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91456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您是如此爱着我的母亲/崔良巧

点击率:1004
发布时间:2021.03.17

吾母离开我们第20天,如吾微信圈所言:有一种疼痛叫记忆,有一种触目叫泪流成河!欲写回忆录,每每开头,便疼痛到无法呼吸,乃至无法继续。或于开车下班的路上,一首歌便泪雨滂沱,或凌晨四点多,突然梦中惊醒,默默流泪,自舔伤口!


母亲今年八十六岁,已经有半年双脚已经无法走路,背也驼了,本来很矮的个子,看起来更矮了!因为严重肝腹水,所以肚子越来越大。用保姆的话说,妈妈有几吨重!六月开始,她意识逐渐有点模糊,讲话前后不搭,已经没有逻辑思维,而且性情暴躁,容易激动,极度脆弱,一句话就可以泪崩成河!最要命的是,她经常出现幻觉,觉得父亲不在眼前,就是跟保姆上床了!所以,她睡在床上会经常突然记起去“捉奸”!直到在离开之前,重新请回那个叫心怡的保姆,直到妈妈驾鹤西去。

我那个被母亲冤枉的可怜的父亲今年八十七岁,身躯瘦弱,看起来只有母亲身躯的一半,走路一晃一晃的,需要棍子才不至于摔倒。也是苟延残喘,日薄西山!三姐说,如果母亲走了,父亲也熬不了多久了。听说这是“鸳鸯命”!我听了心里非常难受!父亲去年还在研究诗词,对联,关心崔氏宗祠对联的平平仄仄。他一世英名,却被母亲天天要“捉奸”,误认为晚节“不保”也。对此,我们兄弟姐姐们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

父亲母亲,我们都称他们为“一对冤家”!正所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们一天当中,除了睡觉,三句开始,就会吵架!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一只猫咪没喂,或者衣服没拿出来晾,或者忘了关水龙头,或者是妈妈看见爸爸在看书——这些都是吵架的导火索!直吵到天昏地暗,鸡鸣狗吠,黑云压城城欲摧!最后是两败俱伤,抚胸叹气,像斗败的公鸡,各自疗伤!此时,妈妈或打电话给子女哭诉,或要跟爸爸离婚,或要跟爸爸分居——我弟弟说,如果现在爸妈还七十岁,我真的同意他们离婚,这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我听姐姐说,父亲小时候跟人家对了一门亲事,因为三观不合,被父亲赶走了。操碎了心的爷爷叫爸爸去相亲,妈妈当时是陪一个朋友去跟爸爸相亲的,结果被爸爸看上了,跟爸爸结了婚!所以说,妈妈也是爸爸亲自挑拣的,肯定是爸爸一见钟情的对象。大家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吵架?



吵归吵,我爸爸妈妈一共生了七个孩子,三男四女。全部养大成人,而且都长得非常高大健康!妈妈只有一米五左右,却把我们几个孩子都养的非常强壮,四个女儿都有一米六以上的身高,儿子都有一米七以上!在物质紧缺的年代,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每每听到别人说父母生了十几个孩子,只养活两三个时,我会更加孝顺劳苦功高的爸妈!

爸妈非常爱我们,而且从来都不会重男轻女!爸爸也非常喜欢读书,大哥出生后他还在一中读书!后来爷爷没钱供他读书,辍学了。因为他天生聪颖,他的老师上门叫他回学校读书!可是,爷爷当时家境贫寒,没办法再让他继续读书!八十多岁的爸爸说,现在有时做梦还梦见自己在读书!正因为这样子,爸爸发誓要供孩子读书,也因为如此,七个孩子,只有五姐自己放弃读书,其他孩子最低都是高中毕业!其中有三个是大学生,其他全部在事业单位上班,领财政工资!真正脱离苦海,改变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不再做农民了。

当然,大哥高中毕业后,爸爸让他在家乡的小学当代课老师,直到政策允许民师利用考试转公办老师后,他拼命学习,考了两次,终于转公办老师了!收到信息那一刻,大哥像范进中举般高兴,用大嫂的话说,叫你哥不要高兴得疯掉了!

