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9777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不朽的回声(代序)/王猛仁

点击率:816
发布时间:2024.04.20

  此时的心境,很难用一句完整的话来概括。人到65岁之后,似乎一切都看淡了,也都看清了。如果完完全全地总结自己的生活与创作经历,我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比较困难的。在有限的记忆里,少年时的梦想,就是吃顿饱饭穿件新衣;青年时的梦想,就是穿上军装,在绿色军营中淬炼;中年之后的梦想就是生活安逸,妻贤夫贵,乐观向上。结果,这三种梦想多半是半空半实,雾里看花花未花,满眼春光是盈光。直到今日,也是心有所图,实难心安。

  其实,真正的“心有所图”是不存在的。所谓创作上的冲动与执着,也是值得怀疑的。尽管如此,我还是每天饶有兴趣地坚持着,不停顿,多浏览,多书写,多感受,以此消磨我的时间,点缀我的生活。除此之外,我似乎没有别的才能,而且对于当下的社会现象,也没有多少是可以值得敬畏的,甚至信赖与关注的。我喜欢一个人看风景,像独来独往的流浪者,去寻找另一种人生的过往与理想。

  把此书定名为《平原光影》,是因为想将这两年来散淡的生活记忆,比较完整地保存下来。她没有一个基本的创作导向,也没有一个相同的创作目标,只是把不同的心理反应当作乐趣,在每一首诗里留下存在的意义。要么触及一个侧面,要么喻指一个人的明与暗,阴与阳,廉耻与高尚。好与不好,交给读者和批评家去评说吧。

  就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出身来说,也许我写不出脍炙人口的宏大诗篇。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出生就是天才,有的人刚刚起步就一跃上升到让人仰视的高度。另一类就是我,有生活,有阅历,一步一步从底层走来,笨拙晚熟。尽管发表的作品看似平平淡淡,无足轻重,但经过多年的磨练,打造,诗性的东西也是越写越安静,越写越有色彩了。如果是这样,那是书本的积累,是积极的进取,是上天的恩赐。在我看来,写诗没有天才之说,智慧、体察、阅读、储存、经验、文化等等,才是真正抵达诗歌殿堂的不二法门。这些年,我写下了几千首诗,也包括散文诗,才恍惚觉得诗歌是我的天然爱好,这种爱好恰好弥补了我在某些方面的不足。

  纵览今日,这是一个并不成熟的诗歌年代,也是一个低俗而功利的典型年代。我的作品,没有被世俗的价值观所束缚,是自由的心性呈现。步入60岁以后的写作,大都局限在平日的生活场景中,是平易的浅显的细微的认知与思考,拓宽了自己的艺术表现空间,通过对中外优秀诗人的触及与借鉴,从中获得灵感,受到启发,创作了宽泛又“抒情”的新诗范式。谨以此向身后的时间告别,向逝去的青春告别。多数人知道我是散文诗人,其实,我早期发表的多是自由体新诗。在散文诗不被主流诗刊认可又排斥时,几乎没有散文诗的园地可供选择,当时为自己调整思路,就是让自己的语言表达更顺畅,更符合自己的审美意识。因为,我是一个乐观奔放的人,一个远离喧嚣,褪去光芒,为生活而活着的人。

  诗歌之外,我还偏爱书法。书法是书家修养、文化、品质与性情的自由表达,所谓书品即人品,便是此意。一个人的文化层次、生存状态、眼界视界、胸襟境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创作的审美构想和格调。在我看来,能将诗歌与书法渗透到自己的作品里,能让读者从中看出作品中的浑厚与大气,精致与细腻,如影随形,默默相守,最终完成自己正大光明的审美气格。尽管创作思路狭窄,但中国书法与诗歌已然成我的最爱,成为我的血肉之身。诗书语境齐驱并进,在内心深处形成了我的生活方式和行为准则,即使平日稍有懈怠,难于用生活的积累完全驾驭它,但它依然是我的文化之源,灵魂之旅,这种感受,这种事实,是无法否认的。

