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26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脱库孜沙来依歌舞(谢家贵)

点击率:3702
发布时间:2016.06.15

  鲜红的太阳即将落入地平线的那一刻,静静的叶尔羌河把清爽的凉风送进一座座农家小院的那一会,无论是谁,只要敲响手鼓,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会闻鼓点而来。有单个来的、也有全家来的、有骑摩托车来的、也有骑着毛驴车来的,在庭院、在街头、在田间、在地头、在月光下的篝火旁,在灯光中的广场上……在哪里,他们不管,只要鼓点响起,只要他们能够听得见鼓点,他们都会来或者都会去的。他们都来观看图木舒克脱库孜沙来依歌舞,聆听民间艺人的演唱。兴致来了,观看的人也就是歌的舞的唱的其中一员。

  图木舒克的维吾尔刀郎人视脱库孜沙来依木卡姆为生命。无论走到图木舒克哪个团场、哪个连队,或者哪个小村,无论男女,无论老少,几乎没有一人不会跳的。会演唱的人可能少一些,但相比其他地方或者其他歌舞,会演唱的人也是令人吃惊的,简直算得上图木舒克大地最流行的音乐与歌舞,任何风一阵而过的流行音乐与歌舞都无法企及。也就是说,无论哪个团场、哪个连队,或者哪个小村,都有许多会演唱的民间艺人。

  今年七十一岁的热合曼艾力就是图木舒克最著名的一个,他一个人一年要演唱上百场。

  图木舒克颓废的唐王城旁的脱库孜沙来依的小村里,人口有七八百人,会演唱会跳舞的民间艺人,像热合曼艾力一样著名的就有五六十个,我的维语翻译买买江的父亲也是图木舒克最著名的民间艺人,他跟父亲学了很多年也会演唱,但他太年轻,在民间艺人中还排不上队。他土生土长在图木舒克大地,在图木舒克最大的少数民族团场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他知道和认识的民间艺人就有上千个。一天,我们去脱库孜沙来依寻找会演唱的民间艺人,转了一家又一家,见了一位又一位,最后我们转累了,就坐在小村门口的商店外,吃烤包子,喝矿泉水,然后就讲图木舒克民间艺人的故事。

  今年有八十五岁的斯拉木•卡西木,是图木舒克民间艺人中成就最高和最有威望的艺人,他主持的、参加的这种歌舞活动,约有五千多次了,最远的还到乌鲁木齐、喀什、阿克苏、阿佤提演唱过。脱库孜沙来依木卡姆仅音乐就有十二套,包含着孜里比亚宛木卡姆、勃姆比亚宛木卡姆、艾扎勒木卡姆、热克木卡姆、木夏乌热克木卡姆、居拉木卡姆、纳瓦依木卡姆、丝木比亚宛木卡姆、胡代克木卡姆、乔里比亚宛木卡姆、月孜哈勒木卡木、多尕买特木卡木的十二个不同的音乐,使用卡龙琴、刀郎热瓦甫、刀郎艾捷克、击打乐用小型手鼓等乐器,由于演唱时间的长久,经历的次数太多,斯拉木卡西木已是娴熟在心,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图木舒克人非常敬重他,只要他出现在哪里,哪里的观众就会特别的多,参与的人也特别多,享受电影、电视、歌坛明星一般的待遇。同时,音乐与歌舞也让老人充满着生活的激情,八十多岁的人了,还犹如年轻小伙子一样,能吃、能睡、能唱、能跳,还能弹奏,还常常出现在一些大的小的活动之中。他的鼓点激昂、有力、热情、明快,图木舒克没有人不熟悉的,只要一敲响,就会有一群艺人,有一大群观众,潮水般地来。