二姐高中毕业后,结婚嫁人,她在西山陂水电站上班,也考试转为正式职工。后来因为医疗事故,过了五十多岁就走了,非常遗憾。这是爸妈一生中最大的痛。差不多十年过去了,每每爸妈路过二姐的老家那个地方,还会痛哭:这是白头人送黑发人的苦痛和挣扎!好在二姐的后代一个个飞黄腾达,健康如意!

三姐初中毕业后,也在小学做代课老师,这期间,三姐自学高中所有的课程,并且参加函授学习。当时除了上课,她一天到晚都孜孜不倦地学习!还把我带在身边,我们的学校军逕小学就在家旁边,大哥也在这所学校,可是,三姐一定要把我带去春湾镇平北小学读书。并且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我小学的同学现在见到我还说:“崔良巧那时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那个时代我第一次看人家穿裙子的人就是她!她那时在我们眼里好像公主一般的存在!”

经过姐姐两三年的“浴血奋战”,她终于考上了江门教育学院!带薪去读书!成为崔家第二个跳出农门的孩子!

三姐说,这期间,她看尽了人生的冷暖,饱受冷言冷语!因为我们家穷,所以,爸爸的兄弟姐妹们一个都不来我们家,过年过节都不来。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来自姑姑叔叔爷爷奶奶的温暖。他们把我们家看扁了!爸爸也经常被邻居欺负,好好的一块田,经常被邻居把田埂都移了,结果那块田面积一年比一年小。三姐对爸说,不理他们,我们兄弟姐妹们以后不做农民!她发誓要把我们带出去,叫我们争气点!天无绝人之路,现在老家那些田地荒芜,无人耕种,那些欺负我们的农民也一辈子还在老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我们就像鸟儿一样一个个离开了家乡,向更广阔的天空翱翔!

四哥最后考上了广州大学会计专业。当时是自费的,爸爸说,读书花钱最多是他。爸爸曾经为他伤透了心!现在他也在春城安居乐业!

五姐是我们兄弟姐姐们牺牲最大的一个。她小学毕业后,看见家里实在穷到揭不开锅,就主动提出不读书了,在家帮爸妈劳动。她本来也是非常聪明的。我记得小时候下雨天跟她去捡花生,她会背诵一本语文书的内容,甚至可以从第一课背到最后一课!记忆力非常好!后来二姐三姐就帮她买了城镇户口,她在水库上班,现在家庭幸福美满!

我是老六,读完初中后考上了阳江师范公费范围,是我家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孩子!也是我们家读书花钱最少的孩子!都说妈妈是最疼尾妹的。这话一点都不错,我简直是妈妈的贴身棉袄。出嫁时,我妈跟我婆婆说,我感觉到我六妹还没长大就嫁人了!嫁人后,我几乎一有空就往妈妈家跑,几乎见一次妈妈就给钱她,叫她买点吃的,经常帮她买衣服,逛街,我相信,那是妈妈最幸福的时光!

老七是弟弟,他高中毕业后去当兵,转业后在水电局上班。

如今兄弟姐姐们全部在春城安居乐户!可是爸爸现在住的还是泥砖房!就算四哥建好了楼房,他也不去那里住!他说习惯了,还是老房子方便些!毋庸置疑,爸妈熬过多少苦才走到今天!我们多想父母能多活几天,享享清福!



三姐说,老爸老妈的吵架是从老爸和叔叔分家开始的。老爸建房子时,按照风俗,明明是大儿子在大边(右边),小儿子在小边(左边),可是,等爸建好房子基础后,不知道谁对爷爷说了,小儿子要在大边建房子,不然的话,风水不好,爷爷和叔叔以死相逼!爸爸只好对换房子,重新建房子基础!他对爷爷的偏心也是非常反感!记得我大约三岁时,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睡觉,大家都去干活了,睡醒后看见到处关门,屋里黑乎乎的,我非常害怕,看见狗洞有光线,就往狗洞里爬出去,没想到爬不出去,哭得声音都嘶哑了!爷爷奶奶在邻居叔叔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到我声嘶力竭的哭声,反正也不过来抱一下我!姐姐说,妈妈干活回家后看到这种情况,非常心疼。抱着气若游丝的我一边哭一边骂,说有爷爷奶奶好像没有一样!从那时起,爸妈就经常吵架!无数件事积累起来,爸爸对爷爷奶奶彻底死心,也断了父子母子的情份!虽然这样,我妈妈却教育我们,一定要孝顺奶奶。爷爷走得早,奶奶活到了九十多岁。小时候,就算爸爸讨厌爷爷奶奶对待他不公平,但是妈妈有好菜依然偷偷地一如既往地端给爷爷奶奶吃。几十年如一日,经常给奶奶端茶递水。这时,妈妈还经常被叔叔家人冷嘲热讽。妈妈说,不管怎样,没有爷爷奶奶就没有爸爸,也没有我们。在妈妈的身上,我们学会了什么叫包容,什么叫孝顺!这就是妈妈,我的妈妈,我没读过书的妈妈。

