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31735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草原的风/卢 萍

点击率:1349
发布时间:2021.12.28

那年,一批批风华正茂的青年来到了锡林郭勒的乌拉盖草原,开始了屯垦戍边的生活。

刚来时听说草原的风一年只刮一次,经过了几个春秋,才知草原的风是从初一刮到年底!风,是草原的呼吸!风,是草原的话语!它伴随着悠悠长调诉说着草原的传奇!

冬天的风是冷酷的,可以打透厚厚的棉衣,带着利刃直达骨髓。那天晚上,全连去团部看电影,回来时顶着凛冽的寒风,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尽管戴着皮帽子和口罩,有几个姐妹的下巴和手背还是冻起了水泡,姑娘们进屋就哭了。转天依然默默地迎着风走向工作的岗位。

“白毛风”是恐怖的,它像是巨大的高速运转的搅拌机,把大草原上所有的雪片翻搅起来碾成碎渣,夹在狂舞的暴风中好似无数钢针,狠狠地抽在脸上身上,让人喘不过气、睁不开眼!即使勉强睁开,眼前都是狂怒的雪,四周白茫茫,仿佛身处与世隔绝的混沌中!耳边风的呼啸淹没了自己的呼喊,没有了任何参照物,为了活下去只有不停地走,往往越走越远。

六连一个知青独自去找牛,遇到了“白毛风”,牛自己回来了,他却迷失了方向!幸亏风停后被牧民发现救了回来,虽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脚跟骨。大自然教训了我们决不可独自出行在草原!

漫长的冬天过去了,战士们盼来了春天!春风带着阳光的温暖吹拂着辽阔的草原,厚厚的积雪融化了!春风叫醒了所有的生命,嫩嫩的青草芽在密林般的枯草脚下睁开眼睛,伸展腰肢。到了夜里,春风任性地把冰霜重撒在刚融化的水面,草原又结了一层薄冰,嫩草芽只好怯怯地等待!

战士们熬过漫长的冬天,在春风里像孩子一样快活!他们迫不及待地脱下棉衣,跑到宿舍外面的草地上撒欢嬉戏,打滚、翻跟斗。躺在草地上,亲吻青草的芳香,任凭温暖的阳光在身上流淌。

他们深信童话般美丽的草原就要呈现啦: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马兰花、芍药花、山丹丹花,在阳光下争先绽放,露珠在闪烁,蝴蝶在飞舞,鸟儿从草丛中腾飞欢唱!小动物们爬出冬眠的土窝,觅食玩耍,牛羊在这里边吃青草边散步,骏马在这里奔驰与套马杆的汉子较量!生机盎然的草原是战士们守护的家园,是青春梦想放飞的地方!

尽管姑娘们的脸被干燥的风抽打得黝黑粗糙;尽管绳子上晾的衣服和门前的杂物被风刮得无影无踪;尽管寒冷总是伴着日月,但是春风来了!夏日还会远吗?

草原的春风像顽皮的孩子,有时可爱,有时狂躁,甚至搞出恶作剧!战士们依然满怀希望地拥抱春风!

没腰的枯草被春风带走了水分,抓上一把像陈年的废纸碎在手中!这时的草原,哪怕一个乱扔的烟头,一块儿没有完全熄灭的炉灰渣,只要有干热的春风掠过就会引起燎原大火。

四月的一个黄昏,随着夜幕的降临,北边的天空竟然出现晚霞,好像太阳落错了地方!又好像看到万家灯火的不夜城。

“北边的草原着火了!”战士们跑到连部,纷纷请战:“连长,让我们去救火吧!”连长严肃地说:“上级指示,宝格达山和锡盟草场火势很大面积很广,必须统一行动,等待命令!”遥望北面的红光,战士们摩拳擦掌,难道就看着大火吞噬草原吗?

四月十八日的晚饭后,响起了紧急集合令!连长坚定地说:“刚接到师部命令,为保护草场,各团去指定地点,一起行动,扑灭火头!立即出发!”

