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137428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我亏欠最多的人/韩赛平

点击率:1313
发布时间:2021.09.04

母亲,无疑是我亏欠最多的一个人。不相干的人,我自然亏欠不了他。同事、同学、朋友,也很难对他们有所亏欠,一方面我不好意思亏欠他们,另一方面他们对我多少会有疑心和提防。有可能亏欠的人大多是家人,而母亲则是最容易亏欠的一个。我有什么高兴的事,一般不会选择跟母亲分享,因为不在一起,母亲侧面知晓的可能性也不大;可遇到麻烦,外人面前可能依然保持着微笑的我,在母亲面前则会自然流露出愁眉苦脸,即使忍着不告诉母亲,也经不起母亲急切地询问。同时,我的烦恼痛苦,一般人不会上心当回事,母亲则完全不同,她由此而产生的忧虑甚至会超过身为当事人的我自己。其实,不要说有什么事,就算没有事,母亲也一样为我操心担忧,直到我已过知天命的今日。

儿时听到的一个故事:说一个热恋中的儿子,为了证明对恋人的真心,竟答应恋人故意的考验,跟母亲提出非人的愿望,母亲无奈之下,只好剜出自己的心脏,儿子高兴地捧着鲜血淋淋的母亲的心,跑着去见恋人,由于心情急切崴了一下脚,忽然就听到母亲的心声:儿啊,慢点跑,别摔着!

去年,和妻子到海南苗寨游玩,当地导游解说时,说了一个相仿的故事:说古代的苗族有弃老习俗,一个儿子按照当地人的做法,将已经年迈的母亲背到山上丢下,可那时天色已晚,儿子已经忘记下山的路,正着急的时候,就听母亲说:儿啊,上山的时候,我沿途把手都划破在树枝草叶上了,我儿可循着血迹找到回家的路。儿子听罢大哭,不忍离母亲而去。母亲见状,只好趁儿子没在意的时候翻身滚落悬崖。听此,我不禁侧身掩面,悄悄抹去眼中涌出的泪水。

记得一哥们跟我讲的家事,说儿子出生后,他一直以为自己更爱儿子,直到那个傍晚——他们一家三口一起散步,在前面欢悦地跑着的才五六岁的儿子,忽然被一条大黄狗吼叫着追赶,他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平日胆小怕事的妻子早已冲上前去,奋力将狗一脚踢开。这哥们说,从那以后,他便时常提醒儿子要对他妈妈更好一点。

我对孔老夫子说过的“色难”深有体会,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说在年迈的父母亲面前,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女很难保持和颜悦色。我正是这样的人,背后也有不少关怀,当着面却不能放松。所以我很是钦佩古代那个“娱亲”孝子老莱子,自己都快七十岁了,还时常故意穿上花衣裳跌倒地上做儿童淘气状,以博得更加年迈的父母的一时欢心。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