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066851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闲 忆 老 表 村(陆志峰)

点击率:1482
发布时间:2021.06.15

我把家乡大新那边的新旺村称为“老表村”,老

表村在我的人生中,是很有渊缘的。

我的姑姑五十年前嫁到新旺村,几年里接连生

了四个儿子,以前听姑丈说想多添个女儿都没办法,

命中注定。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姑姑一家就靠种几

亩水稻,几亩玉米、木薯,养几头猪,供几个表兄弟读

书,从小学读到中学、大学,生活困难状况可想而知。

好在,四个老表还挺有上进心,有出息,后来大表哥

当了县里某乡镇信用银行行长,二表哥是一所大学

老师,年纪比我小的老四在县城做日用品批发零售

部老板。老三嘛,驻守村里,按家乡的话说, “一人守

老屋,兄弟有归宿”,三表哥算是牺牲了自己,没有拼

搏读大学,心甘情愿留在家务农,除了每年有百来吨

甘蔗,还在农闲时外出务工增加收入,还有兄弟关

照,家境还是不错。

我们村到新旺村只有几里路,翻过一片田野两

座岭就到了。小时候,我经常走路到姑姑家跟老表们

玩,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印记。后来上大学、工作,也一

直把姑姑家当做自己过往的一个驿站。有时路过进

去看望姑丈姑姑顺便吃两碗粥;如果时间允许,就逗

留一晚,跟老表们喝喝酒,叙叙旧。每次进去,老表总

炒菜摆个小宴,开怀畅饮,这可不是一两杯蜻蜓点水

应付过的,非得拿出梁山好汉的豪爽架势不可,不然

老表们是不会放行的。

去老表家多了,在新旺村里认识交往人也多了。

除了老表的二叔、三叔、四叔家那帮家族兄弟,连整

个村爱露头的兄弟我差不多都打过交道。我们这一

带壮族村,历来以酒待客,热情大方,淳朴可亲。在一

些节日,尤其每年的“侬垌节”,四方来客,非常热闹,

你进到哪个家,不跟兄弟喝上几杯酒,意味着不尊重

他们,过后会背上一个“老戳屎”的骂名(土话是自以

为了不起的意思)。你得跟主人、村里人在酒桌上撸

起袖子打成一片,猜码的猜码,海聊的海聊,兴奋至

极,有的人还唱起山歌。一来二往,你就自然而然成

为这个村的兄弟,甚至是座上宾。不过我到老表村纯

粹只是访亲会友,走马观花采采风,从不掺和他们的

闲事,更不会沾上村里的赌博。老表村以前好几年有

赌博之风,后来这股风渐渐散了,这得益于老表村文

陆志峰

闲 忆 老 表 村

96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明底子好,有自净能力。有一回在老表村串门,有个

原来嗜赌如命后来金盆洗手的老表跟我说:还是喝

酒吧,喝一晚只会醉一晚,赌一晚可以败一座山。村

里人都知道我是姑姑的侄仔,正宗老表兄弟,一向身

正影不歪,对我很亲切,即便有恶习的人也不会拉我

下水。反过来,我也把整个村兄弟姐妹都统称老

表—— — 新旺村就这样理所当然成为我的老表村啦。

老表村四面环绕着海拔不高的山岭,有的山形

如屏风、骏马、骆驼,有的仿佛仙人合掌,有的尤似擎

天一柱。从山麓到村边到处是荫荫的翠竹、榕树、龙

眼树,加上一望无垠的甘蔗林,整个村庄犹如睡在碧

玉托盘里的花骨朵,一排排浅色的阁楼,在一片绿海

的映衬下,让人感觉生活在这里真是舒心爽气。村前

有一条清清的小河,四季喧流不息。有了这条河,来

到老表村就不愁没有河鲜吃,河里的鲤鱼、罗鲱、油

鱼、草虾、珍螺……便是上苍给老表村的馈赠,这些

河中优品,一转移到餐桌上来,也就成了我们归乡人

难得一遇的美味佳肴。

去到老表村做客,饭桌上鸡鸭肉是平常事了。这

个村鸡鸭养殖的不少,还有养蜂户,土特颇丰。更难

得的是有时老表随便到山里去兜转一圈,就可挖来

一箩山药,跟土鸡做一锅汤,加上几味鱼虾螺,一餐

舌尖上的美味,加上一壶二十斤的醇酿米酒,自然会

