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4131241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罗 漫 山 的 春 天 (外一篇) 李秋芳

点击率:1083
发布时间:2020.12.05

 外一

 李秋芳

 


 

“罗漫山的映山红开了吗?”

“现在开得正好呢!”

“我们去看看吧!”

令人念念不忘的罗漫山在藤县天平镇,因山上的一对接吻石而出名。

这个小镇,在距离藤县县城二十公里处,南梧二级公路自腹部横穿而过。这里,山岭逶迤,云雾缭绕;这 里,浔江静静,日夜流淌;这里,屋舍错落,阡陌交通。

春日,我们一行人来到天平镇罗漫山踏青访胜。 我们并没有沿着上山的水泥路直奔接吻石,而是在村民林叔的带领下,从名叫高埌的村子穿过,来到村子依傍的后山上。“由此爬山,乐趣多着呢!”林叔如是说。

上山不久,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叫做云沙爽的地方。几百米远的山仿佛是一道绿色的屏障,又仿佛是流动着的绿瀑布。而眼前,藤蔓纠缠,灌木丛生,偶尔几朵花妖娆地探出头来,在微风中摇曳生姿,一展芳华。我们静静地站着,任微风轻抚脸蛋。忽然,一阵如佩环相触的声音传入耳朵,细细的“叮咚叮咚”声清脆悦耳。是流水声!可这里并没有看到水啊……林叔看出了我们的疑问,缓缓地说“在这草木的下面,有一条小溪,水声就是从下面传出来的。下大雨的时


候,你还可以听到锣鼓声、喇叭声呢!”林叔略显得意。

我们一听,不由得聚拢过来。原来,这里有一个凄美的传说:相传大山里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被山外的地主老财看中了,强行为自己痴呆的儿子娶做老婆。可怜的女子被塞进桥子,和自己的恋人被生生拆散了。她一路上伴着泪水来到了云沙爽,而痴情的男子也一路跟到了这里。这时候,天昏地暗,大雨滂沱,眨眼间迎亲的队伍就被冲进了山谷中,锣鼓在谷底“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于是,一到下雨天,在这里就可以听到锣鼓喇叭的声音。

我们带着无限的唏嘘离开了云沙爽,跟着林叔来到了古沉楼。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像一个倒扣着的锅藏身在青山中。如果不是当地人,肯定发现不了这样一个地方。这洞口藤蔓悬挂,光线就从头顶上月亮似的缺口处漏进来。这个小洞穴只有二三十平方米,一个小土丘静默在那里,并没有长草。我们疑心是坟墓,却又没有发现有人拜祭的痕迹。林叔说“这个并不是坟墓,老人们说应该是古时人们烧炭的窑, 小时候我们放牛经常到这里休息。这里冬暖夏凉的。那年冬天大寒,我们村里的疯子跑上山,家人们找了


 


几天找不到,以为他必死无疑,来到这里却发觉他在呼呼睡大觉。原来,这地暖和着呢!”空气中弥散着落叶的腐朽味,我们担心春日的细菌过多,不宜久留, 于是离开了。

我们走在一条羊肠小路上,慢慢地向上攀登。快到山顶的时候,林叔回过头来说“青蛙登顶啦!”我们一脸懵逼。林叔哈哈大笑,对我们解释道“这里的景点叫做青蛙登顶,传说中有一只青蛙一跳一跳地登上了山顶。”哦,原来是一只有毅力的青蛙。

这时,我们置身在一个方圆一公里的地坪上,这个地坪分为三级,每一级的平地上小草葳葳蕤蕤,小路也淹没在其中了。林叔一屁股坐下来,口里嚷嚷:

“坐皇帝位,当皇帝啦!”在我们的惊愕中,林叔告诉我们,皇帝南巡的时候,曾经在这里休息过呢!原来这就是皇帝地坪。

离开了皇帝地坪,穿过丹竹洞,我们走走停停, 说说笑笑。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罗漫山村口。这罗漫村是个小高原,面积为五平方公里,海拔在三百八十米以上。这里的地形酷似老舍笔下的济南,是个聚宝盆,只在南北两面留了点缺口,供人们与外界沟通。村民的房屋就散落在山旁。这里几家,那里几户,鸡犬相闻,炊烟可见,仿若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大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小店里,颇有 把酒话桑麻”之乐;小孩子你追我赶,连小狗也围着他们在撒欢。路旁的那一只母鸡,扒搔甘蔗根下的腐土,不时“咯咯咯咯”地欢叫着,一窝小鸡“叽叽叽叽”地围着它团团转。此情此景,让人感受到了岁月的静好,生活的富足及祥和。

沿着绵延悠长的小路,我们来到了一处山泉旁。 这山泉仿若一股小瀑布,从突出的岩石上流泻下来,冲涮到下方青黑色的岩石上,回溅起一朵朵白莲花,其声音如珠玉散落盆中。林叔告诉我们“:像这样的山泉多着呢!这几年封山育林,水多起来了,清亮起来了。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喝这些山泉水,清甜清甜的。

