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1416094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高韶婕散文特辑/生命中的贵人

点击率:3056
发布时间:2016.12.05

每个人,都有自己潜在的能力,只是没有被挖掘 出来。一个人的成功,是在路上,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而我,该感激谁?感谢谁?感恩谁?

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刻,“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到 了意想不到的招聘广告。我高悬着心,敲开门的一刹 那,先是被惊呆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喜出望外, 心想:“这不是我们教育学院陶瓷班的校友韩学刚 吗? 怎么是你啊?你好!多年不见了,你是这里的 负责人?”

韩学刚笑着站起来迎着我握了握手说:“是啊! 怎么是你啊!诗雅,自从毕业了,再没见。你现在做甚 着了?”

我笑了笑说:“刚才打电话的人就是我,是我要应聘。”

韩学刚说:“没问题,不知道是你打电话,如果知 道是你打电话,就不用这么远跑来面试了,直接上班 就可以了。从明天开始正式上班,你看怎么样?”

我激动得热泪盈眶,不知所措,说不出话来。成 家到现在,找工作第一次这么爽快,被录取了。这是 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说到韩学刚,他出生于准格尔旗马札乡,家庭极 其贫困,生活艰难。和我是临班,因为班与班紧挨着, 所以慢慢认识了。他骨瘦如柴,眼睛是斜视,他看人 的时候,总给人一种不是看人的感觉,而是瞟人的感 觉。表面看来唯唯诺诺,实际他是一个从不服输的男 人,而且事业心特别强,只要是他想办的事情,没有 他办不到的。

老同学见了面,免不了一番叙旧。韩学刚了解到 我的具体情况,听出我没有一点自信,面对这个社会 简直就是茫然一片,对自己没有人生规划、没有人生 目标……

韩学刚微笑着鼓励我说:“这好像不是我认识的 高诗雅;更不是学校里那个敢作敢为、一马当先的高 诗雅,你记住诗雅!不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 环境,首先要有信心。自信是成功的一半儿!如果一 个人被家庭琐事绊住了脚,那等于彻底迷住了双眼, 什么事情都看不到……”经过他的鼓励还有自己本 能的调整,终于又有了自信!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工 作———每天出去跑广告、跑专题、推销报纸。工资没 有,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提成。刚开始还信心十足,屡 遭挫败之后又渐渐跌入低谷。

就在又一次漫无目的的时候让我想起了一个 人———吕总。

吕总是某一单位的领导,比我小一岁,可谓年轻 有为。能力之高又岂是我们平常百姓所能相比的。想 到这儿,犹豫再三,还是打个电话吧。

我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您过去经常坐我的车,我是小高,您还记得我吗?

电话里的吕总回答:“记得,记得!怎么?有事吗?”

“吕总,实在不好意思和您开口。”我战战兢兢地说。

“没事儿,你说吧。”吕总在电话里说道。 

“我去了纳税人报社,业务无法开展,可以说茫无头绪,我想问问你们单位订不订报纸?做不做广告?”我的心七上八下跳动着。 

“你稍微等等,我给你回电话。”吕总说完,只听见电话里传来嘟嘟声。

我焦急地等待着,坐立不安,心里不停地祈祷 着。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吕总的电话。

我既喜出望外又顾虑重重,喜出望外的是吕总 回电话就有希望,顾虑重重的是又怕被拒绝。我在举 棋不定的状态下,犹犹豫豫接听了电话:“小高,你 好,我已经说好了做广告的事情,具体内容和我们单 位兰总协商好了。另外给我们单位订 10 份报纸,抽 时间过来办一下手续。”

听到这儿,我情不自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感动 在这六亲无靠的残酷的现实社会,居然遇到一位我 生命中的贵人。

“太感谢您了。等我拿到提成一定请您吃饭。”我既老实又真诚,说出我的心里话,更是真心话!

