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52797546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西部散文节暨聚寿山文
  • 第十一届西部散文节在青海化
  • 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颁奖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分会

生命一次,美丽一次/陈福莲

点击率:723
发布时间:2024.04.20

  这是一个静谧的夜。

  我倚在床头,双眼凝视着窗外,这是我近两年来习惯性的动作。似乎在等待、在沉思……最近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就好像我的心情一样寂寥惆怅。

  雨中的城市是寂静的。我起身来到窗边,远处的高楼矗立在迷濛的夜色里。街上的行人不少,他们匆匆的步履与平静的夜空很不和谐,雨夜本来应该不适合人出行。

  我想打开窗户,放进来一些清新的空气,可转瞬又兴致全无。窗内窗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无论窗外的行人怎样的喧闹,马路上穿梭的车辆如何的欢快,会所里飘飞的歌声多么的悠扬,终究也只是成为了窗户的背景,丝毫吸引不了我这颗尘封的内心。因为我无法挥去那些伤心的陈年往事,尽管经过了时间的磨蚀、岁月的消溶,它们还是如丝般缠绞着我,内心隐隐作痛……我回到桌前,随手翻看着班上学生汇编的优秀作文集,希望能用工作来逃避烦闷的心情。家里是安静的,安静的生活虽然给人遐想的空间,但是也给人死寂的后怕。

  正在我百无聊赖地信手翻看时,一篇有关“顽强生命”主题的作文震撼了我:非洲戈壁上,有种很独特的小花,名叫依米,它要用五年的时间来完成根茎的穿插工作。然后,积蓄养分,到第六年春天,它才在地面吐绿绽翠,盛开出一朵朵小小的四色花瓣,美艳绝伦。两天之后,便香消玉殒……天哪!一种弱小甚至卑微的大自然万千家族中的一员,却能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向世界昭示着一个看似深奥实则简单的道理:生命一次,美丽一次。而作为万物之首的我却如此地坐以待毙,在一点点小挫折面前就是这样的黯然神伤,我不禁打了寒噤。是的,我们的一生也许很短,短到往往是很多想做的事还来不及做,就匆匆谢幕;我们的一生也许很长,甚至长达百年,可以从容懒散地构筑梦想,洒脱任性地挥霍自己的大好时光。但不管是短暂还是漫长,如果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暗淡苍白,什么也没有留给人间,哪怕是一瞬的美丽也没有,那比起依米花来,或许更多的是平庸之中的萧瑟,枯槁之后的落寞。

  生命一次,美丽一次,又岂止依米花。你再看秋天漫山火红的枫叶,它们经历了萌芽、翠绿、火红的蜕变,走过寒冬,再飘然落下。可这就是它的一生,就是它的命运,经历过了这些以后,对它来说这一生已经足够了。因为它明白这就是它获得一次生命所必须经历的,不应该有任何怨言;因为它懂得这是它的命运,不应该有任何不满;更因为它知道生命只有一次,只要好好把握,不愧对自己,那么不管自己的命运如何就都是值得的,而这仅一次的生命就是美丽的,当面对萧瑟的寒风时依旧灿然傲笑、红袖飘舞。 

  生命一次,美丽一次,依米花如此,枫叶如此,人类更如此。穿越时空的隧道,翻开历史的画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中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杜甫,暮夜却金的杨震,塞外牧羊的苏武,舍身炸堡的董存瑞,乐于助人的雷锋,还有汶川地震时英勇护生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疫情时期奋不顾身的白衣天使……他们的生命或长或短,但是他们都用自己朴实的壮举诠释了生命的意义,因为他们懂得既然生命一次,就应美丽一次。即便等待如海枯石烂,即便艰难如手攀千崖,即便短暂如流星焰火,也应积攒所有能量,燃烧全部生命,释放一份美丽。

  看着,想着。忽然回忆起有这样一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把思想浸润在大爱与永恒的染缸里,全心守护着人类灵魂的净地,倾力捍卫着校园领土的完整,行动诠释着纯洁与高尚,生命一次,美丽一次……

