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9:30-18:30)

在线QQ

客服电话13384778080刘志成:13384778080张彩云:13604770825

会员办理13384778080

微博西部散文网

您好!欢迎进入西部散文网www.cnxbsww.com.

网站阅读量:43887158 在线服务 我要投稿 进入首页
请稍候...
  • 第十届中国西部散文节暨聚寿
  • 第十一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青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为获奖作家
  • 第五届西部散文学会贵州高峰
  • 贵州创作基地授牌
  •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云南牟定县

百年紫藤抽新绿/王瑞松

点击率:1157
发布时间:2021.03.17

 

中山公园长廊的紫藤树,终于抽出新芽了,我的一颗心也终于释然了。

每次来到中山公园,我都要到长廊来看看这些紫藤树。四月初樱花盛开,家人拥簇在赏花的人群里,我一个人来到紫藤长廊,只见廊架上散乱着苍老的虬枝,光秃秃的,毫无生气。今年春来早,公园的樱花已经盛开两周了,这些紫藤依旧死气沉沉,我不免有些担心了,不知道这些紫藤,今年能不能再活过来了,毕竟这些紫藤太老了。

这条长廊百米多长,两旁一根根的水泥柱架起棚架,紫萝树沿着水泥柱攀爬到棚架上,使得这长廊充满了生气和活力。

我喜欢这披满藤萝的长廊。喜欢那一串串紫色藤花,优雅的风韵;喜欢紫藤花散发出,带着淡淡甜味的花香;喜欢紫藤枝叶热烈的生机和热情的奔放……

上中学的时候,每年暑假里我都要来到这里,那时候公园的游客很少,我常常捧一本书坐在廊下,享受着夏日里绿荫下的幽静和清凉。

这长廊的紫藤,陪我度过了青少年。几十年过去了,这些紫藤树也由逐年的粗壮,变成逐年的衰老。

我猜不出这些紫藤树确切的树令,只查到公园是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初建成。如果这些紫藤在公园初建就有了,至今应该是百年紫藤了。

几年前我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些紫藤的身子已经枯老了:有的只剩下一小半皮肉;有的好像被开膛破肚,树心已经被掏空了;有的则裂成一条条了,只剩下几根筋条,连在树根和树冠之间……

我想这些躯干,在历经百年的过往中,一定是经受无数风雨地剥蚀和雷轰电击,一定有说不尽地挣扎和抗争,一定有着生动、不屈不挠的生命历程。这些经过了百年风刀雪剑,依然倔强的躯干,成为我心里又一道生动的风景。

就如人生,光鲜的背后,常常有着感人地奋斗故事,这些故事要比靓丽的外表更让人感动。

如今,我每次从长廊走过,都要在这些古怪嶙峋、形态各异的树干面前驻足,品读着这些紫藤留下的艰难而又坚毅的生存记忆。我被这些倔强的,不屈不挠的生命感动。

我不由地年年担心,这些老藤树能不能再抽出新绿。可喜的是这些老紫藤不仅年年发出了新芽,年年都是满架的浓绿、烂漫的花开,累累荚果悬垂枝间……这些老紫藤在我的眼里,更浓郁、更深沉了,似乎依然蕴藏着无限的生命力。

我常常仰望着那拥簇的、重叠的、翠绿的片片树叶和那一穗穗、盛开的紫花,心想,紫藤树只要生命一息尚存,就要攀爬,就会是一树繁花、一树灿烂……亦或,这就是支持着这些老藤,又能返春的精神力量吧!

四月中旬,紫藤树又执拗地抽出新绿了,这绿色是生命地报喜,驱赶了我心头的雾霾,点燃了新的希望。

不经意间,鲜嫩的绿叶盖满了廊棚,一串串浅紫色的藤花缀在其间;弯曲的、鲜活的枝蔓,竞相张扬着向上、向四处伸展、蔓延,好似满怀的热情,踊跃地往外倾泻;又好像鼓满了的生命力,在尽情的喷发。

不仅让我想起古人的诗句:


古树春风入

阳和力太迟

莫言生意尽

更引万年枝


我相信,今年这些老紫藤一定还会是一树繁花,而且还会更灿烂、更靓丽。在我心目中,历尽沧桑,坚忍不拔的拼搏;永不放弃的追求,才是生命真正的意义,才能迸发出缤纷的异彩!


贮水山上的松树


小时候离我家不远处有一座小山,山上有两个大大的水池子,里面灌满水。据说我们饮用的自来水就是从这里流出的,所以这山就叫“贮水山”。

贮水山上长满松树,间或有丛其它灌木,但大多都是松树。这些松树有高高的、也有矮矮的,把整个山头装扮的绿绿的,一年四季焕发着盎然的生机。

春天小伙伴们在松林里扑蝴蝶、捉迷藏。

夏天在松树上逮蜻蜓、黏知了,在松树下的石缝里捉蟋蟀。

深秋,松果熟了,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我和小伙伴们在松果硬硬的花瓣里寻找松子。这松子吃一颗香香的还带有一丝甜甜的味道。

冬天在松林里堆雪人、打雪仗、溜滑坡……这山,就是我们的游乐场。常常顾不上午饭或晚饭,回家就是一顿臭骂。

每到暑假,母亲带着我到这山上拾草捡柴,以备冬天生火取暖。我总是满山转着捡拾那椭圆形的、圆形的松果和细细的、长长的针状的松叶。回到家里我把母亲的草袋倒在地上,把里面的松果和松叶仔细分拣出来,统统装到一个袋子。我把这个袋子收藏好,放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