“你不用客气, 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吕总还是那么平易近人、温文尔雅……

我又恢复了自信,同时明白这份工作不靠自己 是挣不了钱的。所以决定再兼一份职,反正是跑销 售,又没有冲突。太阳雨的广告业务也就顺其自然地 捎带了。给纳税人报社试着写了几篇报道,结果都被 打了回来。开始一心一意推销报纸、拉广告。别人都 在炎炎烈日下午饭过后休息了。唯独我头顶骄阳,脚 踏“风火轮”———自行车四处奔走。

不久便迎来了纳税人报社成立五周年社庆。我 因为得到了吕总的帮助,很荣幸地去呼和浩特市总 社参加社庆。我穿着一套铁锈红、带有刺绣花的裙子,里面穿着白色带围巾的毛衫,白色高跟皮靴脚下 一蹬,啫喱膏打短发,显得格外精明干练。那是我长 这么大,第一次参加如此盛大、上档次的宴会。在鄂 尔多斯的业务我是第一,所以,总编辑很赏识我的成 绩,在敬酒的时候,总是让我陪同……就在我顺利开 展工作的时候,家里发生了本质上的转变。丈夫刘生 荣被单位降为一般业务人员以后,一直不甘心比别 人差,要出去小打小闹———贩菜、山药、种子等等,被 我毫不犹豫否决了。就在此时,他们单位的李云,过 去是办公室主任,后来也是因为升副厂长没有如愿, 一气之下跳槽到了二少爷酒厂,结果在二少爷酒厂 干得非常出色,又被鄂尔多斯酒厂挖走了,在包头驻 站一年多,后来准备自己单干的时候,给刘生荣打电 话,让他入伙一起干。刘生荣举棋不定的时候,征求 了我的意见。

我的意见很明确,和李云一起创业我同意,因为 和李云一起吃过好几次饭。这个人沉着、冷静、有素 质,不是那种吹吹打打、不切实际的二流子,而且,领 导能力、组织能力、业务能力非常强。和他干,我放 心。既然决定入股一起干,得拿钱呀!我家里只有八 千元。

“这样吧,家里的八千元就别动了,以备不测,如 果一旦赔了钱,还能用这八千元弥补一下。剩下两千 元怎么说我们都会还清的,哪怕是打工受苦,我也无 怨无悔。”我鼓励着生荣。

刘生荣同意我的想法。只不过签了三万元的入 股合同,没那么多钱,刘生荣通过他的同学贷了一万 元,交进去。还有两万元,迟迟未交。后来刘生荣和父 亲商量把家里的一万七千元借给我们,挣了钱算父 母的,赔了钱算我们的。父亲是特别谨慎小心的人, 为了这件事专门去了趟李云、刘生荣合股干的单位。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所有在职人员的办公 桌、办公椅都是从旧货市场买来的,烂得不成体统, 其中一把椅子太不争气了,父亲一屁股坐得摔了个 仰面朝天,父亲气急败坏回到了家里。

大骂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放下一年挣四五万不挣,想起甚作甚,那敢到把一万块钱算是冒(扔)了么。”

父亲越说越气,越说越来劲:“看看能不能退出来,现在刚开始,退钱应该还来得及。”

母亲听到这儿也附和:“要那么个起,快退出来吧!省下赔钱。”

我听了觉得父母的思想好落后,判断一个人的 成败居然用办公桌椅来衡量。这不是太幼稚了么?我 说:“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们都很年轻,有的是时 间来总结经验,我不怕赔,机会永远留给勇敢的人, 我想好了,如果挣了,自是皆大欢喜;如果赔了,我就 把八千块钱拿出来还债。”我说的只能自欺欺人征服 我自己,给自己些许安慰,并没有征服父母的思想。 就这样欠的两万股金直到交款截止日,我们都没有 交进去。本来签的三万的股金,最后变成一万的股 金。

俗话说得好:“后生可畏啊!”这话一点不假。从 来没见过刘生荣和他们合股人那么废寝忘食。所有 的人和各个饭店,一起上下班儿———蹲点卖酒。

每个业务员都给分差不多二十个酒店,A   级、B级、C   级,还有小饭店、大超市、小超市、批发部、小卖 部搭配有序、有好有坏各不同。中午的 11:30~13:00 是上客人的时间,所有的业务员都在酒店,连饭都顾 不上吃。古人云:量老不量小(瞧不起),就在那一年, 他们卖的汾酒集团牧之春在鄂尔多斯市场上走进了 千家万户,一年卖了六万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销量 啊!我们家彻底翻身了。

说到这个李云,这个人也是我一生之中最敬佩 的男人。首先不说别的,就说他的度量,用海纳百川 形容,一点不为过。那个时候,我还在纳税人报社、太 阳雨上班儿。他们单位每一期都做广告,这个广告都 给另外一个业务员的好朋友了。不管什么理由这个 广告应该分我一半啊!可是这个李云说什么都不给 我,我和刘生荣说了好多次,让和李云说说,都不管 用。

有一天我的老总生气了:“高诗雅,到底怎么回 事,怎么你老公入股的单位,广告不给你,尽给了一 些二不叉(不相干)人,你老公在那个单位到底是个 入股的还是打工的?”