战友们穿上棉衣、棉裤、大头鞋,戴上皮帽子、口罩、手套,我们几个姑娘没找到工具,铁锨、扫帚、麻袋片都被男生抢光了!他们不让我们去,那可不行!我们决心用脚踏也要去灭火!我们冲到解放卡车的侧面,脚踩车轮,手扒住车厢板,翻身上了车,汽车轰鸣着冲向草原!

敞篷的车厢里站满了人,车开得很快,我抬头看见了北斗星,车正在往北开。大家心急如焚,恨不得长翅膀飞向火场!

不知谁带头唱起了歌:“兵团战士胸有朝阳……”大家一起跟着唱:“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革命时代当尖兵!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一首接一首,回荡在草原的夜空。车轮碾在不成路的草地上,车身在颠簸中东摇西晃。我们唱尽了心中所有的歌,车还在开,估计已过午夜,有的人昏沉沉睡着了。

忽然我被车颠醒了,抬眼看北斗,哎呀!怎么是往南了呢?我推醒了身边的战友,有人用拳头敲打驾驶室:“怎么不去火场?”司机喊:“迷路了!”

正在焦急中,不远处有车灯闪亮,上来一辆吉普车,跳下一位首长,他大声问:“怎么回事?”“找不到火头,迷路了!”司机回答。首长说:“你们是哪个团的?跟我来!”司机忙调转车头跟上吉普车,越过了丘陵,看到了火场!

空中弥漫着浓烈的焦糊味!风卷着草灰抽打在脸上,火光就在前面,火焰像无数条毒蛇吐着火红的长舌正在那里乱舞!小伙子们不等车停稳就跳下车,如猛虎下山!高喊着:“冲啊!杀呀!”我们几个姐妹也跳了下去,向火苗飞窜的草地扑去!脚下的杂草丛生,踩上去“咔嚓咔嚓”,薄冰踩碎了,整个脚浸在水里。想跑快点,身旁“哎哟”一声,有人摔倒了,正要去扶,脚下被乱草绊着也摔倒了,棉衣也湿了。

忽然听见哨声,那位首长大喊:“都他妈给我回来!这样打仗没有不失败的!你们连长是谁?”连长立刻报告:“我是五十三团九连连长请指示!”大家只好站下,首长说:“像你们这样能打胜仗吗?马上组编三人小组!互相帮助一块儿前进!”连长迅速执行,我和同屋的小石、小高在一组,肩并肩向火海冲去。小伙子们用铁锨、扫帚、麻袋片,奋勇地扑向火头,我们用湿漉漉的大头鞋踏灭每一个火苗,绝不让它死灰复燃!火终于扑灭了!连长让大家休息待命,等着宝格达山的消息,随时准备支援。

大家爬到车上,才觉得又饿又渴又累,团部送来了饼干,咽不下,胡乱吃了几块,东倒西歪地睡着了。忽然身边的小石喊我:“我的腿抽筋啦。”我急忙帮她抻腿,只有使劲抻直才能缓解。谁知我的腿也抽了,她又帮我抻。那边又有人“哎哟”起来,抽筋的、抻腿的,喊声此起彼伏。连长闻声赶来:“快起来,谁也不许睡着了!这样会作病的!”我们被轰了起来,强打精神,等待命令。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们渐渐地看清了周围的战友,一个个好像从煤窑里钻出来的,只有黑白布满血丝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满脸都是黑灰,大家你指着我,我指着你,哈哈大笑起来!

连长呲着白牙像个黑精灵,笑着说:“上级命令我们回营!宝格达山的火也扑灭啦!”战士们欢呼雀跃,跳上车迎着朝阳回到了营地。留守的炊事员为每个宿舍准备了热水,又把鸡蛋汤面送到战友们的面前。

洗完尘,吃了好香的面,战友们拥着阳光钻进被窝进入梦乡,再睁开眼就是又一个清晨啦!

年年春风度,岁岁春不同!今日的春天,阳光里的春风正伸展温柔的翅膀轻拂着广袤的大地:让融化的积雪滋养浩瀚的草原,让奶茶的醇香和着百花的芬芳随风飘荡,春风拨动马头琴,她诉说着天边草原乌拉盖经历的沧桑!她歌颂着勤劳的中华儿女正创造的辉煌!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