼队,想着时间横截面的树根。都是此刻的方寸。不得乱,也依稀动人。

从沙漠归来,心中的感多于脚步的感。心中的惑多于眼中的惑。企及沙漠,我无法立正自己的端端念念,只能把细碎的思绪编结成网,也不一定细密,记之。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