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345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石泫沟记/孙俊良

点击率:3481
发布时间:2016.06.22

  石泫沟者,故乡一小沟也。沟虽微不足道,难以命名于版图。但沟里有溪,溪间有瀑,瀑边有柳,柳旁有石,石连山田,田内麦香。一派原始的自然风光,其情其趣,令人陶醉且大发幽思。

  石泫沟之溪,春夏秋潺潺不绝,灌溉田禾,滋养牧草,冬则冰清玉洁。溪从山腰之泉眼出,一泉水量少,二泉水量中,三泉水量多。石泫沟源头十余泉,汩汩涌动,日夜奔流,遂成石泫溪。古朴淳厚之村民,代代相传;花香幽幽,无人欣赏亦自芬芳,且多可入药,精心采集,弥补村民收入之不足;木秀而更显山青,高耸挺拔,其叶可作羊之美食,其枝可供村民引火取暖,其木可为房屋之栋梁。丛林掩映中有块块碧绿的田禾,百草蔓延中有可爱的动物栖息,山光水色,一草一木,布设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小小石泫沟,居然有瀑,此石泫沟之绝景也。有瀑即有声,使石泫沟幽静的山色轰鸣阵阵。水量少时,叮叮咚咚,如自然琴弦,不绝于耳,山洪暴发时,吼声如牛,震耳欲聋,似擂鼓助战,仿佛千军万马冲突于沙场。至于瀑布流泻,飞珠溅玉,水光反射,景致万千,则更是锦上添花,不可名状。入冬,其景愈浓。冽冽寒风一夜劲吹,晨起而视,风光大异,瀑布凝滞,悬崖上满是冰块。不复有往日之喧闹,万籁俱寂。瀑是冰的瀑,溪是冰的溪。太阳下,石泫沟银光闪闪。孩童则终日沉浸在玩耍中,或在溪上溜冰,或到溪边敲一块冻冰下来,用一把小刀,千雕万刻,创作自己的冰作品。日落归时,纷纷背负至家中,点缀生活,供人浏览。

  瀑边有一棵老柳,约三人可合抱。根深深地钻入岩石之中,树干皱皱干干的,已有一些朽木之意。但那枝条叶子却是风华不减,绿意盎然,青春飘舞。三伏之日,酷热难当,或坐或卧于老柳下干净的岩石上,瀑水飞溅丝丝凉意,柳条轻轻扇动阵阵清爽,间或听一声鸟鸣,闻半点山歌,望那一山之青幽,看那半坡之翠绿,何谈富贵之奢华,神仙之高雅!恍若修行而得道,回归自然,乐不知返。

  柳边之石,乃天造之佳床也,盛夏尤佳。溪水泛滥时,水位高涨,漫过柳边青石,一点一点,荡涤得一干二净,不留任何灰尘和石子。水渐退后,石缝绿草茸茸,遮掩着石面。累时,轻款地躺上去,并不觉得石之坚硬,和对肌肤的抵触。似一块绿色的小毯。阳光从柳叶间点点滴滴辐射到石面上,蒸去了石上的潮湿,石面微热、干爽、松软。劳作之余,躺于其上,似热而不热,似潮而不潮,似硬而不硬。此乃奇石也。有此三绝,而又添景色宜人,空气清新洁净,若在此小憩一午,则神清而气爽,胜如一剂祛热降火之良药。

  石泫沟之田,本为山石所据。先民们挖石填土造田,历尽艰难。经几代人的精心改造,田虽零星分散,但均可引水入田,故而可以种麦。在物质极其短缺的年代,这点土地被村民们视为珍宝。因为其时能吃点面食之类已是神仙境界,令人啧啧不已。春麦青青,而绿油油;秋麦金黄,而穗累累。此石泫沟之又一景也。待麦既熟,复播山药、白菜耳。朔方北疆。一地两茬,村民们自然万分珍视这点山田。冬闲空余,念念不忘扩土增域,有时甚而巴掌大一点点,亦在所不惜。村民之意在于田而不在于山水也。故不惜损坏山水之美,而与石泫溪争夺河道。坡上繁茂的奇花异草,也常为村民所铲除,而扩大耕田,种些盘灯花、党参、甜菜之类。而使一些原始花草渐失去生存之环境,终于绝迹。呜呼!山水之美,何其大也;村民之眼,何其小也。土地广袤,何其多也;石泫沟之景,何其少也。

