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087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庆州白塔的千年光阴(杨 瑛)

点击率:4114
发布时间:2016.06.15

  一座古塔,立在草原上,已近千年。

  70余米,八角七级,是佛家的八度空间和七级浮屠。也是时间的七个音符,八度音韵。光阴的故事,气势雄浑。旋律简单,周而复始。

  千年前的契丹女人

  一千多年前,巴林草原的统治者是契丹人,他们建立了辽王朝。

  耶律家族和萧氏女子共同书写了辽王朝的江山。那些千年前的女人,逃不开剑影,浮沉逐浪,枯等一圈又一圈年轮。

  《辽史》上短短几行字,是她们的一生。

  安静地等待,小心地等待,急切地等待,慢慢地等待,萧耨斤倾心去叩历史的城门。从宫女到顺圣元妃,又到章圣皇太后,直至被亲子辽兴宗软禁成守陵人。

  重回到皇宫时,萧耨斤红颜已老。风清冷,梦碎凉,曾经的理想依稀。疲顿的叹息声里有了一个想法:在曾幽禁的奉陵邑庆州城建一座佛塔祈福。

  起源于古印度的佛塔,走进了萧耨斤晚年的岁月。

  庆州城中,数百名工匠一砖一木建起来。两年后,辽重熙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049年,辽庆州释迦佛舍利塔建成。塔身远看洁白如玉,俗称辽庆州白塔。

  时间的节拍

  蓝天碧草之间的佛塔,矗立成草原的往事。

  千年的光阴,在四季里滑过……

  风是草原春天的标志。随着渐渐解冻的荒原刮起来。立春,根芽听到了温暖的呼唤。谷雨过后,草才从沉沉的地下萌出细芽。生命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塔铃随风,叮咚的眼眸,看过太多这样的生灵,平凡微茫,琐碎无力,黑暗之中穿梭着一丝光线。

  夏天来得很慢很曲折。一场场风沙后,草原真正地绿起来。草原上的河,并不因为黄沙多而混浊,而像《诗经》里的水,清且涟漪。每一场雨都很珍贵。雨后彩虹,使人想起白塔,塔的每层都开着弯月拱形门。昏黄的风季,那一道道门抵达了牧人们需要润泽的心灵。

  秋天。曾在草原上赤足奔跑的孩子已长成壮年。他们面目模糊,像那群把天然的土烧成砖,天然的木、石雕出天王金刚、云龙麒麟、飞天花鸟的辽代工匠,也像遍布塔身的那些礼佛和驾神兽的契丹人。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种族,人类的差别是难以发现的细枝末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近处的村庄,永远是熟悉的声籁。塔上镶嵌的铜镜,回映着日升月落。

  冬天的草原在白雪下面很安静。塔座上部的一周莲花,诵出“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的佛语。众生来来往往,每个在塔前求得救赎和保佑的人,留给塔的都是背影。塔基踏实地立在地上,塔刹坚定地仰望天空,高贵而谦卑。远处的苏克斜鲁群山是真正的老者。

  川流不息的岁月,这样交付在“春雨惊春,冬雪雪冬”里。二十四节气是时间的节奏,冷暖流转。

  塔基旁萌出青草的嫩芽,石阶上一片蜷曲的枯叶,千年的时光细碎、顽强。


隐伏旋律


  是干枯的香料、草药,丰润了它们的姿态和风骨?还是千年本是一瞬?

  塔刹里600多件珍贵文物:佛像、经卷、丝织品、瓷器……历史的脉络慢慢清晰。千年前,契丹人把它们放进去,千年后,笃诚的史学家发现了它们。所有文物像刚放进去似的。

  大象无形。雕版印《妙法莲花经》卷长200多米,手抄本《金刚经》只有5厘米。109座小型法舍利塔深藏在天宫的穴室, 108座里有经卷。一座塔是素身,不贴金,无彩绘,里面有一只琥珀瓶,瓶里是小粒玛瑙石……佛经上说,修建佛塔时,如果找不到佛的真身舍利子,可以用金、银、水晶、玛瑙等珍宝来代替;如果无力求得这些宝物,也可以到大海边去拾取清净的砂粒,或采集一些药草、竹木的根节来制造舍利,佛经也可当作舍利供奉。形式都是外化的,真正的信仰,要用最朴素的心灵去抵达。


远距离拾音


  白塔周围,辽代的古城墙已倾塌。“欲辨六朝踪,风乱塔铃语。”是叮咚?还是滴答?如水滴在石上,如流沙从容器里漏下。悬荡的塔铃,看遍浮世的变迁,生命的繁衍淡化了时间的历史界线。

  雄鹰飞过去,骏马奔过来,查干沐沦的河水自西向东流过去,哈扎布的长调从风中传过来:

  哉,我那可爱的七只雏雁。祝愿它们飞到温暖的地方安康快乐。

  啊,呼哉! 


  哉,年迈的老雁,我呵,无力远飞,只能留在山河上空盘旋。

  啊,呼哉!

  逐水草而居的牧人,一代又一代,辛苦地经营着岁月,把光阴磨砺成深浅记忆。牧人说,建塔的地方,从空中看就是一朵盛放的莲花。而塔正在莲花心,庇佑着这方草原。

  当地的习俗延续了一千年,来到白塔,都要绕塔三圈,求个平安。一步一步,心里的敬畏在这一步一步里越来越凝重,心里的祈求也越来越虔诚。不知道有多少个朝代、多少代人,绕塔这样走来,又这样走去。

  古今中西,历史中总有那么多相同的章节,那么多相似而重叠的命运。

  光阴往来,飘忽无尽。千年之前,人们也是这样祈福,草原也是这样枯荣,踏过草原的马蹄也是这样伤痕累累。人类最终祈求的也只是福祉和平安。转山转水转佛塔,追寻的是内心的澄明与安宁。千年之后,是否同样的脚步,在时间里来去……

  塔影一寸寸挪移,沟通着天与地。


选自《散文》2011年9期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