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38335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高韶婕散文特辑/记忆的残片

点击率:3087
发布时间:2016.11.21

 

人类是一种情感动物,每个人在不同时期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世界。

小时候的我们特别天真烂漫、纯洁无瑕,即使对某个异性有好感,也只是有意无意瞄一眼。拉个手都面红耳赤,更深一步的事情无从谈起。

我初中蹲班,还转校到伊盟中学就读一年,我的同学圈自然而然比其他同学广泛一些。

记得那时我还在家乡就读———蹲到40班,有个叫兰惠龙的男生出众一些,身着粉色衬衫,温文尔雅,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好多女生都暗恋他。其中有一位女生叫王梅,她是我们班个子最高的,瓜子脸,学生头,性格开朗,活泼好动,体育是她的强项,也是特别典型的敢爱敢恨的小女生。她在自己的书本上写满了兰惠龙的名字。同学们天天说她,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在乎。我特佩服她的勇气和担当。可惜兰惠龙不解风情,不但不领情,还在背后对人家骂骂咧咧。

兰惠龙和我同桌。一天下午放学了,我和兰惠龙不知因为什么大吵了一架,我们好长时间不说话。同学又同桌不说话,感觉特别扭,我便想试试他想不想和好。让一让,我要出去问老师一道题,你挡我的路了。他听到这儿,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微微抬起头,甩了甩流行的发型,扭过脸,眼睛眯成一条缝,抿着嘴似笑非笑看了看我:什么题?我看看。心跳加速,情绪紧张,很不好意思地把作业放在兰惠龙的桌上。我们和好了。他的大度、包容令我对他渐渐产生了好感,这次聪明多了,只是心里偷偷有好感,不可能告诉任何人。有一天晚自习停电了,大家都点上了蜡烛。不知怎么把我自己做的特别漂亮的凳垫子烧着了。凳垫子是我精心制作的,星期天把所有裁缝铺的小花布剪成小三角,缝到一起,活里活面儿,边儿上打着褶子,里面放着棉花垫子,下面有两根带子,挽在凳面底下,冬天又暖又漂亮。结果我坐了几天,兰惠龙说看见好漂亮,也想坐坐,于是忍痛割爱送给了 他,不料被烧着了,不仅如此还把兰惠龙的中山服褂子烧了个洞,褂子拿回母亲的裁缝铺洗了之后补了一块特别丑的补丁。双手捧着叠整齐的褂子递在他手里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抬起了头,看清楚对方的脸、眉、眼、鼻子、嘴巴甚至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刹那间,我们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害羞得低下了头……

1997年正当风和日丽、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际,我回到了家乡木肯淖。农村这个季节家家户户都在春耕,我回去的主要任务是:帮助祖父、祖母务农。大火球低挂当空,晒得人们吃了麻油般懒散地一动不想动;狂风四起,把月亮刮得不见了踪迹,呼呼的风吼声如鬼哭狼嚎阴森森直刺骨髓;阴雨绵绵,房顶的雨水自觉排成队如一根根直线无情地打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小洞。就在这个喜怒无常、变化莫测的春天我和兰惠龙重逢。

我右手握刀,左手握葱,弓着腰正在切的时候,听到祖母问:你不是兰谁家的小子来来?“嗯,我叫兰惠龙。”嗯?谁?兰惠龙?这不是我的同桌么!停下手中的活,直起腰,定睛一看:是他。你在哪来来?你现在做甚的了?喜出望外地提出了一串问题。哎!我还能做甚,就是个修地球(农民)。他望着我微微一 笑:你还是那么活泼可爱,一点儿没变。你回来这儿,不用上班儿?我?哎!自从中学毕业,一直没工作。

谈话间已听出他心灰意冷;内心的悲伤、自卑、自闭,让我感同身受,不由联想到自己这些年的种种遭遇,一丝悲凉涌上心头。也许小时候的好感从未熄灭;也许初入社会的步步艰辛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的心动了,不知是怜悯,还是关爱促使我决定:在他最低迷失落之时伸出援助之手拉他一把,让他重新建立自信战胜自己闯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不一会儿,他走了。和兰惠龙同一个村的姑姑留下帮我剜山药籽、种山药。山药籽是从山药身上剜下来的,山药身上有一个个小眼眼,把一个个小眼眼全部剜成螺丝形状的小块儿。一个山药剜6~7个山药 籽。全部剜好,才可种山药。祖母的地种好之后,姑姑提出让我去她家种山药,祖母答应了。一路上有说有笑、嘻嘻哈哈赶着我家的毛驴专车,到了姑姑家。侯祖父、侯祖母特别亲我,给我弄了好多好吃的腌猪骨头、炒鸡蛋。农村类似种地收割的营生大多数辫着做(相互帮助)。吃过早饭,下地干活。只见两个骡子套着犁,种子放到地中间,以便取种子方便。左右邻居大概七八个,六七步之间站一个人,他们中就有兰惠 龙。种子倒进筐子里,把筐子放在小胳膊弯处,等犁翻过去时便把种子放进去。那天刮风,头发根儿、嘴里、牙缝、指甲缝都是沙子。

