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96640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捎一篮家乡的豆角 /狄永萍

点击率:1334
发布时间:2021.09.04

走在乡间的田埂上,便自然亲近起来。这时太阳正在升起,半轮红日,从地平线上犹如一朵硕大的金色蘑菇正在破土而出。豌豆花与油菜花、麦田互为相隔,天底下,白一片,绿一片,黄一片,气钧无穷。一片生机,一片肃穆,我在这个境界里流连往返。这是多么奇异的植物,豌豆的茎太小,太嫩,太柔弱。它的叶如瓣瓣破裂的心。还有一根根游丝的触须,看看它不由得心中泛起一股淡谈的酸楚与伤感。,它匍匐的模样也是惹人心疼的那种,在黄黄的土地上,就这么静静地一躺,很无辜的样子。它昂扬的头颅挣扎着像要远行,无奈身子太弱,它娇弱的如《红楼梦》里的林妹妹。

太阳在不断地升起。

豌豆算得上是有灵性的植物,先是几朵白花怯怯地开,接着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花开满山坡,那些连绵不绝,在阳光下白的耀眼的豌豆花啊!蓝色的天空衬托着它,一团团的白云,在它的背后涌动。豌豆花的上空,好像飘散着银色的热气,风一吹,虚幻不定,几只鸟飞过时,竟然像飞在梦中那般不定形状。

太阳飘上了天空,阳光热烈起来,乡村的绿变的更加深沉,绿得大气,绿得平和,绿得像太阳一样欣欣向荣。这嫩嫩的,糯糯的鲜美的豆子,那淡淡的,身子鼓鼓的,带有清香的豆荚,像一只只小船,荚里的豆子宝宝是左一排,右一排地躺着,还是交叉的,很是可爱。

我真是由衷地喜欢豌豆。

阳光变的越来越热烈,太阳在燃烧,我似乎看到豌豆那沉沉的绿这时猛地变的枯黄,把豌豆的死骨像乱草一样割回家,从中找出片片饱满的豆荚剥开,那一粒粒坚硬,橙黄的豌豆就啪地一声蹦了出来。我懂得了豌豆的性情,品质。仿佛聚集一生的虚弱、懦弱,就是为了凝聚一粒坚硬的结果,铜铸的核心。

中午时分,太阳金光万道,唯有豌豆顶一身的白花,迎着朝阳,在向上挣扎,那一根根长茎似乎变得更长,看看刚刚接上豆角的豆秧在微风中,摇曳着,成片的起伏着。白茫茫的花海中,觅食的鸟儿,正在霞光里飞翔,优美的影子,仿佛是剪子剪出的剪纸。

站在田埂旁,我的双脚像被家乡的泥土粘住了,霎时记忆开了一扇尘封的门。

过去,在那贫穷的岁月里,乡下孩子的零食只能从树上摘地里找,豌豆田只要靠近村子,馋虫就会在孩子的肚里撕咬,只要豆角一胀饱肚子,孩子们就耐不住了,常常三五成群躲在灌木里伺机而动,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地头巡视的老头,撵走了一窝又一窝。偷来的豆角最香甜,我们姐弟们围着煮熟的豆角,你拿我捏,连皮送嘴里,牙齿咬住一拉,豆豆满嘴香,青豆、嫩豆壳的柄端,捏住豆角蒂往外一拉,透明的内皮剥离,真皮填到嘴里,也是脆生生的甜。

再以后,土地分到一家一户,可我们姐弟们都先后成家,远离了家乡,但父亲每年都要选出一块自家的上好良田,种上豌豆,等豆荚饱胀时,总要给我们带话来,有时工作实在忙,父亲便亲手摘好一篮蓝的豆荚,给姐弟们捎去,因为我离家最远,父亲特意留一块长势最好的豆荚等我、催我,吃豆角成了父亲的等待,我的牵挂。

站在田埂上,更使我感受到了“莫闲家底薄,艰难愧深情”的真情。

那个时候,这些金豆子都是乡亲们的命根子,我们这个靠天吃饭的村庄,日子就像鞭子,悬在乡亲们的头上。记得有一年,刚刚割到的豆捆在田间凉晒,准备碾场,然而深夜,就在乡亲们处在沉沉的熟睡时,天色突变,那狂风如怪兽,张着大嘴,一路呼啸着,所到之处,枯枝残叶,统统卷到空中,树枝被折断了,房项上撒下许多杂物与尘埃,豌豆也遭了秧。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风停了,雨住了,豌豆田里面目全非,树上,枯草上,草滩上,挂满了豆秧,白哗哗的豆子撒得到处都是,我们全家老小全出动了,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我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看着母亲粗糙的手,在同样粗糙的脸上,不停地擦着汗水,人闲长指甲,母亲一双不拾闲的手,指甲常常是秃的,手掌上长满了茧子,硬得像鞋底一样,手指上开了许多口子,豆粒磨得手指都出血了。她实在困了,就爬在地上捡,皱巴巴的裤子沾满了厚厚的土,我按着被母亲揉疼的心口,泪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站在田埂上,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乡亲们“一粥一食”来之不易的辛劳。

每逢豆秧泛黄时,乡亲们不停地收割,不停地装运,不停地碾场,有时父亲疲乏极了,一边打盹,一边跟着滚动的石碾,他扬着鞭子,打着号子,一半是催马,一半是让自己醒着。翻场、扬场,父亲经常是灰头土脸的。父亲对豆秧渣过敏,背上长满了红红的疙瘩,他不停地用手挠痒痒,结了许多血迦。尤其到了入仓库的时候,父亲佝偻着腰,背着重重的麻袋,吃力地向前移动,血迦磨烂了、汗水和尘土凝结在了一起,像块硬壳贴在父亲的背上。父亲常说的一句话:“乡下人再啥没有,有的是力气”,望着父亲的背影,我的心像被人揪了一下。

夕阳西下,柔和的阳光照红了田野,离开时,我回望,久久不愿挪动的脚步。似乎视线之外的父亲,提着一篮豌豆荚向我走来。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