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4562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远 离、【山西】静 子

点击率:3214
发布时间:2016.06.28

  近年,沉静的时候,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自然离我们愈来愈远。有时不仅仅是一种感觉,仿佛真切地看见,许多原生态的东西,包括星星、月亮,甚至空气,还有许多看不见的东西,如纯朴、良心、忠诚、正义,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远离我们而去。

  人与人,也有种咫尺天涯,远离的感觉。本来很熟悉的人,忽儿陌生起来,仿佛拒人千里,少了过去的亲切。不仅仅是距离,而是明显的远离。

  这种感觉,不仅伫立在城市的夜空下有过,车流飞速地从身边划过,绵延不绝,仿佛化做无数的射线,先是平行,之后是斜角,向遥远的星空射去,愈来愈远,在瞬息间消失了。大多时候,我闲坐客厅,四面是墙壁或窗户,子弹也难穿透,这种感觉却无遮无拦,无法阻挡地射去,光缕似地,在丽亮的瞬间消失了,黑暗弥合来,天衣无缝,好像从未有什么穿透过。

  这种远离的感觉,不是模模糊糊的印象,也不是闪电式的闪烁,像远逝的风,飘逸的云,飞雪冷雨,伸手可触,是穿透肌肤、痛彻肺腑的触感。我曾误以为是梦幻,带有想象的成分,将浮现的联想诗意化了。不能说没有过这样的意念,瞬间流过。但这种断断续续轻飘飘的意念,和那种厚重的远离的感觉,完全是两码事,是真实的存在,一旦沉静下来,这种感觉便清晰起来,流淌不息,感官上,和千年如是滚滚东逝的江河没有两样。

  有时,我也想,是不是久居城市,远离大自然,才产生了错觉,感觉自然在远离我们。沉思之余,可以肯定地说,不是的,城市固然不比乡村,离自然很近,或者说,本身就融入大自然里。城市太多的人造物,侵占了自然的空间,但最多也只是一种隔离的感觉,感到自然有些遥远罢了。有一天,走出城外,到了弥漫着乡野气息的郊区,这种感觉应该随之消失,回到大自然的怀抱,自然离得很近、很近,几乎融合在一起了。然而,并非如此,站在乡野,远离的感觉更真实起来,快捷起来,许多东西,真真实实的东西,正飞速远去,消逝在浩渺的太空。记得看过一份资料,宇航中的人,甚至精密高端的宇航器,置身遥远的太空,也有这样的感觉,甚或清晰的映像,太空中的星辰气流,还有星云,似乎也在远离,飞向更遥远的外太空。看来,这是一种趋势,远离的趋势,不可阻挡。

  过去,我们一直讪笑忧天的杞人,看来杞人并非忧天,倒有先见之明,只是看反了,天已掉下一次,女娲补结实了,不会再掉下,但会远离,朝另一面倾泻。这也难怪,那时我们还毫无感觉,还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被簇拥着、包围着,爱意融融,浑然不觉。那时,人与自然是和谐的,天人合一。直到有一天,我们终于发现,杞人并非无由地忧天,天空、大地,甚至我们身边的东西,正悄然地远离我们而去,且愈来愈多,愈普遍,远离无时无刻存在着,像江河滔滔不绝,终有了干涸断流的迹象。我们被空虚、乌有,或者被黑洞包围了,那时,为时已晚,就不是、也不会再有一个女娲补天能济事的了,宇宙,恐怕又将回到最初的浑沌。

  神话,并不仅仅是幼稚时期的童话,而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初的写真,将看到的、听到的拟人化了。我们远离童蒙神话时代,而我们的时代,在消逝中不也是正远离我们,去追逐业已遥远了的神话时代吗?速度也许更快。像人生的历程,从生到死,到再生,或者说延续,并不是一条直线,更像一个圈,一个密封的圆圈。

  中国神话就说,往古时天地离得很近,攀着长长的藤条,就上下自如。西方神话也有类似的说法。况且,那时的天地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上有天堂,下有伊甸园一样的人间。是后来,人类懂得了善恶,或者说开始作恶,上帝怕带累天堂,天地才远了起来,愈来愈远。