冬天当炉火奄奄一息时,我投进几个松果几把松叶,顿时炉火噼噼叭叭的熊熊燃烧,释放出一股淡淡的好闻的松香味,给全家人带来了惊喜。母亲望着炽烈的炉火,满脸堆笑:“炉火旺旺,预示全家兴旺。” 

上初中,学了一篇课文《奇异的琥珀》:

—大滴松脂从树上滴下来,刚好把苍蝇和蜘蛛一齐包在里头……后来,陆地渐渐沉下去,海水渐渐漫上来,水把森林淹没了……又是几千年过去了,那些松脂球成了化石。有个渔民带着儿子走过海滩。那孩子赤着脚,他踏着了沙里一块硬东西,就把它挖了出来。“爸爸,你看!”他快活地叫起来,“这是什么?”他爸爸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这是琥珀,孩子。”……

老师在课堂上,展示了一粒金黄色的琥珀。那琥珀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暑假里,我抓了两只小蚂蚁,用了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在龟裂的松树的树干上挖下松脂,将两只小蚂蚁仔细地包裹起来。可这松脂球的表面,无论如何我也弄不光滑。后来想到在海水和海沙若干年冲刷下,会像鹅卵石一样光滑。于是我来到学校旁边的海滩,正巧是一个大落潮,在水及膝盖处挖了一个深深的坑,小心翼翼地把这松脂球埋下。我期望着几千年、几万年后变成一颗“琥珀”。我设想,拾到这“琥珀”的人将是多么的惊喜。

松树,给我的孩提时代无限的快乐。我忘不了,冬天里通红的炉火,带来暖洋洋的房间。忘不了松脂球给我带来的无限遐想,千年、万年、甚至亿万年后,松树以它的乳汁留给人们永恒的宝石般光泽与晶莹。


大树

这棵树又高又大,擎着一片绿天昂然挺立,站在我家六楼的阳台上,也要仰着头才能看到树顶。夏天它遮蔽的阴凉,将近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

它是一棵阔叶树,树叶有点像杨树又不完全像,我说不出它的树名,也没人去细究它所属的科目、它的出身、它的门第、它的背景。它虽不开花、不结果,但它能遮阴避雨,这就足以让人们记着它,附近的人们只要说起“大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成了我们这一带的地标。

夏天,大树底下是休憩、纳凉的好地方。几个老人在这里对弈,孩子在这里玩耍,学生在这里学习;西瓜摊、报摊也在这里安营扎寨。在烈日炎炎、骄阳似火的日子里,常常有过路客,急急地走进树阴里,擦擦汗、歇歇脚,啃块西瓜再赶路。

人们把家里的旧椅子搬来,围着大树摆了一圈,这些椅子尽管是旧的,但每天都有人把它擦的干干净净。

不知谁在树干上钉了一个钉子挂衣服,不几天树干上多出了几颗钉子,挂帽子、挂背包、挂水杯......两个老人用旧电线在树干上缠了两圈,编了一些钩子挂在电线上,然后把一个个钉子拔了出来,每个钉子都是小心翼翼的拔出来的,好像生怕弄痛了大树。

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一阵劈啪声把我从睡梦中警醒,开灯走到凉台,看见大树的一个偌大枝子断折了,周围楼房的灯都陆续开了。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围着大树的断枝,叹息着议论着,估计这些人一夜都没睡好,人们的心系着大树。

雨停了,风小了,雨后大树的枝叶更清新、更靓丽、更显露出勃勃的生机。我看见一些树叶在风中竖了起来,指向苍穹……

我看着那断枝,心想这大树经历了多少经历了多少大大小小的灾难,但它都挺过去了,成为一棵大树,单凭它的生存经历,就让人们对它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仲夏的午后,我常常搬个躺椅,躺在树荫里。密密麻麻的翠绿泛着点点阳光,时不时有鸟儿在枝间蹦来跳去,宛转的鸣叫着。透过树叶的缝隙,我看见最顶端的那片叶子,这应该是新枝抽出的新叶,新枝新叶总是在最远端无阻挡地享受着阳光、雨露;无阻挡地尽情的展示妩媚妖娆。我想象着,埋在地下的树根需要提供多少水分和养分,要经过多远的输送才能到达远端枝叶。

这大树的树叶,应该有几万片、甚至几十万片,片片都那样的油绿、茂盛。片片叶子规规矩矩,在自己该在的位置,在自己该有的空间里,纳阳光、吸雨露,尽自己该尽的义务---在一刻不停地进行光合作用……大树的根茎也在一刻不停忙碌着:树根在不断地地吸收养分,干茎在一刻不停输送。

应该是树根伸展的有多远、多广,树冠就有多阔、多大;树根有多深,树就有多高。因此,只有树根不声不响的在地下,默默地不断努力的,一寸寸向更远更深钻土伸展,才有地面上的更高更大。

这大树就是一个王国。在这大树的王国里,一切都井然有序,各司其职,没有懒惰、没有排挤,没有名誉地位之争,才有大树的翠绿,才有大树的顽强生命力。

我常常凝视着这棵坚固稳定屹立着的大树,心想,人生的哲理,尽在这大树的生存荣枯里。


——选自中国西部散文网



Copyright © 2015 西部散文学会 Power by www.cnxbsww.com
西部散文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蒙ICP备17001027号-1
技术支持:内蒙古帅杰网络有限公司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邮箱:xibusanwenxuankan@163.com
电话:13384778080
手机:刘志成(西部散文学会主席)13384778080  张帅:15149717177