  一个诗人或艺术家的成长,其生存的环境是十分重要的。从某个侧面,会影响到人生的抉择和创作指向。我的童年和青年时期,一直在农村度过。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田一垅,夏日里的麦子,秋田里的玉米,小河里的流水以及冬天里的雪花,都在我的诗里出现过,且都是作为一种特定的名称和记忆存在。对于我来说,这种特殊的环境,以及大地上生长出来的农作物,它们超出了我的语言,而且也是作为超出了人们所想到的真与美而存在的。我不在意出身低微,我很在意以诗歌的形式记录我的生活。在每天太阳升起的地方,因为五谷杂粮,因为哒哒蹄音和仆仆风尘,让我的存在找到了童年的快乐,我为这段生活,至今抱有虔诚的敬畏感。

  就当代文坛来说,目前好的作家不是很多,而且多数作家是讲故事讲段子的高手。讲故事,属于记录历史的文字艺术。而写诗写文,则属于永恒的文学艺术。特别是那些写历史小说的人,只是将档案馆、图书馆雪藏的古文翻译成白话,把时光切割成一个个碎片而已。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真正的诗歌不是哗众取宠,不是陈词滥调,而是揭示、赞咏和批判。因为,批判的本质就是品德。能与这个喧嚣世界相抗衡的,是经过洗练后的一种力量。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情况下,沉默,揭示与讽刺,才是这个世界上有可能存在的广义上的诗歌之源。那些人云亦云的,喋喋不休的,夸大其词的,会污染我们的诗歌语言,它会侵蚀我们的诗歌环境。

  日常生活里,我写女性与爱情的诗较多。也有写人文、自然、父母、亲情和社会的。在面对诱惑、名誉、金钱、权力与女人的时候,我们能选择什么?真正美丽、善良的女性,是生命的源泉,也是诗歌与艺术的源泉。好的女人会让我们知道如何生存,如何快乐地活下去。多数诗歌作品都是拟人虚构的,作者的情感会隐秘地潜藏在诗的文本里,间接地从诗句中找到某个人的影子,找到茫茫阳光,悠悠白云,找到岁月的阡陌。但是,又很难敲定它是写给谁的。她是一个港口,停泊着我的许多。一首好诗,包含着语言的双重意义。形象的、音调的、色彩的和自身的。将感性、直觉、象征、暗示和思想化为文字,用不完整的语言将有声的语言及生的全部展示出来,这才是真正的诗歌。领悟到了这些语言上隐藏的独特魅力,才有可能将自己的表现空间,或许正因为如此,才拥有了不同年龄段的读者,让一首诗歌变得更加生动而有趣味。

  目前,有众多的诗歌是呈口语化和通俗化的。这样的写作,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从30多年前开始写诗,时至今日,我也试图用简洁和最直截了当的语言,描述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和一切所能表达的东西。可是,我每每为写下的第一行诗,束手无策。优秀的诗人,都是生活的歌者,他能将想象中的美和生活中的美融合在诗歌之中,甚至被一种青春式的激情和对天地、生命、爱情等一切美好的事所感动,这样的诗人,他写下的每一句才是干净的、自然的、朴素的、原生态的。

  正是对于这种品质的追求,从某种意义上说,站在诗歌面前,我才会拿出来晒一下,给朋友们看,给阳光看。温情,似轻风一样明快,流水一样清澈。只是,面对现代诗的泛滥和困扰,诗与非诗之间,界限混乱,日渐浅薄、风花雪月的诗充斥着耳目,我们很难在“流行化”的当下找到属于自己的坐标。为此,我们仍然需要与之抗衡,努力追求理想之诗。在未来有限的时光里,堂堂正正地写诗,给堂堂正正的人看,让读懂我的人读懂我的诗,让不懂我诗的人读懂我的人。如是,我的灵魂才会发出不朽的回声。

  ——选自西部散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