尽管如此贫穷,那些年,家里兄弟姐妹们都非常喜欢读书,父亲也挺着腰杆让孩子读!他从生孩子到培养孩子读书成才的漫长过程中,父母的生活都是在争吵。正所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也!

我的母亲非常乐观,在村边田头菜园,远远就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母亲和蔼,善良,人缘好,万事和为贵,与人相处大度,大气,不计较。待人接物大方得体。妈妈也非常爱漂亮,八十多岁的人心境还非常年轻。她从来不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买衣服一定要买颜色靓丽的!虽然是八十六岁,看起来还像六十多岁!脸上也没有老人斑,牙齿整齐结实,七十多岁才脱了一只牙齿。当时还能吃有骨头的东西。双腿虽然不能动还想到处走走!如果妈妈肝功能还好,估计她能活到一百岁!

妈妈种的庄稼一定要种得最好的,用她的话说,免得丢人现眼。在母亲的熏陶下,我们的性格也非常乐观进取。读书时也希望成绩最好的!做事也希望能够尽善尽美!

父亲非常喜欢读书,能写一笔好字,能拉二胡,会填词作诗,七十多岁还作了一副对联,在阳春市征文比赛中获奖,并刻在潭水高速路口的悦目亭里!我现在也是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我会拉二胡和吹葫芦丝,喜欢音乐和舞蹈等艺术,特别是对于文学的爱好,一半也是缘于父亲的熏陶!

爸爸是非常疼爱孩子的。孩子有啥病痛,爸爸就非常紧张!记得弟弟体弱多病,老是咳嗽,一咳嗽,爸爸就特别紧张,一紧张,就埋怨妈妈,就又开始吵架。好在,弟弟现在也能非常健康,高大威猛!

所以,在以前那个年代,能够生七个,养大七个,是非常不容易的!爸爸从来都不重男轻女,只要我们想读书,他说砸锅卖铁也给我们读。结果,孩子们凭着读书,一个个都像蒲公英一样离开了他们,在城市里安了居!也改变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

正因为这样的环境,父母三观不合,父亲文质彬彬,说话做事多少有点清高。而母亲只在乎农活,她常常对父亲说,你那些文化,有个屁用?能让禾苗长壮才有本事!于是乎,爸妈老是吵架,不停吵!《增广贤文》有云:“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爸爸经常背《增广贤文》,也经常用《增广贤文》的语句教育孩子们。可是他却常常用最恶毒的语言去骂母亲,母亲也不甘示弱,一天到晚,吵得天昏地暗,酣战到深夜!待到第二天睡醒,继续吵!

父母劳碌一生,从我懂事的一刻起,因为家里穷,床不够,我就没看见爸妈在同一张床睡过觉。我懂事后经常问姐姐,爸妈不一起睡觉,怎么能生出我们来的?姐姐说,小孩子别乱说话啊!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到了差不多九十岁了,她依然觉得父亲和保姆睡觉,在母亲一半清醒一半糊涂的下意识中,觉得父亲还是当年那个壮汉!

今年,妈妈八十六岁,爸爸八十七岁,这几年,请了十多个保姆,前七个都被母亲赶走了。从今年六月开始,母亲说,父亲和保姆们睡觉,来一个睡一个。我可怜的父亲,形体枯瘦如柴,连走路都困难,哪来的力气和保姆睡觉?父亲一世英名,不近女色,才华横溢。八十七岁却被母亲怀疑人生了!居然在晚年被母亲“捉奸”,我们兄弟姐姐们听到母亲这么说,一开始是对视一下,然后开怀大笑,最后流出了眼泪!