我无奈中拨通了李云的电话,但没有商量成。

我回去和生荣说,生荣笑了笑:“因为那么点烂广告气成那样,值不值啊!知道忍字怎么写,心字头上一把刀,小不忍则乱大谋!”说完继续看电视。

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不久李云和刘生荣去酒厂办事。山西的班车并不太平,经常会出现抢劫行为。相传鑫鑫大快活的老板领着员工去外地 旅游,路过山西,结果上来一伙长毛(劫匪),手持尖 刀,逼着每个人交出所有值钱物品,在这危险时刻, 纵然有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为了保 命,只能如同小绵羊任人宰割。

想起来就胆战心惊,越想越怕:只要电话通着说 明没出事,应该活着。整夜睡不着觉,一会儿一个电 话,一会儿一个电话:“喂,是不是睡了?可是别睡啊! 别睡着了,让长毛把你们俩闵火(害)了。我的心现在 不知道飞哪了。心跳得都快窒息了。千万别睡啊!这 样吧,实在瞌睡得不行,你和李云轮班睡,李云睡的 时候,你一定得醒着;你睡的时候,李云一定得醒 着。”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就在生荣他们的酒卖得蒸蒸日上的时候,突然, 有一天,生荣决气马海(马不停蹄)跑回来问我:“诗 雅,你不是就爱一台电脑么,现在有个机会,能让你 挣一台电脑,你敢不敢?”

听见电脑我蹭就站起来了。“啊?电脑?真的?什 么买卖这么赚钱,太可怕了。我干!你说吧,让我干什 么?”刘生荣笑着边拍我的肩膀边说:“你怎么永远就 像个小孩儿!”示意让我坐下。我愣愣傻傻乖乖坐下强 忍着好奇心,耐心听着生荣嘴里往外跌个莲花落——— 怎么赚钱、什么生意这么赚钱……

你知道离咱们家不远处有一个专家公寓吗?”刘生荣问我。

“在哪?就是咱们家东边的那个专家公寓?”我不解地问。

“哎!对!就那个。” 

我点点头,表示我知道。 

“就那个公寓里需要大量的三十年汾酒,只是我脱不开身,你敢不敢一个人去一趟酒厂?如果你敢 去,给咱们弄个 20 来件酒,回来就出货了,只要结了 账,咱就买电脑。”说到这个山西,我还真有点胆怯, 前面就提到,这个地方不太平。可是再想一想,这个 电脑太诱人了。当时的电脑属于稀罕物,相当于五六 十年代的手电筒七八十年代的自行车八九十年代的 电视机!好家伙,稍加考虑了一下,眉头都没皱一下, “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越快越好!” 

“那就今天下午!”

说走就走,雷厉风行,就这样下午坐上4:50的卧铺班车启程了。刚开始还挺好奇新鲜,没想到的是 这个卧铺班车的气味,让我至今都无法忘记……

胆战心惊,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害怕?胆 怯?还是懦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刘生荣骑着自行 车把我送到车站,好像又是自愿又是被逼无奈,很被 动地上了发往太原的班车。

嘿!好新鲜,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班车,和火车差 不多,上下铺,还好,没什么人,感觉挺舒服,最不可 思议的是可以睡觉。唉!不知道得多长时间才能到太 原,这是我的最大疑问。“师傅请问一下:什么时候才 能到太原?”“明天早晨 5:00 左右吧。”师傅回答。要 这么久啊!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等待。心里嘀咕着。

只听见窗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绵延 不断:“达旗,包头;包头,达旗;乌海的,乌海的;来来 来,杭锦旗、鄂旗、棋盘井的;满兰,满兰,上来就能 走;这位美女你去哪?一上车就能走。”只听见娇滴滴 的美女回答:不好意思,我哪都不去,我送人。能感受 到司机师傅的失落和失望。汽车站向来都是车水马 龙、川流不息、热闹非凡的地段。