“你应该出去。”我说惠龙。“出去能做甚?甚不能做?再说了,你还可以上学!上学?还是算了吧!你看我是那块料?再说了,我都多大了,哪个学校还肯收我?我还是不要白日做梦了。”“这么点挫折、打击都受不起,你还算不算个男人?不就是没考上 吗?人家自费的有多少,你如果想上学的话,人家内蒙古伊伊技校长年招生,你去试试吧!”“我这么大年龄,能学个甚?修理、理发、裁缝甚不能学!你也够没出息的!”他听完没吱声,还是一脸的愁苦相……兰惠龙已经心死,他的心早在中考失败后彻底死了。他死心塌地要在农村受苦,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信心。外出打工或者重新进入校园,从头再来他想都不敢想。觉得好心痛,过去样样都好的他怎么被生活磨成了这样?我决定好好鼓励他!让他有自信、有魄力重新站起来……

后来我上班了,收到兰惠龙的信。他在信中说:你给我的建议,我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不太现实,我都这么大年龄了,再去上学,恐遭人非议,像我这种人,可能命中注定就是一个职业性的受苦人,你知道我这五年受多少同龄人的白眼,他们都小瞧我,我不敢正视他们的眼睛,我不敢与他们交往……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睛湿润了,他的苦楚我能理解,我的内心深处更加想帮助他。我回信:惠龙,你的痛苦我能理解,可是你想过吗?你这种想法是一种自我折磨,你知道同龄人瞧不起你什么吗?他们不是瞧不起你没考上,而是瞧不起你作为一个男人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而自甘堕落、自毁前程。我们都这么年轻,大好的时光在等着我们,生活本来就是一种困难与挫折的结合体,就看我们怎么去理解生活,看待问题,我们经历得越多,我们的生活才能越丰富多彩,如果有机会,先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上学。上技校,学到技术才是硬道 理,不愁没饭吃……就这样每半个月收到一封他的信,到了冬天,他突然来了,说已经决定,去技校上学。当时,我真的好高兴,他重新站起来了。

他的上学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我被转到全东胜最有名气、最具实力、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学府———伊盟中学初中班。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懂,还是农村时的穿着打扮。以艳丽为主,一寸左右的两根小辫子,卡着红色发卡,黄色上衣,带花边的牛仔裤,平板鞋,十足的胖墩墩,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村姑。再看看我们204班 美女如云、帅哥如林;清一色校服,旅游鞋。老家的学生都是便衣,从来不穿校服,没钱买。即使不穿校服也是衣服特别素净,我最喜欢刘春的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瘦高个子、谈吐利落、衣服以白色为主。她是一个特别平易近人的女孩儿,她从不嫌弃我是农村转来的,也不嫌弃我家穷。我和她特别投缘,我的 座位在前几排,但是,只要上英语课(最不爱学英语)我便去了后几排,和刘春坐到一起,听她讲城市中的生活琐事。

她说:她穿衣服不赶时髦,只买适合自己体形的衣服;不管什么时候穿出来都特别漂亮,特别性感。哎!什么是性感?我好奇地问。不是吧?你多大了?17了。刘春捂着嘴笑得前俯后仰:你太傻了吧,连性感都不知道?我木讷地摇摇头,真不知道。就是男人见了你想那样!想哪样?哈哈哈,傻瓜,不和你说了,你自己想去吧!刘春又悄悄捂着我的耳朵问我:你戴乳罩么?顿时我的脸热辣辣的,推了她一把:啊呀!你说甚了么?羞甚了羞,你见过大的没有,那可是女人的美!懂不懂什么是女人?我们农村都是用白色的确良做的裹胸紧紧地裹住,生怕长得直挺挺的,让人家看见笑话,那可是一件丢人的事啊!怎么到了城市, 它倒成了美。

性感这个词我悟了好多年都没悟出个所以然来,直至成家以后,才慢慢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我觉得刘春特神秘! 好像一本字典,什么都知道,所以经常偷偷观察她的穿着打扮、为人处事、言谈举止。我不会打扮,非常珍惜她教给我的知识,到现在都遵循她说的那样买衣服和化妆品。

刘春是我进城以后各个方面的启蒙老师!