老妈六十多岁的时候,去合水趁圩买米,被一个人不小心推倒,结果腰骨折了,当时肇事者问她,她还说没事,还叫别人快点回家。不久,她却突然间晕倒了。被人送进了医院!后来,妈妈背脊经常疼。我们兄弟姐姐们带她下来春城住院拍片,才发现她的背脊骨已经断了。爸爸为这事,跟妈妈吵了无数次。他对我们说,本来叫人送米来,她嫌弃那些米煮饭不好吃,非得要自己去买米挑米,说自己挑的米更好吃。现在可好了,把自己弄个半死!讲起来就火冒三丈!那时老妈耳朵已经半聋了,爸爸在声嘶力竭骂妈妈时,老妈根本没听见。不知道是上帝这样安排的没有?这样省去了妈妈很多听爸爸毒舌的痛苦!这样的身体,医生叫她好好休息,她却不听,种花生,种大红花,种番薯等等!一刻不停!她身体越做做差,背脊骨越来越疼!然后,妈妈去合水无良诊所买药,那些年,常常瞒着我们兄弟姐妹们,二三十多粒药一起吃,直到吃到七十多岁,吃到肝功能为零,我们兄弟姐姐们都轮流去捐血给她!那一年,医生说,我妈活不过一个月了。我爸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号啕大哭!姐姐说,你不是对妈妈恨之入骨么?哭啥?爸爸当时瞪了姐一眼说,谁恨她了?

当时医生说妈妈熬不过一个月,没想到,妈妈因为没有乱吃药,半年后复诊,肝功能居然恢复了,居然活到现在,我妈妈又熬过了几年了!感谢上帝!也许是妈妈一辈子修心养性,为人处世纯良,老天庇佑的缘故吧!

这段时间,妈妈老是哭,说快要死了,熬不过六月了,说能熬到八月都好啦!还说,她子子孙孙,后代枝繁叶茂,她已经很心安了!就是不舍得,没说完,她又哭了!张开嘴就大哭,我们看起来非常心疼!看着妈妈逐步鼓起来的肚皮,我们也非常难过,心如刀割,也跟着流泪!妈妈老是说肚子疼,爸爸就像安抚小孩子一样,下驱风油一遍又一遍地帮她摸肚子,以减轻妈妈的疼痛!爸爸一边叹息,一边摇头:时日不多也,时日不多也!



这段时间,妈妈经常出现幻觉,肝腹水越来越严重,肚子也越来越大了!晚上经常疼得不断呻吟!这时,爸爸就会拿出神药——驱风油,帮妈妈不停地抚摸肚子,爸爸对我说,妈妈的肚子会越来越大,最后就没法救了。以前,父亲听到母亲骂他,必然会暴跳如雷,用最大声最狠毒的话怒骂妈妈!我们兄弟姐姐们都说,真不知道,差不多九十岁的爸爸哪里来这么大的火气?现在,这段时间,父亲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脾气,妈妈骂他不还口,打他不还手!妈妈骂他钱全部跟保姆那里去了,他也懒得反驳了。甚至还坐在妈妈身边挨骂:这也许是最后的依恋!只是,这种依恋的表达形式会不会来得太迟?呜呼哀哉!

母亲是11月22日驾鹤西去的。爸爸说,妈妈走之后他还帮她摸了两个多小时肚子,嚎啕大哭!办完妈妈的丧事之后,我们接爸爸下春城调养,现在住在大哥家里,四代同堂,享受天伦之乐。妈妈在天之灵也是安乐了吧!前些日子,四哥想给妈妈撤销身份证,问爸妈妈存折的事,刚刚说到妈妈这两个字,爸爸扁嘴想哭,一直摇头摆手,叫他不要问,别问!看见他那么痛苦,我们都建议爸爸将来跟妈妈合葬算了,他也没有异议。

原来,我的父亲,您是用如此的方式爱着我的母亲!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