  恶欲膨胀着,到了极致,占据了整个空间,角角落落,阴阳便反背,灾难便接踵而至,这时,许多东西就远离而去,这种远离的感觉,不仅仅是感觉,真实的看见,是飞速的远离。

  远离,不止向上,向天空,更遥远的外太空离去。还向下,向大地深处,以及更深的地核离去。在城市,只感觉到缺水、少雪、空气污染、噪音等等,本来就远离大自然;到了乡村,感觉还要深刻。村里的水井,愈钻愈深,储水量却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且又浑又浊。水正远离地面,向下渗去。生长了千万年的玉石、水晶,煤炭、石油、天然气等等被疯狂挖掘,挥霍一空,形成巨大的地下空洞,危险随处不在,且愈开采愈深,离地表愈远。原以为无尽的大自然,枯竭起来,离我们愈来愈远。人类自掘的陷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将自己陷落进去,做了坟墓。

  在多年的城市生活中,感觉亲情、真情、友情,还有许多简单纯朴的情感,已远离我们,原以为只是钢筋混凝土的分隔,才冷漠起来,渐渐地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这些古老的、源于自然的情愫,已经远离我们,消失了。却又相信,在旷阔的原野,偏僻的乡村,这一切还存在着,原汁原味,像乡野的风,风尖上飘散的麦香,甚至泥土、青草的馨香。

  直到有一天,不堪城市的负重,逃回乡下,才知道,这想法大错特错。站在曾经熟悉的田野上,异味的风掠过,满目所触,是那么陌生,曾经亲切的一切,已远离我们而去,难觅踪影。某种意义上而言,和城市几乎一样了。乡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城市同化着,变得陌生而熟悉起来,对这种华丽的转身,乡民木然而被动地接受着。一种城市的味道,伴随着另一种说不上的味道,在乡村弥漫着,醇香的泥土青草味已成为悠远的记忆。千百种野草、树木,还有吊在老乡村檐下饱满的种子,不知不觉消失殆尽,干干净净的大地上,只剩下变了种的庄稼,按时按季按人的意志生长着,大小方圆随意,只要需要。除了能产生经济效益的东西,乡村已没有多余的花草树木自由地孽生了。甚至野兔、昆虫,在除草剂的逼迫下,也不知逃避到哪里去了,像城市一样,只有机动车呼啸而过,机声轰鸣着,变得烦躁不安起来。宁静了千万年的乡村,正远离我们而去。

  我曾经趋车去过一座荒无人烟的大山,本以为那儿离自然很近,是原生态的。走进一条深沟,看见枯死的花草树木上的煤垢,不远处垒着煤矸石的窑口,周边那种荒凉,远比沙漠呀恐怖,以为到了荒废的火星上。人类贪婪下的乱采滥伐,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破坏家园为代价贪图一时一己的享乐,终将受到大自然意想不到的惩罚。在这里,感觉已不是远离,而是逃离了,像受惊的小兔,逃离野狼一样,大自然正逃离开自己曾经美好的家园,到外太空游荡着。这逃离,触目惊心,忧伤万分。

  几年前,曾随几个驴友找到一片隐在大山里的世外桃源,原生态的乡村着实令人忘我,宁静,一切所谓的现代化东西,手机、石英表,甚至包括钱币,都没有用了。人,自然而然简单起来,纯朴起来。图文见诸报纸,旅游者蜂拥而来。几年后我再故地重游,大失所望,哪里还有世外桃源,这美丽的花塔,已和山外的乡村没有两样了。

  是我们远离自然,还是自然无奈地逃离我们,已经是不言而喻了。是人破坏了自然的平衡,无尽的欲望膨胀着,不断侵吞自然的空间,才使寒暑失时,阴阳反背,酿成无数的灾祸,反过来又吞噬着人类的生命。近年气候冷热异常,地震海啸频繁,酸雨龙卷风常现,火山的怒喷,以及2012世界末日之说,并非空穴来风,大自然远离人类的迹象,真的非常可怕,一旦远离成了黑洞,凝固的不仅仅是生命,连思想都凝固了,不再流淌,那时,我们就成了琥珀化石。

  不是没有办法,阻止这种远离。倘若国人,乃至人类,少些欲望,少些贪婪。从自私中走出,变得纯朴一些,清淡一些,大自然还是乐于与人类同居的,就不会急着逃离。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