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066792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纳蕤思解说(象征论)纪 德

点击率:4772
发布时间:2016.06.16

给保罗。梵乐希(Pdaul Valery)

(Nuper me ni littore vidi)      

    (近来我没有在岸边待过)               

        ——浮吉尔(Virgile)


      书本也许是并非必要的东西,一点神话本来就够了;宗教就完全寄托在那里。人民惊讶于寓言的外观,并不了解而崇拜;深思的祭司们,俯临意象的深处,慢慢的参透象形字的奥义。于是大家要解释了;书本阐扬了神话;——可是一点神话本来就够了。

      纳蕤思的神话是如此:纳蕤思是十全的美,——也就因此他是纯洁的:他鄙弃山林川泽的女神们——因为他恋慕自己。没有一丝风搅动泉水,他在那里,宁静的,低着头成天凝对自己的影子……——你们都知道这个故事。然而我们还要讲它,一切都早就说过了;可是,因为没有人听信,讲了总得重新讲。

      现在,没有岸也没有泉水;没有变形也没有自鉴的花;——什么也没有,除了纳蕤思,单剩一个纳蕤思,凝思的,孤立在灰色浮雕书上。他在时间的无用的单调中感觉不安;摇漾无主的心中反复自问。他想知道究竟自己的灵魂具何种形体;它该是,他觉得,非常可爱,如果从它的悠长的颤动上判断它;可是他的面容!他的面容!啊!竟至于不知道是否爱自己……不认识自己的美,我闹不清啊,在这幅远近场面都不相衬托的,没有线条的风景里。啊!不能够看见自己!来一面镜子!镜子!镜子!镜子!

      纳蕤思,不怀疑自己的形体在什么地方,起来了,走去找他所企望的轮廓以包裹自己的大灵魂。

      在时间的河边上,纳蕤思停住了。岁月所穿流的,命定的,空幻的河。简单的河岸,像一副嵌水粗制的框子,像一面没有锡泥的琉璃鉴子;背后什么也看不见;背面铺着空虚的厌倦。一条阴暗的,昏沉沉的运河,一面几成水平的镜子;谁也不能由无色的周围中认出这片黯淡无光的水,要不是感觉到它在流。

      从远处看来,纳蕤思以为这条河是一条大路;独自一个在这一片灰色上,他厌倦了,于是挨近来看东西从那里经过。两手在边上一搁,现在他临流了,依照传说中的他那种姿式,啊他一看之下,水面一层薄薄的外表突然五色缤纷了。——岸边的花,树木的干,东一块西一块反映的蓝天,专等他而存在的,在他眼底各自生色的一片映影的奔流。于是丘陵露出来了,森林沿着山谷的斜坡排列出来了,——依照水流而波动的,波浪加以变化的一重重幻影。纳蕤思看得十分惊异;——可是不明白,因为是互为推移的,究竟是自己的灵魂支配波浪呢,还是波浪支配它。

      纳蕤思观看的地方,就是现在。从老远的将来,种种东西,还只是可能的,挤向实在;纳蕤思看见了,随即逝去了;流往过去。纳蕤思马上觉察到总是同样的东西。他寻问;于是沉思,总是同样的形体流过去;只有水的突进使它们发生差别。——为什么相异?为什么相同?——想必它们是不完整的了,既然他们总得重新来……而一切,他想,都向一个乐园的,结晶的,已失的原形,努力突进。

     纳蕤思梦想乐园。

     乐园并不大;完整的,每一个形体都仅仅在那里开花一次;一所花园把它们完全包含了。——它当真有过吗,还是不会有过,于我们有什么关系?可是它一定是这样的,如果它确曾有过。那里一切都在一度必要的开花里结晶,一切该怎样就完全怎样。——一切都不动。因为什么都不企望更好。单剩平静的引力缓缓的执司全体的运行。

     因为在“已往”和“未来”中,没有一个飞跃是会停止的,乐园并非变成,——只是终古长存。

纯洁的伊甸!“观念”的花园!那里种种有节奏的,确实的形体,毫不费力的显示它们的韵律;那里每件东西看起来是怎样就是怎样;那里“证明”是毫无用处。

     伊甸!那里悦耳的微风按照预知的曲线而波动;那里天空展开无边的蔚蓝,掩盖匀称的草地;那里各种的鸟都带了时间的颜色,花上的蝴蝶都实践神意的谐和:那里玫瑰是玫瑰色的,正因为玫瑰甲虫是绿的,玫瑰甲虫是因为来,所以停在玫瑰上。一切像数似的完全,一切都按步就板;线条的应和中流出一种谐调;花园上漂着一片永恒的交响乐。

     伊甸的中心,亘上下三界的大木岑树(Ygdrasil)对数的乔木,在土壤里深植生命的根,向周围的草地上散布浓密的荫,枝叶里掩着惟一的“夜”。树荫里,靠着树干,放着“神秘;的书——那里记载着应该知道的真理。风,在枝叶间吹着,成天的拚读书中的必要的象形文。

     亚当,虔诚的,在谛听。独一无二的,还没有性别的,他坐在大树的荫里。人!造物主的一体,神的役员!为了他,藉了他,一切的形体才各自显现。他据在这个仙境的正中心,一动也不动,看这个大千世界在面前舒展。然而老是做一个观客,看自己不能参加,只有坐看的大观,他觉得厌倦了。——一切都为了他表演,他知道,——可是他,自己……——可是他自己看不见自己。那么其他一切于他何有呢?啊!看见自己!——当然他是有权力的,既然他创造,既然全世界都维系在他眼底,——可是谁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力呢,如果一直没有被证实?——由于观看它们,他再不能与这些东西有所区别了:不知道何所止——不知道何所之!因为究竟是一种囹圄生活,如果你不敢尝试一个动作而不至于搅破全盘的谐和。——而且,算了吧,这种谐和也叫我气恼,还有它那种永远完整的调和。来一个动作!一个小小的动作,为的认识。——一点不谐和,总之!——好吧!一点意外。

     啊!抓住!抓住大木岑树的一枝在他着了迷的指间,而且要把它折断……

     完事了。

     ……起初是一点极微细的龟裂,一声叫,可是它发芽了,伸张了,尖锐的啸了,暴风似的号了。枯萎了的大在岑树,摇摇欲颓,轧轧作响;原先有微风在其间游戏的那些树叶,颤抖而瑟缩,在突起的疾风中飘动,被席卷而去——去渺茫的夜空,去不可知的地方,向那边同时飞奔着零落的大圣书上脱下来的一片片散乱的书叶。

     向天空升起了一片雾,一滴滴泪,云落成泪,复升而为云:时间诞生了。

     惊惶失措的人,分成两半的两性的人,因痛苦和恐怖而哭泣,带了一种新的性,觉得胸中涌出了一种欲念,要那个差不多和他一样的另一半,就是那个突然跳出来的女人,他搂抱的,他想恢复的,——那个女人,想经由自身,重造完全的人,并且想就此截止这种类,盲目的努力中,将使得一个未知的新族类在她的腹中动弹,不久就要向时间送出另一个人,仍然是不完全而且是不自足的。

      将散布在这个黄昏与祈祷的大地上的你这可哀的人类啊!

      失去的乐园的记忆将要来蹂躏你们的狂欢,那个乐园你将要到处去寻找——将有先知们对你提说——还有诗人们,就在这里哪!他们将要搜集那本非记忆所能及的圣书的零叶,因为那里记载着应该知道的真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