不一会儿,车里座无虚席,后铺都满满的。算倒 霉,一车人,多数是男的,可想而知这味道。至今让 人无法忘记的是脚气味儿,酸甜苦辣咸混合起来, 辨不清是哪一种气味。一直以来都晕车。现在亦是 如此,开车不晕,坐车必晕,尤其是后面。曾经观察 过好多人,坐车可以看书,但是在我这里行不通,看 到别人看书我都晕,更何况自己呢。唉!漫长的时间 该如何打发呢?还是拿出自己的小录音机听听歌曲 吧。随着耳麦的打开不时发出哼哼声,全车人的目 光都被吸引过来,表情各异:有羡慕、有冷眼、有烦 躁、有喜欢、有好奇……我无视他们,观赏着一路风 景。好多的山,起伏不断,巍峨壮观且清晰可见,碧 玉葱茂的绿树、草丛、花朵之中若隐若现的黄土地 尽收眼底。鄂尔多斯,我的家乡,你是多么神奇!一 代天骄成吉思汗都被你迷恋!鄂尔多斯,我的家乡, 你是多么富饶!羊、煤、土、气都在你的怀抱!鄂尔多 斯,我的家乡,你是多么美丽!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万马奔腾的宏伟气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一生向往 的地方!鄂尔多斯,我的家乡,你是多么广阔!在你 的孕育下,草原人民的胸怀是多么辽阔……车子疾 驶过鄂尔多斯的土地,闪电般一晃而过,时间是最 好的良药,渐渐的焦急的心平静下来缓缓地进入了梦乡……突然,有人喊:下车了,下车了!睡梦中的 我猛地坐起来,心跳加速,完了,完了,肯定上来长 毛了,心里着急,眼泪比雨水来得更快一些,更猛烈 一些,怎么你们男人不出去,让我一个弱小的女子 出远门呢?这可怎么办?心里急切地、满腹怨言地思 量着,泪水不断流淌如潺潺的小溪、如飞流直下的 瀑布、如翻江倒海的巨浪、如……走什么神呢?快下 车吃饭了。一个同车的好心人说。啊?原来不是上 来长毛啊!心里想。听到这里,低着头,抬起右胳膊, 悄悄地拭去脸上所有心里的油  (泪是心上的油,她 不忧,它不流),无声无息、蹑手蹑脚神下了车。霓虹 灯光刺得张不开眼睛。模模糊糊看见偏关饭店四个 大字。这是哪?心里问着自己。噢,原来是山西境内。 一个班车小息的地方,人山人海,都是班车上下来 吃饭的、喝茶的,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映入了我的眼 帘,这个时候,曾感觉一个班车互不相识的故里人, 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大哥、大姐们不约 而同坐在了一个桌子旁……

清早,人们都在睡梦中,我漫无目的飘荡在太原 的大街上,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如同断了奶的孩童,如 同无依无靠的弃儿,如同虚无缥缈的灵魂,没着没落 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酸的味道莫名其妙迎面袭 来。我该去哪里?时不时有车慢慢擦肩而过,摇下玻 璃:师傅!去哪?或是美女去哪?我的心一次又一次 紧张起来,心想:刘生荣说的汾酒大厦也不知在什么 地方,走的方向也不知对不对,这些司机也不知道是 不是好人,如果我坐上去,听我是外地人,一路把我 卖了,那可就麻烦了。这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暗 自盘算着,又一想:总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哪都 找不见,怎么能到目的地呢?还是打个车先到了汾酒 大厦,洗把脸、化化妆再说吧。可是怎么才能辨认哪 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呢?想到这儿,停住脚步站在 街道上开始端详。过来一辆车,我得打量半天,没有 被我选中的都是带着谩骂声疾驰而去,什么神经病、 有病、有毛病之类的话语在我耳边一闪而过。一个外 地人,没有回话的余地。除了默默接受,还能怎么样 呢?汾酒大厦终于到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 坐南朝北一栋大楼,吃饭、住宿、商场好像是一体的, 女人的天性就是逛商场,好不容易到了商场哪有不 逛的道理。估计了一下班车回去的时间,接到货便返 回车站坐着来时的班车一路顺风回来了。

梦寐以求的电脑好像就在我的眼前,那么多的 遐想一个接着一个飞奔而来。如果很快出手,马上我 会再去一趟,人家的老婆都有三金,而我只是订婚的 时候买了一个 4 克多一点的金戒指,我是多么想戴 一个金手镯、金项链啊!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也 算顺利吧,电脑如愿以偿了。让人头疼的是第二次回 来可算砸手里了。为什么?因为一个重量级的领导人被调走了。没人喝了。这可怎么办?焦急的心如热锅 上的蚂蚁烫得着跳不练(急),这可咋办呀,不敢奢望 先前的奢侈品了。能卖出去就万幸了。好几个月如一 潭死水沉寂了,没有任何消息。急中生智:对了!再找 找他。可是,总求人家,怎么好意思呢?又一想:除了 找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没有了。思绪万千之后,只 能鼓起勇气,拿起可怕的电话:“喂?是吕总吗?”

