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6077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郭艳梅散文特辑/逝去的时光(七)

点击率:3355
发布时间:2016.11.15

至今,我还记得儿时那日日陪伴我的花狗,那天天替我家照门的花狗,那深秋里为我取暖的花狗。

记忆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但大脑里永远也抹不灭黄狗忧伤的泪滴、无助的求援和绝望的嘶喊。那天,父亲的一个朋友来我家,他站在狗窝旁,左瞧瞧,右瞅瞅,说喜欢吃狗肉,想杀了吃。

“说实话,这条狗跟了我家很多年,一直给我老婆娃娃照怕着来来,现在让你吃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父亲摩挲着狗狗的脊背,而狗狗继续摇着尾巴,用头蹭着父亲的裤腿。

于是那人开始忙碌着准备杀狗。听说他们要吃狗的肉,我和母亲一阵阵难过,母亲站在狗窝旁一遍又一遍地看,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狗狗全身的毛除了肚子下面和脊梁呈白色,其余都是黑灰色的,毛色光滑柔顺,在太阳底下闪烁着光芒。哦,从来没有这样认真地看它,原来它长得这么漂亮!狗狗像往常一样,温顺地趴在母亲的脚背上,摇着尾巴。这是多么温馨撩人的画面啊。有谁能够想到这竟然是我们与狗狗的最后一次相守,谁又能理解我们母女心里这份难舍的情结?

当初在狗狗很小的时候,是母亲把它抱回了家,像喂养小孩儿一样把它喂养大。而可爱的狗狗,两年多来一直忠心耿耿,恪尽职守。它平时从来不离家门口,望见陌生人或不认识的动物时都会“汪汪汪”及时提醒我们防患于未然。母亲出门打草捡粪时,因为有它才敢让我独自在家;晚上在那个荒凉的家中睡觉,若没有它我们一家又怎能睡得安稳?

狗狗在不经意间已经成了我家庭中的重要成员。它的本领不仅是看门。记得一次放羊时,我领了狗狗。倘若有羊离开了羊群,我就要跑去追回来,而它也马不停蹄地跟着我跑。我家的羊个个乖巧,一般不乱跑,所以我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有时我会躺在沙坡上,仰望天空,看白云舞动,听小鸟歌唱;有时我会捉几只小虫虫和它们一同游戏,我会给它们设障碍,让它们想办法通过;累时就会趴在地上仔细研究虫虫的样子。沙坡上的小虫虫特别多,我都叫不上名来。乡亲们分别给它们起了很怪的名字,“大葱牛牛、放羊牛牛”等。其实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它们的真名是什么。在我玩耍期间,狗狗每隔一会儿就会“汪汪汪”叫唤几声,你知道它为什么叫吗?是的,它已经学会了照看羊,正提醒我又有羊要离群了。那个暑假,狗狗就这样一直陪在我身边,一个大玩伴(狗狗)还有那么多小玩伴(牛牛)滋润着我孤独的童年。

还记得在闲暇时,我常把母亲给我缝的沙包向它扔过去,并大声喊着:“狗狗,快接!”只见狗狗身子一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潇洒地接住了我的沙包;不管我把沙包抛在哪个方向,它总是能准确无误地接住。在秋风萧瑟的夜里,因为不敢回家,却又抵挡不住寒冷,于是我就抱着狗狗,让它的身体温暖我;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寒夜,它的胸膛成了我的港湾。我也常常淘气,总喜欢骑在它的背上,然后从它身上滑下来,再爬上去,那毛茸茸,软绵绵的脊背便成了我的摇篮,而它从没有因为我的淘气而讨厌我或咬伤我。我承认我曾经不喜欢它,因为它的眼睛夜晚会发出绿光,我总把那光当做鬼魂。但,它用它的忠诚,用它的温顺,用它的聪慧打动了我,温暖了我。我不得不承认它就是我童年时代最好的伙伴。

如今,我的伙伴,我的朋友面临着被人吞食的命运,而我却无能为力,不光是我,就连母亲也束手无策。父母常教导我们说:承诺大于命,诚信大于天。如今父亲亲口答应把狗狗给了人,就不能反悔,也许这就是狗狗的命运。

我家正房与凉房之间横着搭起两根木头,父亲牵着拴狗的铁链,将狗拉在木头底下。他们给狗狗的两只前蹄拴上绳子,把狗竖着吊在木头杆上。狗狗开始嚎叫着,挣扎着,我明显看到了它的眼睛,水汪汪的,仿佛将所有的委屈与不甘心全部化为一池泉水,接着一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狗狗哭了。

母亲躲回房里悄悄地擦拭着眼角。我们三个孩子惊恐地看着这可怕的一幕,却不敢说话,我也想过 求饶,但不敢。面对狗狗的祈求,我痛恨自己的懦弱,更痛恨人的残忍。父亲的朋友用刀子猛地用力,割断了狗狗大腿上的大血管,顿时血流如注,狗狗撕心裂肺地叫着,声音由洪亮,渐渐变成了呻吟,接着便没有了声音。它挣扎的双腿无力地垂下来,头也向一面侧歪着,它的嘴唇发白,没有一点血色,灰白色的舌头松松垮垮地滑出了嘴角。哦,它的眼睛下面,还残 留着一道泪水的痕迹,都说狗狗是通人性的,可又有谁能够知道,狗狗的泪水中饱含着怎样复杂的感情。

杀狗者忙着收拾狗狗的尸体,分尸卸块,杂碎皮子全部打包,说这些都是宝贝,他要拿回家去吃。

唉———母亲的叹息在黑暗中拖得老长。“你说那么亲的狗狗,你怎么想起给人家杀的吃了!一盘算起这狗狗,我就卜当(疼爱,可怜,同情的意思)得要命了。这以后连个照门的也没有了。”

“那是条狗么,又不是个人,还把你成天哭喃喃地唠叨上个没完?”父亲的声音烦躁。

“你再不要提什么照门不照门的事情了,太平盛世,贼没贼来鬼没鬼,要那狗也没用。你赶紧睡,不要唉声叹气,明天我还早早儿上班了。”说完父亲侧了 个身,不一会儿就呼呼睡着了。

我听见母亲辗转反侧的声音,她一定又是在思念狗狗了。岂止是母亲,自从狗狗去了,我也因思念而常常梦见狗狗,不过我梦里的狗狗只是那样悲伤地望着我,任凭我怎么叫它都不来我跟前,难道是狗狗在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心存怨恨吗?

狗狗用它的鲜血换回了父亲的友情,用它的生命诠释了对主人的忠诚。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缘分还能重来,那么我定会珍惜和狗狗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我定会爱它如自己的兄弟姐妹。可惜时不再来,上帝只安排了我们的相逢,却忘记了安排我们的结局;去了的狗狗不能再回来,我碎了的心也无法再拼凑起来。我只希望那些爱吃狗肉的人们,能够尊重生命,善待动物。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