  在北方,在黄土高原,在干旱的故乡。能有石泫沟这样有山有水有草有花的一处景致,实是乡人的幸运。启迪他们的艺术天赋和聪明才智,激发他们热爱山河的情操,美好的空间,还会使人身心健康,延年益寿。对一些纯真梦幻般的孩童,还有别样的风景和乐趣。沟西的山崖上,天然榆树盘亘不绝。每逢春季,榆钱泛黄,鲜嫩可口,孩童们纷纷攀缘摘食。寓食于乐,情景交融,妙不可言。榆钱熟透时,风吹钱落,飘飘洒洒,一片黄色的世界。此乃又一景也。沟西的山崖为黄土山,土质疏松。而沟东的山崖为红砂石山,坚硬异常。一沟之隔、一红一黄、一软一硬,仅此,石泫沟即为奇异之沟也。四周皆为黄色之山,独石泫沟东之山崖红,令人眼光一亮,精神为振。红山崖之隐凹处,几十个蜂窝星星点点,大者如拳头,小者似杏核。蜜蜂们边歌边舞边劳作,在溪边,在草丛,在花间,处处有它们小巧玲珑的身影。繁忙的村民顾不得多观赏这一奇景,他们不忘的仍是实惠和实用。待到秋风起,小蜜蜂们冰得不怎么能活动时,他们弄几个蜂窝回去,遇有大人或小孩咳喘时,熬煮几个喝下追风治病。性急的小孩则如何也等不得秋风乍起,或者伏在远处的草丛中,有弹弓向蜂窝射去;或者摸黑攀附在崖上,用一个小袋子把蜂窝罩住,一股脑儿地全撸了去;或者恶作剧地燃起熊熊大火,烟雾滚滚,把蜜蜂熏得不知逃向何方。凡此种种,那种即惊又怕,冒险而刺激的情绪环绕着这些顽皮的孩子。当他们的目的得逞时,那份开心不言而喻。但小蜜蜂也是聪明顽强的,孩子们有时也不免被蜇伤。但用溪水洗一洗,用一些野花擦一擦便会好许多。

  春秋两季,石泫溪水势平缓,清流见底。溪中五颜六色,有静有动,颇为有趣。透明的是溪水,缓缓蠕动,泛着清亮的光泽向前流淌。碧绿的是各种水草,顽强地扎根于河底,顺着水的冲击微微游动,间或也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小花在溪中盛开。

  石泫沟山脚终年不见太阳的地方,有一种奇异的红土。随便挖一块可捏制各种动物,器皿、小玩具。当地人俗称“红胶泥”。其实红胶泥是比较多的,而石泫沟的红胶泥是比较特殊的红胶泥的一种。因这一带的红土终年为溪水浸泡,而又终年不见太阳。所以既软且精,如为太阳所晒则坚硬无比了。石泫沟的红土含水适中,硬度适宜。既不用和水,也不必担心太软站立不住。所以随手取一块此处的红土,略搓一搓,即可捏制小狗、小马、小羊,以及各类仿制器皿、小玩具等。捏好放在一个通风好的地方逐渐阴干,不能让太阳直射,会裂缝的。余少时,与吾师三舅捏制的不可胜数。如刀、面板、小瓮、小鸟,皆栩栩如生,经久不坏,甚为可爱。至今思之,犹感叹不绝:吾之童年因石泫沟而不虚度也。

  石泫沟景致万千、不一而足,余之拙笔不能尽述,余之愚脑不能尽思。溪曾濯余脚,瀑曾溅余魂,柳曾拂余尘,石曾净余心,田曾养余身。吾无以感念山之博大,陶冶余之情怀;草木之绝色,激发余之空灵;水质之清纯,教诲余之品行。谨以此薄薄之短文,回赠石泫沟之一山一草一木。望其水清澈而长流兮,山幽深而更秀兮,花芬芳而愈茂兮,木葱茏而更盛兮。

  戊寅年七月初八于沙镇记。



                                                                                                    选自《草原》2011年第8期

                                                                                                    原刊责编:阿霞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