  山旮旯里燃明灯。他姓陈,是一位连任了二十多年的小学校长,1968年9月,陈校长从地势平坦的富平小学调到山高路远的忠岗村任教。这是一所初小校,只有三个年级36名学生。由于交不起学费,适龄儿童入学率只有40%,800多人的山村,没有一名初中毕业生,青壮年基本上是文盲、半文盲。望着乡亲们祈求的目光和孩子们那一双双渴望读书的眼睛,陈校长彻夜难眠。经过几夜的辗转反侧后,他找来村干部商量,由每个生产队每学期出资5元,用作民办教师工资和办公费开支,全村孩子一律免费入学。这个办法一公布,即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学生一下子猛增到86人,入学率达94%。

  学生增加了,两个教师没办法应付,陈校长让弟弟放弃在富平教民办的机会,到忠岗教一年级。学校一时没有民办教师编制,他就让弟弟义务教书。他自己则担当起小学三、四、五三个年级,语、数、体、音、美、自然等十几门课程的复式教学任务。白天下班后,晚上他还办起了扫盲班。饱尝没有文化之苦的村民们闻此消息,欣喜若狂,白天辛勤耕作完后,晚上纷纷提着用玻璃罐头瓶自制的煤油灯涌向学校。

  琅琅读书声淹没了夏夜的蛙鸣和冬日寒风的呼啸。经过几年的努力,忠岗村在溪水镇第一个实现基本无文盲村。学校基础教育办得有声有色,后来,村里的大学生也纷纷涌出,其中李祚东一家四个儿子全部都成为了大学生。陈校长像一盏明灯,照亮了贫瘠、荒凉的山旮旯。

  一片深情护沃土。桃李芬芳,瓜果满园,是陈校长孜孜不倦的追求。但生长环境直接影响生长结果,学生也不例外,没有好的学习环境很难成才。1985 年,由于组织的需要,陈校长已在溪水中心小学担任校长。当时的中心小学地处街中心,每到逢圩的时候,人们赶集的谈笑声、交易市场上的吆喝声与教室里的读书声此起彼伏。如果教室里这时正是知识讲授的时候,会有几种声音和老师的声音汇在一起推向学生耳际,幼稚调皮的学生哪能区分主次,只知一股脑儿地全听,虽然上课时惧怕老师的威严,只能抿嘴忍笑,但到了下课时,便闹腾开了,学吆喝的,学讨价还价的,学寒暄的……这气氛一点都不比交易市场逊色。如果你光听声音,你还以为是来到了一个小儿市场。这样的学习环境,一直让陈校长忧心忡忡,多次递交报告给政府,要求搬迁校址。由于诸多原因迟迟未得到答复。教学环境受影响还算事小,更有甚者,有的商民干脆把店铺建在学校操场上来,还编撰政府同意他这样做的话来吓唬学校。这一次,真是惹火了陈校长,只见他在放学后带着学生们如蚂蚁搬家似的,三两下就把刚建好地基的店铺拆得一干二净。同时连夜向政府递交了自己的主张,一是加快搬迁校址的速度,若不然,只要还在这学校一天,就要守护一天,严格履行教育条例,坚决不让任何人在校园周边200米内建房。可店老板也不甘示弱,第二天又把地基建回去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便是每天拆,每天建如此反复。这事直到县政府同意搬迁校址而告终,校长的一番坚持终于没有白费,守护了校园的一片安宁。