  图木舒克的民间艺人,划分起来也很有意思,我们所到的脱库孜沙来依小村子,民间艺人就叫脱库孜沙来依艺人,这是以地名来区别的。图木舒克的刀郎木卡姆是以这个村子的地名来命名的。村里艺人比其他地方多,技艺也比其他地方好,影响也比其他地方大。维吾尔人的降生、成长、死亡的各种活动,都以请到脱库孜沙来依小村的艺人而感到荣幸。其他地方的艺人也以他所在的地方来命名。比如,有唐托克拉克艺人、皮恰克松地艺人、夏河艺人、盖美里克艺人、旗干却勒艺人、肖尔河滩艺人等等。只要一说地名,就会知道那儿有哪些艺人,哪些人是高手、哪些人一般、哪些人不一般、哪些人年长、哪些人年轻,都清清楚楚。在图木舒克任何一个村子,你问一声皮恰克松地艺人,他们都会告诉你,那里的热合曼艾力,七十一岁了,是卡龙琴的弹奏家。六十一岁的达吾提阿吾提则是达普手主唱,还有六十一岁的麦海提苏来曼是热瓦甫主唱。你要是问图木舒克艺人的话,他们都会摇头,因为图木舒克的民间艺人实在太多了。

  阿不都拉也是从图木舒克走出去的,不过,他不是民间艺人,他是维吾尔族最著名的青年歌唱家,他很少在图木舒克演唱,但图木舒克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图木舒克人知道,这些年来阿不都拉唱红了新疆,唱红了中西亚各个国家,他吸取了图木舒克脱库孜沙来依刀郎木卡姆的精华,用汉语演唱,用中西亚各个国家语言演唱,这是他成功的聪明之处。他们一家好几个兄弟,有的当了市长、有的当了人大主任,还有两个兄弟跟着阿不都拉一块去唱,也就是说,他们一家都是图木舒克脱库孜沙来依刀郎木卡姆的演唱高手。除阿不都拉之外,虽然不能称家,但还有许多人都很有影响。唱、弹、跳、演,一家人没有不会的,实实在在称为图木舒克的艺人之家。

  图木舒克脱库孜沙来依刀郎木卡姆也分三种表演形式,刀郎木卡姆是在特定的民俗活动中才能表演。每次表演,乐手弹什么曲子、达普手就唱什么曲子,我想,这达普手一定就是歌手或者歌唱家的意思,这时候的歌手一般唱给男人,因为这些活动女人都不让参加,不参加的原因,可能临时演唱的歌词会有一些让女人不宜听的话吧。刀郎赛乃姆是任何场合都可以的表演的形式,无论在哪里演唱都可以。而刀郎甫西米提却只是在婚礼、喜庆的活动中演唱,欢乐、吉祥、喜庆,男女老少都可以参加,可以跳,也可以唱,只要你愿意。民间艺人把这些表演形式传给他们的弟子,也传给热爱的人们,也有一代相传一代的。阿不都拉一家都会演唱,就是受他的父亲、叔叔的影响,当然,目前他们一家兄弟都已超过了父亲和叔叔,光大了这种家族式的艺术传播。他们的父亲与叔叔也很骄傲,偶尔还参加一些活动,观众们、民间艺人们都把荣耀送给他们的叔叔与父亲。

  有一段时间里,阿不都拉的父亲在巴扎上开了一个音像制品店,专门经营儿子阿不都拉的音像作品,生意十分红火。

  在图木舒克,民间艺人也有按职业来区分的,但他们大部分都是农民,区分的类别要有简单一些。团部机关工作的、会演唱的,就叫团部艺人,或者叫干部艺人。一般来说,都是以他们从事的某一项艺业来命名的,比如开拖拉机、铁匠、制陶匠、饭馆做饭的、理发店理发的或者医生,商店老板、果园的都按他们从事的那项职业来各自命名。

  更多的是以连队来区分。连队是兵团农场成立后,以小村所在地远近而命名排序的,虽然各个小村都有地名,但兵团成立几十年了,大家都习惯按连队排序去区分,也比较好记,七十二岁的阿不都热西提,是图木舒克五十二团八连的刀郎热瓦甫演奏艺人。沙吾提卡斯木,六十八岁了,是五十一团一连的达普手主唱,六十五岁的艾山巴吾东则是五十一团一连达普手主唱,五十七岁的阿吾提约尔达西又是五十一团十二连的卡龙琴、艾捷克演奏艺人,每个连队几乎都有一些演奏、歌唱与表演艺人。