“断崖几树深如血,照水晴花暖欲然。”山泉边, 石崖上,几枝映山红跃入眼帘。真美!可林叔却淡淡地说“:走吧,更美的还在后面呢!”转到向阳的坡地,心一下子被掳获了,这一大片一大片深深浅浅的红, 撞向你的眼,撞向你的心,美得让人窒息“最惜杜鹃

花烂漫,春风吹尽不同攀。”迎风怒放的映山红,红的像火,绚丽动人;粉的像霞,娇嫩可爱;白的如雪,清丽脱俗。爱美的女士连忙钻进花丛中,嗅嗅这朵,闻闻那朵,还不停地嚷嚷“拍照,拍照!”“好,就来个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特写。”大家的手机、相机不断响起“咔嚓咔嚓”声。正当我们沉浸在这春光中的时候,不知道谁长长地叹了一声“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

让人惊叹的还在后头呢!走过一个阴凉的小石岩,接吻石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阳光下,山坡上, 映山红旁,一对石人面对面地贴在了一起,他们吻得那样陶醉,哪管身旁花开花落;他们吻得那样专注, 哪管天上云卷云舒;他们吻得那样深情,沧海桑田, 海枯石烂,都无法影响这深深长长的千古一吻。有人说,这是云沙爽的那对痴情的恋人,也有人说他们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朋友,还有人说他们是一对母子。不信,你看!外面的石人,踮着脚尖,翘起屁股,背着双手,睁着眼睛,轻轻地吻着妈妈的下巴颏儿,那顽皮的模样让人忍酸不禁!恋人也罢,朋友也罢,母子也罢,我们不由得惊叹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的目光久久不愿意离开他们:百年修得同船渡, 千年修得同枕眠,而他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站成这永恒的模样啊?这对石人,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忠贞不渝! 我不由得想起了汉乐府《上邪》中的句子“: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许久许久,我们的肚子咕咕地叫了,才惊觉天已过午。林叔大手一挥,说“走,我带你们去吃猪红

酿!”于是,我们沿着与南梧二级公路相接的全 3.5 公里的混凝土路面,下山了。

回到家里,我的心还沉浸在那山那水那风景中。

叮咚叮咚的泉水,流向心间,漫过心灵;深深浅浅的映山红,惊艳了时光,惊艳了你我;紧紧拥抱的石人, 秀出了自我,秀出了永恒……罗漫山的山山水水告诉我们,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去坚守,比如感情,比如文学,又比如其它。

罗漫山的春天不就在这一份红红的相约、深深的相拥中吗?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42 ·西部散文选刊

 

 

 

 

 

 

 

 

 

 

 

 

 

 

 

 

 

 

 

 

 

李秋芳

 

 

 


大角湾,即藤县妇孺皆知的神仙脚迹,位于县城西边不到五公里处,是古藤州八景之一。大角湾的得名,据说是因为浔江到此拐了个弯,犹如一个弯弯的大牛角。

在藤县县城西边的浔江边,有一条村村通公路, 蜿蜒地伸向一个叫丽新的小村子,大角湾就在这条路的中段。

无风,无雨,也无太阳,天色是那样的清朗,一切都恰如其分的好。我们这群人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向大角湾进发。我们骑着小电驴,穿过热闹的街市,两旁的民居也渐渐地被我们抛在了身后。我们时而出现在江边,时而穿梭在林间,一丝丝清凉的风沐浴着全身,往日的沉荷早就被抛诸脑后了。向前,向前,就让发丝带动情丝,尽情地飞扬吧!

仿佛一转弯,我们就置身于大角湾了。这是一个小山嘴,路边有一座小庙,上书“英台庙”。庙不大,建筑面积不过一百多平米,和平常所见的小庙别无他样,门口的那幅对联却分外引人注目—“大地毓英

才奎壁腾光炎炎焱焱重振太初世界,顶天树事业中流砥柱轰轰烈烈开北极元基”,倒也工整而有气势,内含的“大、顶”二字,指的就是背靠的大顶山。

庙前有一小平台,外用铁栏杆围起来,倒也干净、平整。凭栏远眺,大角湾的水面波澜不惊,平静如镜。船只从江面上滑过,船后激起的那片浪花,闪着细小的银光,却是那样的奇异动人。

仰望山顶,不过盈寸之间,心底升腾起来的是轻松之感,小山一座,何足惧之!

“走,上山去!”我们开始向山上进发。从英台庙 旁边的小路上山,来到英台庙的后面,却发现上山并没有想像中容易。这是一条“之”字路,路面不过一尺 来宽,还算坚实,特别陡峭的地方人们彻起了石阶。 说说笑笑,走走停停,不觉来到了半山腰。众人

虽然说不上是喘气如牛,却也呼吸加快。“休息一下吧!”不知道谁提议,应者众,或坐,或站。“咔嚓,咔”,一阵手机相机的声音后,同伴们惊呼,真美!这

“之”路的好处,能把十多个人的不同姿态收纳尽矣。


  ·西部散文选刊 43

 


每个人都卸下了平日的疲惫,身心舒展,笑意盈盈。特别是那几朵金花,坐在步步高升的台阶上,左一个手势,右一个拥抱,不亦乐乎。即时上传照片,又是惊呼一片,太美了!