  这样的故事在一年后又重复发生了,这次是一个村完小陈家村小学的一排危房,在县、乡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当地农民陈根买去。当作为主管一乡教育的陈校长闻讯后,马上赶去处理此事,可还没到村口,就见那陈根满脸堆笑地在迎接他。“老哥,今天终于有空回自家宗祠里转转了,我们这些小的们还望大哥多多关照呢!”或许陈根是早有听闻陈校长曾经力斗昔日店主之事吧,于是想用软办法来腐蚀他,再说这里又是陈校长的老家,胳膊应该会往里拐吧。只见陈根递上烟之后,接着又捏出一个红包要塞往陈校长的口袋,鼓鼓的,看样子应该有上千人民币,在那个年代,陈校长的工资还只有24元每月,要不吃不喝教书四五年才能凑足这个数。是自家人买去的,而且还是一个这么识礼数的自家人买去的,没有理由不同意,陈根一边想一边继续把红包往陈校长的口袋塞。可红包还没挨到袋子口就被陈校长重重地打回来了,并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陈根。不知是对陈家有这样的后人而失望,还是为世人如此地不了解自己而悲痛,大声正色道:“你还是把地还给学校吧,学校的土地你就别打算盘了。”“大哥,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这块地,你就成全我吧!”陈根仍恳求着说。“这是属于孩子们的空间,绝对不行,而且限你十天之内退还,你若坚持,咱们只有法庭上见。”校长说完甩袖而去。留下一个陈根呆愣了半天,赌气地骂了起来:“狗日的,这算啥鸟人,就不还,我就不信你真会把我告上法庭。”十天,稍纵即逝,当陈根还在生闷气的时候,一纸法律传文飘然而至,以三级办学二级管理的教育条例强制陈根退还学校土地。因为这件事,陈家村的人都怪陈校长太无情,可陈校长这样做是为了代代陈家村啊!这份守护又有谁能理解到呢?

  风雨如磐终无悔。有人说,静静地守护着一个人是件幸福的事,那么守护世界的人呢?是不是应该更幸福满满呢?那种幸福会不会像是蜂蜜从瓶子里溢出的那种甜蜜。一个人静静地守护着许许多多认识、不认识的人的那种幸福该被称作什么呢?或许是一种寂寞着的幸福吧。我想也许这与单纯的幸福的感觉是不同的吧。也许心情不会那么单调,想法不会那么简单,而最终得到的那些有关于心灵慰藉的感触,或许又会是像晴朗天气里天空中的云彩一样,纯洁得让人舍不得碰触。

  陈校长劳碌一生,一生清贫。连孩子读大学,他也是靠向亲朋借贷,坚持过来的。曾经优秀的他有过高升为政府领导的机会,也有过去当老板的机会,但他却选择了继续守护,不离不弃。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回首走过的路,多少风雨沧桑,多少悲欢离合,但校长却坦然地说:今生无悔,他感觉虽然物质上贫乏,可精神上却是富有的。他教书36年,输送合格小学毕业生几万名。考上大中专院校若干名,有的出国留学,有的当上市长,学生遍布各行各业,可谓桃李满天下。

  如今,陈校长已进入耄耋之年,仍然在美丽着自己的人生,谦虚学习、诲人不倦、乐于奉献、爱心永存……

  想着,写着,起身推开窗子:夜深了,窗外的人仍然不少,他们在享受都市的夜生活。而这已不再让我心烦,因为我已找到了生命的定位:生命一次,美丽一次。懂得了不是星星不亮,只是距离我们太远;明白了不是千红不媚,只是我们常常错失花季,只要愿意守候,它同样会以最娇艳的形式绽放。

  我愿意在自己的心园,植一棵树,葱绿一片光阴,开几朵幽雅的小花,芬芳一段心径,收藏一些阳光般温暖的故事,在寂寂无声的冷夜,和着透窗的月色,酿一坛如清风桂花般的美酒,让自己沉醉。于是,不经意间,一份美丽在心园生长。

  我愿意在闲淡的午后,落日的黄昏,品一杯清茗,捧一卷古书,握一份情致,享一丝淡泊,在逝去的或者未来的时空里舞蹈,听潮起潮落,看云卷云舒,于是,不经意间,一份美丽在心园飞翔。

  我愿意在平凡的三尺讲台,引领学生翱翔智慧的天空,遨游知识的书海,放飞想象的翅膀,抒写壮丽的理想,在稚嫩的声调里歌唱,追赶梦想的脚步,燃尽累积的能量,点亮沉沉的黑夜,圆了太阳月亮般的希冀。于是,不经意间,一份美丽划破虚无,璀璨了时空。

  现在,我虽然仍徒步跋涉在暗淡的岁月里,但我心已释怀,不管历经什么,我都会记得随时给自己的心情涂上鲜艳的色彩,时时给平凡的生命化上亮丽的彩妆,让美丽如蝶般在如花的生命中飞舞。

  生命一次,美丽一次!

  ——选自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