那个时候,父亲一个人挣钱,四个人花钱。教育学院开学一个星期我还在家坐着,没钱报名。父亲到处借钱,最后实在没办法找单位领导,把自己的工资提前借出来,将就着报了名。

班里有一个女同学叫卜海春,她家是放牧的,经济条件特别好。她一个学期花一万元,隔一天上一趟过去的民生市场,街上流行什么衣服,她买什么,好衣服如山;学校的饭不想吃,去外面饭馆儿吃,隔几天吃一顿酿皮,说心里话,我看见真的是又爱又羡慕。我上大学两年花了8000元钱。吃5毛钱的麻叶儿钱都没有。我的同桌丽鲜看见同学们都有早点吃,偏我没有,看着我可怜,每天给我买一个麻叶儿,这一买就是整整两年,现在想想我都特别感激她。

丽鲜刚上教育学院的时候,是一个完整的假小子,毛毛的大花眼,特别有型的小嘴唇、梳着一个小辫子,上身穿紫色夹克衫,下身穿蓝色老板裤,平板鞋,骑着黄色赛车,性格开朗、活泼、好动。我们一群人在宿舍描眉画眼。她倒好,跑到这个跟前看看、跑到那个跟前瞅瞅,淘气地站在那,笑得前俯后仰,说我们太能臭美了。后来我们合计合计,不行!怎么也得给她教会化妆、打扮,这样才不失我们班的名号!于是我们好几个人把她按倒在床上,强制性给她上妆,把镜子拿给她,让她自己看美不美,她这才如同发现了新大陆,原来自己上妆以后是一个大美女啊!从此她便一天比一天会穿着、打扮,越来越有女孩子的味道。

我们那时候找对象,传纸条,见不到想见,手都没拉过,见了面聊聊天,仅此而已。丽鲜和朝格图每天出双入对,好得如胶似漆,朝格图这个情痴居然为了丽鲜砸了玻璃,手被割得稀巴烂,让人看了就瘆得慌……他俩是我们班唯一看好的一对,但是,进了社会以后两人不知什么原因,分道扬镳了!


 

当年在出租车行业,我也算名花一朵。

穿着方面,我偏爱白色,现在也是。做姑娘时,更是以白色为主流,飘飘的秀发在腰部以下。钦慕我的男生数不胜数,其中有一位开着蒙K11593轿车的男孩,叫王建印,是男生里“艳压群芳”的美男子。直到现在,再没见过比他更美的男子。皮肤白得就跟刚刮洗的猪肚皮,嫩得能掐出水,浓浓的眉毛、大大的双眼皮,外带好几层,睫毛弯又长,方圆脸,鼻子和嘴巴好像钻石镶嵌到白金里,美观又大方,女孩子见了没有不喜欢的。他的长相至今记忆犹新。他哪儿都好,就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手特别难看:骨节大如蒜、骨骼细如面条,整体看上去,十足的骷髅手,不仅难看,还瘆得慌。

那个时候,没有外环线,所有大车(煤车)都在伊煤路出入,有一天,我也在伊煤路不慌不忙行走着,突然看见一辆两厢夏利,我超车,他也超车;我靠右行驶,他也靠右行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下意识地从反光镜里看了看,咦?这是哪来这么个漂亮女人,从那以后,天天这样跟着我。有一天,担不住人,停下车,低着头正在擦车,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默不作声看着我,吓了我一跳,直起腰,抬起头正好弄了个四 眼相对。好美的一张脸,不是吧,在反光镜里看好像 是女孩子!怎么是个美男子,看得我脸刷的红了,心扑通扑通加快了跳动,擦车的毛巾不知所措没了放的地方,紧张得不知该说什么。

他说:追了你这么多天,你今天终于停下了。说着他笑了,一般人的笑容是把闭着的嘴呲条缝,而他的笑容则是眼睛在笑,笑得让人浑身舒服犹如冬天的阳光照在了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我笑着说:你无不无聊?自此,没人的时候,只要停下车,他肯定来我车上坐一会儿。我虽不敢表白,内心深处还真盼望他能来坐一会儿。久而久之,习惯了他的到来。

有一天他说:总是我上你车,今天你上我车,我给你一盘好磁带,是你爱听的那种。上车之后,把他的磁带都翻了出来,给我翻磁带的一刹那,让我看到了他的手,让我看到他的骷髅手,这下好了,漂亮、美 观、大方的手没看到,倒是见识了最难以置信的骷髅手,自此我才懂得怎样欣赏男生的手,后来找对象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先观察一下他的手。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