兴致不减的我们继续向上攀登。这时,一阵优美的乐声飘飘悠悠传进了耳朵—是采茶调!转了一个弯,只见路旁放着一壶茶,一手机,一咏三叹的曲儿就从手机里传出来的。一个老农模样的人嘴里哼着调,抡着锄。“老伯,你在干什么呢?”老人停下来, 直起腰,搓了搓手,扶着锄头,说道“掘金!”颇有见识的郑大哥说“应该是开拓平台,供人们歇歇脚吧!”只见老人颔首微笑“这地方好,无阻无拦,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呢!”我抬眼一看,江面影影绰绰,远山迷迷蒙蒙,好一幅水墨画!好一个观景台!

“走吧,山顶更美!”老人的话语惊醒了我们。我们一鼓作气往上爬,这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两座四、五个人高的大石头,黑色,表面坑洼不平,风化了,仿佛用手一掰,就能把表面的石块掰下来。我们无暇顾及太多, 一叠连声地问“:神仙的大脚印呢?“”在石头后面有一个!”刚走了几步,转到了大石头的一侧,我们就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哗,太美了!“”哗,美不胜收!”

眼前是一方小平地,旁边有两块半人高的骆驼石。我倚着它,慢慢抬头。浔江就像一个弯弯的牛角出现在面前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神俱凛。江面上水波不兴,青山就朦胧在如镜的水面上。在大角湾的弓弦上,是一个小村子,那里的房屋,在竹木的掩映下,不时探出一抹瓦黄。顺着村子看向远方,天朦胧一片,山朦胧一片,青山已经把大角湾揽在了怀里,只留下了静静的月半弯了。看吧,天空,远山,江面,上下天光,一色澄碧,仿佛一个大水晶球。这时, 你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涌现的就是苏东坡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了。

“还是看看大脚印吧!”一语惊醒了梦中人。我怀着朝圣的心情,走到了大石头的后面。地上的大石头深深地凹下去,形成了异于常人两倍多的大脚印!大脚指、脚腰、脚后跟留下的印迹历历在目,是那样的清晰可见。神奇!太神奇了!

“在这大石顶上还有一大一小的两个脚印呢?” 看着嶙峋怪石,虽然可供攀爬的痕迹还在,但石

头表面已经有些风化了,危险指数仍在,还是作罢吧。

“这里还有美丽的传说呢!”我们团团围住了在文化馆工作的静姐,听她娓娓道来“祝英台为梁山伯殉情化蝶之后,被封为传粉仙子。耐不住对山伯的思念,英台离开天庭四处找寻山伯,来到了藤州,见此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遂住了下来,为当地百姓解难、还愿,和这里的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皇母娘娘得知英台私自下凡,大怒,命吕洞宾下界捉拿。英台不愿回去,惹得吕洞宾大怒,大脚一跺,地动山摇,山崩地裂,在山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足迹。

“还有一个版本呢!”这时候岳大才子说“传说中吕洞宾找到传粉仙子后,发现她和梁山伯在这此地生活,就想带他们俩回去。吕大仙的脚刚从谷山

大顶山对面的山跨过浔江,落在大顶山上,却发现梁山伯掉落在谷山脚下了,迟疑了一下,于是在菊山和大顶山上都留下了大大的脚迹,是谓之神仙脚迹。

“是的是的,我们村里的人去谷山顶拜祖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大脚印了!”我们的凤妹子印证说道。

“现在濛江梁氏和禤洲梁氏都说梁山伯是他们那儿的人,上次,杭州那儿的人都到我们这里寻找梁祝呢!

人们为了纪念梁山伯与祝英台,就在浔江两岸建起了英台庙和山伯庙。听说山伯庙在江的另一边, 于是我拿起手机,把它当做望远镜,放大二十倍,慢慢寻找山伯庙“找到了,找到了,可惜那里有点荒凉啊!”我把拍下来的照片给文友们看。山伯庙只剩下一间小小的房子了,如果不细看,你会以为是农村的堆放杂物的小房子呢!横梁上的红纸依稀可见,墙垣破败,杂草丛生,让人不禁感慨万千:世间万物都会败于时间这个刽子手啊!

在回程的路上,我不禁浮想连翩:物质世界里的很多东西会随着时间而湮灭,但在精神世界中,总会有一些东西长存,比如情,无论是梁祝坚贞的爱情,还是

“神仙”眷顾一方、保一方平安、造福当地民众的情怀。或许,这就是英台庙香火不断,人们迷恋大角

湾,一次次攀爬大顶山,寻找神仙脚迹的原因了吧。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