“噢,是小高,有甚事?”吕总问。 

“实在不好意思张口。”我胆怯地说。

“没事儿,你说吧。我听着呢!”吕总继续说。

“我积压了 30 多件酒,卖不出去了,你能给处理一下不?”我央求。

“什么酒?”吕总继续问。 

“三十年汾酒。”我回答。

“你稍微等等,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嘟嘟的电 话声传进我的耳朵。

我紧张的双手抱着电话,紧紧贴在前胸似在祈 祷着什么,老天保佑之类的话语在心里不停念叨着, 在客厅来回踱步,紧张得快要窒息了。一天、两天对 我来说是两年的时间,就在我失望的时候,惊喜出现 了。电话响了,我迫不及待接起电话只听见里面传来 年轻的吕总的声音:“喂?小高,我都已经说好了,你 把所有的积压货送到 XX 人那里,去了就说是我说 好的。然后过来把款结了就行了。”

听到这里,我把自己狠狠掐了一下,是不是在做 梦。我高兴得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不知该怎么表 达,才能说清楚当时的心情。原计划赔钱的买卖,但是 因为吕总的帮助,我不仅没有赔钱,反而赚了一些钱。 又一次如愿以偿了,给自己买了金手镯、金项链。因为 酒的滞销,做完这一笔再没奢望做下一笔……

转眼又到了年底,分红再过年,所以,过年的时 候,手里真是不宽裕。但是刘生荣兴致勃勃地说,结 婚几年了,一直没有回去像样过个年。

“爷爷、奶奶小时候可亲我了,爷爷已经腿脚不利索了,就把爷爷、奶奶的六个儿女都叫到二姥家,过上个团圆年。”刘生荣说。 

“我给二姥去个电话,我出烟酒,他出饭菜。”刘生荣又说。

“这么远回去过年,又不是在婆婆家,在别人家, 怎么好意思呢?”我心里想着。除了大姑姐,其余的都 比我们小。为了让这个年能过得其乐融融,所有的小 弟、小妹、姑姑、婶婶、婆婆、奶奶,一人一件,大概三 十多件衣服,卖衣服的开玩笑说:你这是搞批发啊? 最可怜的当属我了,刘生荣一套名牌西服,孩子从里 到外,上下一新,唯独我什么都没买。也许是虐待自 己,也许是已经囊中羞涩的缘故。总之,为了大家过 好这个年,付出也许是应该的吧。

家里人声鼎沸,上有老下有小,二佬、二娘满满 摆了一桌子菜,都是肉类(内蒙古人喜欢吃肉,尤其 是过年),一家老小都穿上了我买的新衣服。刘生荣 有个好习惯:从不抽烟。但是烟类品种特别多。数量 不多,各类只有两三盒;酒也是,茅台、五粮液、剑南 春各一瓶,自家的酒大概有 5 件。老人们谈笑风生, 孩子们活蹦乱跳,尤其是我儿小禹辰像个跟屁虫,小 叔、小姑走哪,他跟哪,憨实、可爱、可亲。

突然,刘生荣站起来提议:“这么多年全靠姑父、 姑姑、婶娘、姥姥的扶持,侄儿子现在活成人了。今年 还真不赖,到现在已经挣了 12 万多。”

一句话说得满桌子人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放下了筷子,目光一下子全部聚到了刘生 荣一个人身上,而且发出了“嗯”的声音。连我都被惊 呆了。怎么可能?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又在灰吹。 想到这儿,我不怀好意狠狠瞅了他一眼。

“真的,连诗雅我都没说,目的就是想给个惊喜。咱们这个家族总算出人头地了。”刘生荣继续说。

我心想: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吗?再想想:原来是 学宋江: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啊!啊呀!妈呀!你还真 能卖弄,一看就撑不住气,挣钱就挣钱了,还搞这么 大的动静,看来真的是被穷怕了。想到这儿,我不禁 想笑。

就这样,在李云、吕总两位贵人的帮助下,我们 家富了起来。后来,有了钱刘生荣变了心,我的家庭 也遭受让人无法想象的巨变……

但我一直记着我生命中的那些贵人。

选自逐浪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备案:蒙ICP备17001027号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