  早些年,图木舒克五十一团十九连,连队有位农民叫吾斯曼大寨,那是农业学大寨时取的名字,一直沿用到今。按维吾尔人的习惯,吾期曼的后面应该是他个人的真名,他有没有其他的真名,所有的艺人都不知道,大家都叫他吾斯曼大寨。我看过很多次他的演唱,在市里的庆祝大会上、接待会上、晚会上,还有小型的家庭、连队的联欢上,我都见过他,每次,我都见他如痴如醉,沉浸陶醉于自己的演唱之中,那会儿,他一定没有想到观众的存在,他没有想到周围,或者台下有许多围观及观看的人们,他自顾自的弹奏和演唱,完全进入到艺术的境界之中了。在这样的境界里,我不知道,吾斯曼大寨的思绪是否在飘飞,是否在凝思,是否在跳跃,他有没有想过,他演唱的流传不衰的脱库孜沙来依刀郎木卡姆所表现的、刀郎人原始阶段捕鱼、狞猎、游牧的生活情景,是否也沉浸在祖先们依靠自己的智慧、勇猛和团结,获得狞猎胜利后的喜悦之中呢?

  远方的客人到图木舒克维吾尔人家做客,主人都会请上几位民间艺人来助兴,少到三人,多则六七人,热情的主人会安排烤肉、烤鱼、烤鸭之类的少数民族特色食品之后,就是给客人演唱脱库孜沙来依刀郎木卡姆。在庭院、在葱郁的葡萄架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听着手鼓,踏着鼓点,动作紧迫、急促、明快,舞步扑跌有致,双手大张大合、男女相向、紧紧相随,热情而奔放,粗犷而又刚劲。客人笑了,他们更加高兴。只要客人不说停止,他们会跳个三天六夜不停。

  还有一些民间艺人,他们在图木舒克是不出名的,但他们比出了名的民间艺人喜欢赶场子。哪里有活动,或者听见了手鼓声,他们的双脚会不由自主地向那个方向移去。他们有时候看着演奏,看着歌唱,看着跳舞,看得口水不停地在嘴角边流淌,但就是不愿离去,即使客人或者参加活动的人走了,他们还要看看老艺人们离去的身影,看看跳过舞蹈的场地。也有老艺人累了的时候,让他们其中的一个替代一会。选中的人一定会兴奋得满脸发光,他比老艺人弹的唱的更加卖力。没有选中的人哩,一脸遗憾、羡慕的神情。

  还有哩,在图木舒克还有一批民间女艺人,有的是两口子都是民间艺人。往往两口子都会去参加同一次活动,无论远近,只要有人邀请,他们都不会拒绝,农事再忙也不去理会,最多临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的农事,羊群给孩子们或者给老人们叮嘱几句,他们就走了,一去就是好几天,甚至半个月。忙的季节,棉花受旱了,小麦浇水晚了,地里的草比庄稼还高,回头望望,虽然有些惋惜,但也只有赶紧补上农事这一课。他们白天晚上都在地头忙活着,一点也不觉得累。五十六岁的依明热汗就是刀郎木卡姆普手主唱,她的丈夫是卡龙琴演奏者。他们两口子就常常参加图木舒克的一些活动,也到远一些的巴楚县、伽师县去演出。名声很大,说起他们两口子来,没有人不知道的。

  民间的女艺人也不少,图木舒克十几万人,民间女艺人也有好几百人吧,有一些女艺人比丈夫的名气还大,常常让丈夫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丈夫没有办法,也只有认了。好在女艺人一般不参加大型演唱活动,小范围里抛头露脸,让我们这些男人很少见着。

  要是见着了,一定会记住,有多少女艺人也不会让男人忘记。


选自《文艺报》2011年2月2日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