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581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郭艳梅散文特辑/逝去的时光(六)

点击率:3072
发布时间:2016.11.15

世事总是难以预料,人的命运往往在一瞬间便发生了转变,父亲就是这样的。就在父亲当大师傅期间,有一次,来了鄂托克旗农村信用联社的领导,这位领导在用餐席间随便和父亲聊了几句,没想到仅仅几句话的聊天从此改变了父亲的一生。“把这么有才华的人放在厨房里做饭,真是太可惜了!”领导说完问父亲:“想去信用社工作不?我们单位正缺人才,你如果想去,明天就可以上班。”父亲懵了,幸福来得过于突然,他来不及整理自己的思绪,嘟嘟囔囔,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对于信用社的工作父亲从来没有过向往,他觉得那是他不喜欢的地方,成天和数字打交道,和自己的爱好、特长毫无关联。可是,听说那里上班的人工资挺高,而且在那里工作,只要努力,就不用担心哪天再被打发了,就这一点足可以吸引任何人。父亲回家和母亲商量后一拍即合,第二天就去了乡信用社上班。

刚上班期间,因为父亲是外行,对财务知识一窍不通,又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但父亲好学,每天下班回来时总是在家里炕上的那张原本吃饭用的小桌上加班。到后来桌子根本就不够用,父亲干脆把半边炕也当做办公桌,这样桌上、炕上堆的全是账本。“的的笃笃———”算盘珠的声音每晚从黄昏响到深夜,家里的人只要父亲回来都轻言细语,生怕打扰了父亲。

父亲很快熟悉了出纳工作,业务能力提高。他的工资比在学校挣那三十七块钱翻了倍,加上母亲卖饼子也挣了不少,父亲的手心就开始痒痒了。

他和母亲商量:“我想这个星期天去买辆自行车!”

“买吧,你上班有二三里远,早就应该买辆自行车。”母亲总是这样无条件地支持父亲。

盛夏的阳光明媚灿烂,从密密的枝叶间散落下来,地上落下了铜钱般大小的斑斑驳驳的光影。躲在树下乘凉的我们姐弟仨,看见父亲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回来了。

“哦,爸爸买自行车了,快看!”弟弟惊喜地吼着。

我们一拥而上,围着自行车四下打量,那车身乌黑发亮,牛角似的前把上配有一个不锈钢铃铛,两个巨大的车轮被一条长长的铁链连接着。

“看这儿,是飞———鸽———牌。”父亲指着车上的标志告诉我们。说话间母亲匆忙过来,拿出早就缝好的花格子座套,套在自行车座上;这个座套是用的确良缝的,里面还装了些羊毛,怕打滑,母亲又用缝纫机轧过好多遍,生怕父亲骑着车子不舒服。

自从有了这辆自行车,父亲嘴上时常哼着歌曲。看着父亲骑车时的那个帅气、那个潇洒总让我眼馋得不能自已,多想让父亲教教我,让我也过过瘾。

那个周末的下午,灼热的阳光晒得柳枝都耷拉着头,大地也滚烫滚烫的,这个时间不适合浇地,所以母亲就有时间学车了。她领我出去给她帮忙,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骑车了,基础性的东西早已经学会,今天是为了骑得更熟练。我先给母亲助力,母亲握着车把往前跑,我双手握着车尾使劲往前推,待车子跑起来时,母亲跨腿骑上去,我跳起来坐到后座上,我们就这样反复练。

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从我们的脸颊滚落,可我们全然不顾,我和母亲跑着、笑着,这笑声如风铃清脆悦耳,如泉水叮叮咚咚,让沉寂的乡村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忽然,车子侧着倒了下去,我和母亲从车子上掉了下来。我的右脚夹进自行车的轮子里了。母亲把车子往后倒了一下,帮我拿出绞在车轮里的脚,担心地问:“疼不?要不咱们回家吧?”

“不疼,妈妈你继续练吧。”母亲看见我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没细看我的脚,继续练车。我的右脚已经没法站立,就用左脚跳着来到房后,我坐到滚烫的沙丘上看着母亲反复练习。母亲开始时还颤颤巍巍,非得助跑才能骑上去,到黄昏时分就得心应手,上下自如了。

“艳梅,看见没?妈妈已经完全会骑了。”母亲的脸通红,汗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流到了脖颈里,红色的确良衬衫早已湿透,估计还能拧出水来。

“哎,本来还想再骑会儿,但我得赶快去浇地了。走吧,咱们先回去送车子。”我依然是单脚跳着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我的脚肿得连个前后也看不出来。母亲脸已变色:“这么个娃娃,我问了几回,说不疼,我还以为真的没事儿,看看这是成了甚了。走,赶快去医院。”

乡卫生院离家只有二三十米远,我在母亲的搀扶下单脚跳着来到卫生院,大夫说:“严重错位了,脚后跟都拧到前面了,来,坐好,我要给正过来。”大夫说着话,双手用力一拧,只听“嘎嘣”一声,脚就回位了,大夫给拿了些吃的和抹的药。没过多长时间,我的脚就好了。

随着家境的宽裕,父亲买了辆轻便摩托车。父亲轻抚着摩托车,对姐姐说:“艳芳,以后这辆自行车就归你们三个孩子了,你是老大,又会骑车,念书走时,把艳梅和平平带上。”

“哎,知道了爸爸。”姐姐愉快地答应着。

啊!我也可以骑着自行车上学了,我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了。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