让人乐不思蜀,醉不知归。

这么多年来,老表村对我如此殷心厚意,我也受

之和风熏陶,潜移默化,对老表村衷情不改,一直喜

欢这个村,喜欢这个村的人。

我在南宁读大学、工作二十多年了,每次我想起

乡亲,总少不了打个电话给老表村个把兄弟,打探村

里的情况,问候老人的安好,邀请老表到南宁我家坐

坐。可能老表们也知道我为人爽朗,时不时有人来南

宁办事,忘不了跟我打声招呼,有亲人来住院治病

的,我知道了就去医院探望;有子女找学校读书的,

我义不容辞地帮打听落实,鼓励他们要努力送子女

读书,读大中专院校出来有一技之长才能在外面立

足发展。

当然,我更欢迎有老表专程到南宁来玩,带他们

去一些地方观光考察,多见世面开拓视野,顺便到我

家喝酒,至今也记不清曾经有几次老表到我家过了。

有一回周末,单身阿恩、跛脚阿小几个到我家来喝

酒,他们个个都是一身好酒囊,我还真怕寡不敌众,

在他们面前喝酒只能悠着点。谁料,阿恩见我有精装

的好酒,自己大约搞了一瓶就醉了。平时他们在村里

喝惯了低度“土茅台”,两三斤不醉,可我这五十多度

的真老窖,他们吃不消。那时大家酒意正酣,忽然听

到上厕所的跛脚阿小呼报:阿恩在阳台撒尿到洗衣

机去了!我出去一看,洗衣机边上在冒热泡,还有一

股离奇的骚味……

阿恩尿泡洗衣机之事,我只当作平常的无心插

曲。后来我有次又回到老表村,才知道村里人拿这事

来取笑他、讽批他,我是一点都不介意的,最多是觉

得给老表村留下这样一个反面例子也无妨,可以让

大家吸取教训端正酒风,注意好形象,以后不至于落

个邋遢鬼。我见到阿恩时,有个知情的正好也在场,

故意当面提起这件事,我也只是淡然笑道:人不是酒

的对手,好酒也不能多喝,自己要知道自己能喝几斤

几两。我这话是隐义的,总不能明说自己的老表嘛,

怕他难堪无地自容,还是给他留个体面。有老表跟我

说,老表村就是因为过去人过于烂喝酒,酒风太盛,

好几个酒鬼整天泡在酒里,加上又沾染赌风,白白浪

费了火旺的青春,才至今还讨不上老婆。这么好的一

个村,如果一辈子打光棍,真是愧对这片美丽的山水

田园啊。

我在城里,这些年来老表村有红白事,只要叫到

我又有空的,我都会开车直奔去参加,有进新房的,

有结婚请喜酒的,有吃“猪头宴”的,还有几次去参加

过村里去世老人的殡礼。这些俨然已成了我们兄弟

的份内之事,在家乡,生为大,死为更大。不论是喜事

还是丧事,整个老表村的人都自觉遵照村屯红白理

事会的安排,齐心协力,采购的采购,做厨的做厨,计

划周全,分工明确,把整场事打理得善始善终,丼井

有条,足见老表村团结和睦、互助互爱的好传统。

我最近又去了一趟老表村。去参加一个兄弟家

的丧事,他母亲去世了。十六年前他母亲不幸跌伤,

一直瘫痪在床,但他始终尽心尽力照顾,不知费了多

少心力,他也成了老表村乃至方圆百里一带“乌鸦反

哺”的孝子典范,这份孝心着实让人敬佩。另一个兄

弟,他八十多岁母亲脑中风,九十多岁的父亲也需要

97

俪人·西部散文选刊

贴身照顾,前两年他父亲到南宁住院我还去看望,这

次回去我也顺便到家探访。他父亲身体欠佳,不过精

神状态还不错。可母亲就难了,完全不能自理,我亲

眼看到兄弟一口饭一口汤喂饱母亲,还抱着母亲到

水池边漱口搽脸,像照顾一个孩子。他是个退伍军

人,以前在外面干事业的,但为了照顾年迈多病的父

母只好回老家了。

这两位老表有一句共同的话: “小时候母亲怎么

照顾我们,我们现在就怎么照顾她”。简单而朴素的

心声,让我十分感动,让我无法忘怀,我自己也还有

老母亲,他们的孝行也深深鞭策了我的灵魂。

老表村有快乐而纯情的往故,也有悲哀而无奈

的记忆,许多事情不是消散的过往烟云,而是现实的

铭刻与写真。岁月像是一把清凉的扇子,渐渐拂去一

个村庄的热燥与虚浮,不知不觉中沉淀着无尽的温

情与眷念。每次忆起老表村,记得门前流淌的那条小

河,曾经受污染而起满浮萍,经过几年春风的吹拂,

清水的洗礼,又鲜活明亮地映现着蓝天、白云、绿树、

游鱼……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